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六十四章 各自的選擇(下)(第四更,日萬求訂閱月票打賞!)
    “奧莉,你和憂郁大叔先走,我要帶著剩下的孩子們一起逃出去。真正的英雄,是不應該懼怕困難,我是騎士,勇氣信條會給予我力量!”

    阿諾目光清澈,眼神堅定的說道。

    “阿諾,你現在的實力不足以保護這些孩子平安離開要塞。你和奧莉去集合點,我帶著這群孩子想辦法離開。”

    安塞斯塔說道。

    “憂郁大叔……”

    阿諾還想說些什么,直接被安塞斯塔打斷:“你是一名具有真正英雄品質的騎士,要牢記自己的承諾!你承諾過保護奧莉,這是你的責任。而我,也向你承諾,保護這些孩子,作為騎士,去實現各自的承諾吧!”

    阿諾有些張口結舌,他覺得這樣有些不對,但是又無法反駁。

    “我剛剛有些感悟,本來想晚些時候再仔細教你,現在只能先讓你感受一下了,一定要記住這種感覺,將自己心中的信念意志注入固有魔力,然后再回饋本心,這就是心力。”

    安塞斯塔雙手抱住阿諾心臟前后,用心力從阿諾心臟出,循環一圈,回到心臟。

    阿諾仿佛看到了一名孤獨騎士手持騎槍,背后是壓壓人影,衣衫簡陋的奴隸、面色健康的自由民、公民,兒童、老人、女人,還有一群穿著黑袍的巫師學徒。

    騎士倔強的舉起長槍,驅使著坐騎,沖向惡魔、魔鬼和神裔組成的大軍。

    轟!

    阿諾感覺懂了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沒懂。

    “記住它,騎士阿諾!這種力量就叫做心力,如果我們能活著出要塞,記得喊我師傅!”安塞斯塔金色波浪頭發一甩,帶著陽光的笑容說道。

    “我們一定能活著出要塞,這是騎士的承諾!還有,我才不要叫你師傅,憂郁大叔。”阿諾堅毅的對安塞斯塔說道,隨后又擺了個鬼臉。

    巫師學徒們陸續接收到信息,他們有的立刻出發,也有的如貝蒂般帶著家人,但是保護陌生人逃出要塞的,就只有騎士安塞斯塔自己了。

    安塞斯塔看著被自己忽悠走的便宜徒弟,長吁了口氣。

    “還好阿諾比較笨,被我用承諾繞進去了。你還小,阿諾,有美好的愛情和未來等著你,不能在這里遇到危險。”

    他眼神堅定,抽出了自己的長劍。

    “而我不一樣,早在十年之前的那一戰,我就應該死去,就讓我實現一個騎士的承諾,真正像個騎士一樣,來啊,這個敵人值得一戰!”

    他踩著堅定的步伐,進入救濟院,喚醒了一眾孤兒,作為走南闖北的流浪騎士,安塞斯塔的口才不錯,成功忽悠了救濟院的孩子們跟著自己逃走。

    另一邊,灰暗信徒們集聚,在亞歷克斯·羅納的帶領下,準備襲擊神裔,而這一切被悄悄摸來的迪肯斯看到。

    迪肯斯渾身戰栗,他沒想到灰暗信徒的大首領竟然是王室血裔亞歷克斯·羅納,這幾乎是堪比灰暗信徒潛入要塞不軌的驚天消息。

    他腦中閃過很多畫面,他的父親、兄弟本都在北境,只有年幼的他備受寵愛,家里費盡心機送他去王城,拜師大英雄阿諾德·拜恩,學習精湛的武技。

    他還記得父親期許的笑容、大哥溫暖的手掌和二哥羨慕又期望的復雜表情,那是他與家人最后一面。

    到達王城不久,他就接到北境要塞的來信,羅納家族突然遭到灰暗信徒襲擊,他的父兄全部死去。

    迪肯斯死死的盯著亞歷克斯·羅納,嘴巴張開,發出無聲的嘶吼,他一動不動,如同一個死尸,一直等到灰暗信徒們都四散出襲,才悄悄的往大英雄摩爾·羅納的府邸跑去。

    一個曼妙的身影從黑暗中浮現,她的舉手投足充滿魅惑,望著離去的迪肯斯,朱唇輕啟。

    “小老鼠,要不是我替你遮掩,就你這隱藏的水平,早就被亞歷克斯發現了。我正愁著怎么讓要塞的神裔提前知道,你就來了,還真是有點兒巧合啊。”

    她輕撫著羊脂般白皙的手臂,嘴角上揚,意義不明的笑著。

    “看來還有人想當漁夫,會是誰呢?”

    伴隨著鈴鐺般魅惑的笑聲,曼妙的身影逐漸消失不見。

    迪肯斯到達大英雄摩爾·羅納府邸時,發現肯特·羅納也在。

    “摩爾大人,肯特大人。我剛剛親眼所見,灰暗信徒在第三大街云集,然后前往要塞各處襲擊了。”

    迪肯斯一到摩爾的府邸大廳,立刻屈膝半跪,大聲疾呼道。

    “什么!你確定你說的消息準確?”

    摩爾·羅納立刻起身,走到迪肯斯身前。

    “我愿以我的人頭擔保,另外,我看到了一個秘密,要單獨給大人您匯報!”

    迪肯斯一臉堅決的說道。

    摩爾·羅納聽了,略微思考,揮揮手讓其他人退下,迪肯斯站起來,附耳過去。

    “什么!你說……”

    摩爾·羅納面色震驚,剛剛要把名字說出口,被迪肯斯一下子捂住嘴巴。

    “大人,我擔心這里有他的耳目,我們必須小心。”

    摩爾·羅納的臉幾乎氣成了豬肝色,他喘了喘氣,說道:“組織人手,立刻行動,去他的府邸。另外通知全要塞警戒,神裔到這里集合!”

    奧莉和阿諾還在飛快的往南門附近的第一條巷子跑去,他們走的時間比較早,救濟院又距離南門不太遠,很快就抵達了那附近。

    “那個叫拜仁的使徒在哪呢?”通過魔法書的提示,阿諾知道面前的幾人中有個巫師學徒,于是問道。

    “連黑貓拜仁都不認識嗎?就是墻上的那個。”一位手持巨斧的肌肉男回答道,他身邊的男女老少緊緊偎依他,似乎是他的家人。

    “喂,你就是使徒嗎?我們什么時候離開要塞?”阿諾跳到墻上,蹲在黑貓拜仁面前問道。

    “還有半個小時,我會帶領到達集合點的所有人離開,包括你們帶來的親人好友。”拜仁有些焦急的說道。

    “那就是還有時間,謝謝了黑貓!”阿諾從墻上跳下,跑到奧莉身邊。

    “我要去接應憂郁大叔他們,騎士不僅要信守承諾,我曾經發誓,要幫助我的兄弟戰友,為手無寸鐵的人戰斗。我覺得現在就是這個時候,奧莉,你會支持我對嗎?”

    阿諾一臉認真的對奧莉說道。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