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十五章 播種(修)
    這是非常神奇的生命體驗,無法用語言描述,如果硬要類比,就像單細胞生物無法想象多細胞生物的存在形式一樣。

    從這一個,艾斯的生命態徹底改變,從單一生命體進化為集合生命體。

    雖然有很多缺點,如鏡像無法獨立存在,必須從屬主體。

    如果主體死亡,鏡像也會消亡,反之則不然。

    艾斯捂著已經肚子傷口已經愈合的身體,站了起來。他依然劇烈的疼痛,幾乎無法忍受,在精神感知的黑白視野中,他靈魂的傷口仍未愈合。

    “那么,尊敬的主體。”

    兩個艾斯眼神交互,心意瞬間相通,不用多余的描述和對話,赤果的鏡像艾斯嘴唇有規律的顫抖,發出古怪的音調:“清潔一新!”

    鏡像艾斯身體被魔力洗滌,他舒服的伸了個懶腰,活動了活動身體,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衣物飛來!”

    鏡像艾斯穿好了衣服,站在艾斯面前。眼神交互,點了點頭,轉身乘坐機械魔梯離開。

    從此以后,鏡像艾斯主要精力在研究魔法伎倆并推演其靈魂符文方面,專心開發超凡語言和魔咒,他將和戴娜一同在獵魔曠野狩獵魔物。

    兩人距離超過一定距離,就無法思維同頻,但是可以借助魔法書和信號基站進行聯系。

    艾斯目送著鏡像離開,有些虛弱的癱倒在地。良久,在精神感知的視野中,靈魂上的淚淚傷口漸漸結痂,他才得以站起來。

    這種虛弱感,他至少付出了接近1刻度的精神力,需要長時間才能恢復,短時間內無力制造第二鏡像了。

    這一切都是值得的,體驗了更高級的生命態,從單線程變成多線程。

    馬甲也可以放肆的使用了!

    艾斯拿出一顆紐扣,漸漸變形成“微光”,隨后他變形成“鐵面火拳”。

    “嘎嘎嘎,一切都已經準備妥當,該好好播種了,這樣到了秋天才會有收獲!”

    變形后的艾斯乘坐著繼續魔梯,緩緩的升上地面。

    他在要塞的大街小巷行走,尋找著適配者。

    他有幾點設想:

    第一是年齡要適中最好在十二歲到十六歲之間,有一定的認識和思想,但是可塑性非常強,好奇心也旺盛。

    第二是精神力要有優勢,如果能找到天生超頻者當然非常好,找不到,也要遠遠超過普通人的精神力。

    第三是身體要健全,體弱者、殘疾者,雖然很抱歉,可是太難在初期生存。

    第一和第三好解決,關鍵是第二條。

    艾斯游走在大街小巷,感知著每個適齡健康少年少女的精神力。由于普通人的精神力實在不高,即使是艾斯,這種觀察誤差也太大,只能更接近。

    “砰!”遺忘之錘法術發動,男孩靠著隱蔽的墻角,眼神呆滯,摸了摸劇痛的頭,好像遺忘了什么事情。

    “又一個不適者,對不住啦。”艾斯毫無誠意的低聲自語,從男孩身邊經過。

    近距離檢查,無論合格與否都要來一發遺忘之錘,區別是合適者會被艾斯標記,借助早就密布的基站網絡,只要不離開要塞范圍,就逃不出他的視線。

    這樣游蕩了快一個月,艾斯與幾十名少年少女締結契約,幫助他們成為巫師學徒。根據艾斯制定的規則,在精神超頻后,他們必須學習魔法書第五頁,魔法日記里的《邏輯學》和《初等數學》叢書。

    最基礎的知識以及通過魔法書送給他們了,但是理解記憶還是靠他們自己。

    至于不識字的少年們,更不是問題。先來一發知識灌輸,填鴨式教育,剩下的慢慢理解,反正魔法書第六頁已經開發出的強制學習和考試功能足夠他們經受磨練了。

    這些少年少女,是艾斯未來期望的研究型人才,在經歷一定程度的成長后,艾斯會帶走他們,建立巫師學院,進行更進一步的學習。

    “真是可憐啊!”

    “灰暗信徒太可惡了。”

    “這些孤兒以后該怎么辦?”

    熙熙攘攘的騷動,伴隨著一陣推搡。要塞的圍觀群眾七嘴八舌的說著,咒罵著。

    艾斯悄悄走到了人群中,看見城門口一隊隊士兵,渾身泥血,眼神堅毅而疲憊,他們帶著十幾個驚慌失措的少年,回到了要塞。

    “這是咋回事啊?”艾斯靠近一個圓滾滾的大媽說道。

    “哎,還不是那些灰暗信徒,他們襲擊了附近的村莊,殺死了當地的大人,擄走了少年少女,聽說想進行邪惡的獻祭,被軍團解救了。可憐他們這么小就成了孤兒,未來啊……”

    艾斯看著少年少女們,眼神帶著發現珍寶的光芒。

    夜晚,這群孤兒被暫時安置到公所附近的救濟院,驚魂普定。

    “阿諾,我害怕。我想爸爸,我想媽媽,我想姐姐,我想大黑……”

    少女大概十一二歲左右,瑪瑙綠色的眼睛,枯干的黑發,像是受驚的兔子,緊緊攥著眼前少年的破爛衣襟。

    “奧莉,不用怕。我可是英雄,我會保護你的,我會保護大家的。”

    少年高高壯壯,大概十二三歲。他回頭對著少女一笑,火光中露出帶著些亮白的牙齒。

    “你吹什么牛!你只是普通人,只有貴族才可能成為英雄,但是貴族真的會保護我們嗎?我們的家人被殺死,我們絕望,沒有人拯救,這就是凡人的命運!”

    另一個少年似乎憋著一肚子的痛苦,突然向阿諾大喊道。

    “父親說過,英雄是一種品質,不是身份。就算是一輩子的凡人,只要有無畏的勇氣,也一樣能成為大英雄,我有保護好奧莉勇氣!”

    阿諾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是你父親編造的美麗謊言,他自己連灰暗信徒的衣服邊角都碰不到,還什么第一獵人,無所畏懼!吊在高高的樹枝上,被烏鴉撕咬而死,多么可悲!”

    對面的少年帶著無力的痛苦,狠狠的戳穿阿諾。

    “你說什么?我父親是村莊最勇敢的人,他是我的英雄,不許你胡說八道!”

    阿諾怒吼著,直沖上去,騎在對面少年頭上,廝打了起來。

    “你們,你們別打了好不好,嗚嗚嗚……”奧莉驚慌的哭了起來。

    轟!雷聲四起,似乎在昭示著他們悲慘的命運。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