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九十一章 裔與神(日萬【9/10】,第一更,求訂閱月票打賞!)
    倒懸于天的波濤漸漸消失,蓬托斯已經消失,夜晚過去,新一輪的太陽剛剛升起。

    泰德烏斯神色復雜的看著天空之上的女神與女兒,他捂著胸口緩緩的站立,臉色不佳。作為替守護神代管城邦位格的代理人,雖然沒有分潤到大部分位格之力,但是卻必須頂住位格變化的反噬。

    泰德烏斯深刻的明白,這就是神用血裔統治城邦的原因,血裔力量來自于神,受神之恩,得神之榮譽,當反噬到來,他們是第一批被反噬侵蝕的人。

    因為包括血脈、力量、地位的一切都源于神,他們承受反噬也被規則認為等同于神承受反噬。

    卡亞諸神,特別是神王克諾安斯,絕對是天縱奇才,祂帶領眾神躲過了信仰的旋渦,操縱著文明的生滅,總結了一套新神安全無隱患晉升的方法。

    自此以后,凡間的神裔地位崇高,因為他們可以替新神擋災。

    至于無需神裔擋災,可以直接與大源領域溝通的老牌神靈,更是對凡間的一切都毫不在意,城邦也好,血裔也好,滅絕了更好。

    血脈的神裔,終究要走上血脈源頭的道路,在道路的盡頭,只有一個存在能享受在該領域至高的地位!

    沒有了擋災的作用,神靈憑什么要優容神裔,只是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血脈?

    神裔為何不約而同的打擊凡人新生超凡,因為神裔恐慌,因為神裔羨慕!

    如果祖神已經能穩定與大源溝通,即使神裔的統治被推翻,神靈也不會理會,而這一切又暗和神王與神后的權柄,新生與毀滅,永恒的輪回。

    他沒有過多的表現出來自己的內心,他其實什么都知道,深淵和魔鬼,未必就是敵人!

    作為羅納慕斯的長孫,替神之子、建城者管理城邦期間,他已經明了一切,他的父親為何在壯年早夭,所謂高根的詛咒,也就騙騙阿西娜可以。

    為何神之子羅納慕斯安然無恙,一切都是擋災二字,神裔與祖神,并不像凡人想象的那樣關系緊密而美好。

    優雅女神或許真的疼愛祂的兒子,但是未必疼惜祂的后裔,泰德烏斯看著附身阿西娜的女神從空中一步步優雅的走下來。

    金眼阿西娜雪白的赤足每向下一步,耀目的圣光就溫和一分,籠罩全城的優雅領域也縮小一塊,她走到了巨獅身旁,撫摸著這規則化的位格生物。

    遠處的虎鯨憨態可掬的向金眼阿西娜鞠躬,然后往茨馬利的方向去了。

    灰暗長蛇在金眼阿西娜的注視下,也不敢久留,快速的退回北境。

    巨獅如同頑皮的哈士奇,圍著金眼阿西娜上下左右翻滾,釋放著位格的力量,滋潤著她,加持著她。

    伴隨著紅色的城邦位格之力灌入阿西娜的身體和靈魂,她覺得自己的靈魂好像浸泡在傳說中的大源之海一樣,在極短的時間內,得到了極大的增強。

    她的雙眸金色漸漸消散,女神的投影將身體控制權歸還與她,投影則縮小成一枚神力印記,出現在她雙眉中間,散發著金色的光芒。

    巨獅仿佛感知到了女神的離去,在天空違著阿西娜轉了幾圈后,消散不見。

    此時,迎著初升的太陽,阿西娜摸著神力形成的白袍紫綬,赤著足走上了高臺,向自己的父親鞠躬。

    泰德烏斯鞠躬回禮,作為父親,他可以坦然接受,作為神裔,他必須向祖神敬禮。

    阿西娜伸出白皙的右手,牽著父親粗糙的大手,面向廣場的眾人,溫聲說道:“女神的意志,出兵北境,凈化深淵大君德克巴赫的投影!”

    她的聲音溫和而堅定,明明不是很大聲,卻讓廣場的每個人都聽的極為清晰。

    泰德烏斯捂著痛苦的胸口,深呼了幾口氣后,隨后舉起阿西娜的右手,奮力的怒吼:

    “我,美狄慕斯城邦的王,任命王儲阿西娜為全權軍事官,她將有權調動城邦一切力量,組建深淵討伐軍團。我們要復仇,我們要凈化北境,這是女神的意志!”

    廣場上的眾人,先是沉默,然后跟著大聲嘶吼起來。

    “復仇!復仇!”

    一位連續兩位丈夫死于灰暗信徒之手的神裔寡婦,頭上扎著一條紅繩,藍色的長發隨風飄蕩,雖然年過三十,依然嬌艷,她抽出第二位丈夫送給她的奇物短劍,大聲喝道:“我要從軍!我要向惡魔討債!”

    一位神裔少年,看起來緊緊十五六歲,濃眉大眼,此時他睚眥盡裂,他的父親,他的兄弟都在北境服役,死于要塞之夜。

    “我亞托·羅納,要向亞歷克斯復仇!”

    少年的母親頭發一夜愁白,她驚恐的緊緊抓住少年的手,說道:“你不能去,我們這一系,就只有你一根獨苗了!”

    亞托看著母親滄桑的臉和一夜愁白的頭發,不舍而堅定的說道:“如果我不去,又有什么面目見地下的父親?有的事情,是命運,更是責任!”

    “亞托,你不能去,你是你們這一系唯一的男丁,你有責任傳承家族,我替你。”一位背著長弓的青年對亞托說道,他的身上寒霜逼人,也是羅納家族的一份子。

    “是啊,兒子。那可是深淵大君,封號惡魔,我們根本打不過,根本打不過。”

    少年的母親喃喃的說道。

    哀傷的王城開始如猛獸般舔舐傷口,傷心的人們漸漸的聚攏起來,整個王城的氣氛從哀傷、恐懼變成了憤怒和復仇!

    大地之上,代表美狄慕斯城邦的巨獅和新生魚人城邦的虎鯨正聯合起來與灰蛇纏斗,大戰越來越近。

    幾日之后,阿西娜帶領著一萬五千人和數百名神裔貴族分三路出征北境,凡人士兵最主要的意義就是位格加持,帶著他們領兵的主將的實力將會大大提升。

    這只部隊,中軍由被女神附體的阿西娜率領,左軍由手持冰霜之禮贊的迪肯斯率領,右軍由大英雄阿諾德·拜恩率領。

    泰德烏斯王坐鎮王城,等候他們凱旋。

    “神靈、神裔和城邦,我們何時能掌控自己的命運?”

    望著遠去的軍隊,泰德烏斯喃喃的說道,他的神情充滿了迷茫和困惑。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