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五十三章 滋養魔法陣(第三更,求訂閱,求月票!)
    “也許,我該學習下附魔武技‘戴娜鋼拳流’?畢竟這個克敵機先法術近戰更實用。而且這個附魔武技和戴娜家人的悲慘遭遇,幾乎把傳火者的身份鎖定在艾斯身上了,所以到底什么時候才能見到你?”

    另一邊,鏡像艾斯終于借助書之精靈和負一層魔法書(魔法計算機)的推演,成功逆推出水元素系列的靈魂符文。

    這就是類規則能力的強大之處,如果單憑艾斯的魔法書,想要逆向推演出其靈魂符文根本不可能。

    書之精靈雖然沒有強大的戰斗能力,但它的每一項能力都是世界的饋贈,是類似規則的產物,如果不是艾斯和它的誕生關系密切,并且控制著它的本體《字典》,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完美的利用它。

    鏡像艾斯在地下魔法實驗室的負一層窺視著拜仁,說道:“我們確實該見一見了,只要你能在這段時間活下來。還有我放養的學術巫師學徒們,他們學了那么久的邏輯和初等數學,應該早就有所懷疑了。”

    “限于契約,他們無法向非契約者透露任何信息,這也就達成了我理想中的狀態。只要我真實的出現在他們面前,就能定下彼此的關系。我將在巫師之外隱藏,將在巫師之中公開,我即是傳火者,我即是長夜火炬。”

    “但是,不是每個巫師學徒都有資格與我同行。我將會借助這場危機,給予你們試煉,希望你們能順利通過試煉的考驗。”

    “因為通過不了的學徒們,現在擁有的一切將會失去,包括生命。”

    鏡像艾斯面帶著和煦的笑容,對著符文陣玻璃球低語,眼神中的寒光一閃而逝。

    他面見了冥想室中閱讀先代文明書籍的本體。

    本體艾斯剛剛讀到一卷秘史,上面寫道,希望女神墨迪拉與大帝阿古斯丁有過一段情,并和大帝最終逆反眾神有很深的淵源。

    他看的鏡像到來,停下閱讀。

    不用言語,本就是一人的兩個艾斯合力用強力低級魔物轉化的材料,開始布置靈魂符文級別的滋養魔法陣。

    鏡像艾斯雖然精神刻度達到了可以開啟靈魂秘藏空間的水準,但是他畢竟沒有開啟,于空中復刻靈魂法術也太過困難,因此直接布置靈魂符文級別的滋養魔法陣是最佳選擇。

    一個個靈魂符文用強力低級魔物制作的描摹材料配合精神力的復刻,開始出現在冥想室的地面,隨著復雜的符文結構逐漸形成,魔法紋路開始鏈接,滋養魔法陣漸漸完成。

    “我這里還有用強力低級魔物轉化的魔石,放在魔法陣的合適位置,充當魔力的備用能源,畢竟單靠最底層的魔力生產和儲存室,恐怕無法供給峰值的魔力。”本體艾斯提醒道。

    隨后,本體艾斯坐在魔法陣的正中央,靜心冥想,鏡像艾斯用自身的精神力和魔力激發了滋養魔法陣。

    魔力和精神力瞬間“點燃”魔法紋路,伴隨著魔法紋路光芒大盛,整個魔法陣也被依次點亮,最底層的魔力儲存室的魔力順著魔法紋路而來,準備好的魔石也提供了峰值魔力,嘩!

    伴隨著泉水落地的聲音,整個冥想室升騰起弄弄的霧氣,帶著強力的滋養特性,涌入魔法陣中心的本體艾斯身上,修復著他受損的靈魂和靈魂空間。

    “成功了!”

    鏡像艾斯心中默默的說道,他關上了冥想室的房門,悄悄的離開。

    畫面切回拜仁的視角,他啟動了“次級魔力敏感”,在要塞的大街小巷四處游蕩。

    經過拜仁測試,自己開啟“次級魔力波動掩飾”法術后,“次級魔力敏感”的視野內的白色光芒確實極大的削弱,但是仔細觀察,還能察覺到一閃一滅的微弱白色光芒。

    “也就是說,即使某位學徒開啟了‘次級魔力波動掩飾’,只要距離夠近,我也能發現他的身份。如果這名學徒剛好關閉了法術,我會瞬間發現他!”

    抱著這樣的推斷,拜仁在大街小巷認真的觀察著,他突然發現了幾個從未見過的光芒類型。

    不是灰色、白色、紅色或金色,而是淡淡的黑色,仔細看還帶著些血色。

    拜仁的好奇心立刻起來了,但是他隨即控制住自己的好奇,從被魚人追殺的經歷,他得出一點活命經驗,做人不要太好奇。

    他悄悄的記錄下這幾個人的特征和顏色,觀察了他們行動的方向,甚至動用了次級超視導向飛彈的不完全法術模型,超視導向效力激發,觀察到那幾個人最終去向了某個富豪的家中。

    拜仁沒有繼續跟蹤,他認為自己沒有實力去摻和太多的麻煩,只是在心中打了個大大的問號。

    “毫無疑問,這肯定是超凡的一種形態,沒有見過的,難道是肆虐北方的灰暗信徒?如果真的是,那要塞一點都不安全了!必須快點聯系上要塞內的學徒,即使找不到艾斯,也要先轉移。”

    “當然,如果能找到艾斯,假如他真的是傳火者,或許憑借他的實力,我們可以多一種新鮮的實驗材料也說不定。”

    拜仁有著豐富的被追殺經驗,他瞬間反映過來,現在看起來一片和平的要塞,也許在不久就會成為危機四伏的魔窟。

    就在這時,拜仁遇到了一群熟人,博格的商隊。

    他沒有在意,準備像普通路人那樣經過,當他隨意的瞥了一眼唐娜,雙目突然呆住。

    “你這個游漢,干嘛一直盯著我看!”

    唐娜感覺到拜仁的目光,她順著目光望過去,發現一個衣衫破爛的中年男子,正呆呆的看著她,不由氣惱的問道。

    商隊的眾人見狀,也圍了過來。

    拜仁回過神,忙不迭的說道:“我在北境從沒見過您這么漂亮的姑娘,看呆了看呆了,實在不怪我。”

    唐娜聽著拜仁的奉承,心中的氣惱頓時消除,就揮揮手,讓眾人放拜仁離去。

    “真沒想到,隨便一個要塞的游漢就被我的美貌傾倒,我得跟貝蒂說說去。也不知道安塞斯塔先生去哪了,好想再見到強大又溫柔的騎士。”

    唐娜輕聲自語著,隨著商隊的眾人離去,只留下拜仁,神色仍有些呆滯。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