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十二章 魔法實驗室(修)
    已到初春,整個北境要塞依然被冰雪覆蓋,寒冷刺骨。

    在索隆的新居,艾斯遞給他一袋鼓鼓的金塔勒。

    “艾斯大人,您太客氣了。我們可是兄弟,何必那么生分。”索隆嘴角咧到耳朵根,一邊開心的笑著,一邊把整袋金塔勒往懷里塞。

    “沒想到索隆你這么高風亮節,是我錯了,不該用金塔勒這種骯臟的東西感謝你,還給我吧。”

    艾斯一臉認真誠懇的說道。

    索隆臉色一垮,尷尬的笑著說:“哈哈,艾斯大人真會開玩笑。只要是艾斯大人給的,都是心意,我一定會妥善保管好的。”

    艾斯懶得和他計較,換了個話題。

    “聽說你當上了小隊長,還沒恭喜你升公職,不如一塊去酒館喝一杯?”

    “就等大人您這句話了!”索隆沒臉沒皮的說道。

    “讓娜自己一個人在家也不好,帶著她一起吧。”艾斯順著說道。

    他正好近距離觀察觀察讓娜,這種純粹的靈魂,太奇特了。不僅是強靈感,免疫幻術、控制,更重要的是,他感覺讓娜有些純粹的不真實。

    “那就聽大人的,我這就帶著讓娜一塊去。”

    北境要塞最大的飯店,最上層的包間,打開窗子,陽光正好灑進,環境幽靜而美好。讓娜晶瑩剔透的大眼睛好奇的到處看。

    兩人閑扯了一會,索隆恭維著艾斯,艾斯則敷衍的應付,用精神力仔細的感知著讓娜。讓娜感覺有些發冷,小身子貼近了索隆,找了個舒服姿勢鉆進了他的懷里。

    艾斯看到效果不太好,停止了觀察,時間有的是,慢慢來。

    他沒有想捕捉讓娜研究的心思,雖然很好奇這種純粹的靈魂,但是他有自己的底線,如果為了好奇就能為所欲為,那與被他殺死的人渣有何區別。

    聊著聊著,索隆談起了最近發生的大事。

    “最近南方可是很不平靜啊,聽說大英雄阿諾德帶人前去剿滅惡魔,雖然殺死了大惡魔的投影,可是本人也中了灰暗信徒的計謀,在摧毀深淵祭壇時,被深淵力量侵襲,受了重傷。”

    艾斯突然感了興趣,灰暗信徒、惡魔,這種組合聽著就非常有趣。普通人眼里是危險,艾斯眼里是機遇。

    城邦現在的情況,南方的魚人完成轉化,隨時可能反叛,北方又有灰暗信徒活動,召喚深淵惡魔。

    局勢漸漸混亂起來,而作為巫師之路的開創者,傳火者艾斯,正想在混亂之中,打開局面,傳播魔法書,暗中培植巫師勢力,成為一支獨立的新超凡勢力,登上舞臺。

    索隆看艾斯感興趣,摟著懷里的小讓娜,喂了她一口烤豬蹄,更加起勁的說道:“艾斯大人,您可能不知道,灰暗信徒在北境可是臭名昭著。”

    “他們信仰著灰暗之主,其實就是一尊深淵領主。這些瘋子,傳說他們能和灰暗之主溝通,聆聽惡魔的低語,深淵語帶著可怕的腐蝕力量,聽多了,就算是英雄都會發瘋。”

    “但是,惡魔確實也賜予了他們力量。傳說十年前,有個獵魔人惹怒了一位貴族,全家被殺,只身逃離。您知道后續怎么樣?”

    索隆賣了個關子,他懷里的讓娜也眨著大眼睛,期待的望著他。

    “后來怎么樣?難道他從惡魔那獲得了力量,殺死了貴族?”

    艾斯聽著索隆陳舊的關子,直接說道。

    “大人您太聰明了,他做了神秘的獻祭儀式,用殘忍的手段殺死了幾十名普通人,最終向惡魔換取了可怕的力量。把那么貴族折磨致死。”

    “被仇恨的蒙蔽了雙眼,殘害無辜之人,不愧是惡魔的信徒。”艾斯評價道。

    “那照你這么說,被貴族殘害,普通人就只能默默忍受,等待絕望嗎?”

    讓娜突然神情激動的說道,她從索隆懷里竄了出來,跳到桌子上,盯著艾斯。她的眼睛忽明忽暗,在艾斯的感知中,她的精神力一瞬間激增,然后漸漸下落。

    艾斯在黑白色的精神感知世界中,“看”到讓娜純粹的靈魂從晶瑩剔透的水晶色忽然變成血紅色,不停的波動,慢慢的又變回了水晶色。

    艾斯瞇起了眼,這個小姑娘,如果看不見她的靈魂,很難發現異樣,她絕對隱藏著很多奇怪的秘密。

    “讓娜,快下來。”索隆一把抱住讓娜,把她抱在懷里,說:“讓娜是個可憐的孩子,我是在一年大雪封山的時候,在拉爾山脈腳下撿到她的,除了自己叫讓娜,她失去了一切記憶。偶爾受到刺激,就會這樣。”

    索隆輕輕安撫著讓娜,繼續說道:“世界不一定如大人您見到的那么美好,對底層的人們來說,貴族不一定是保護者,也可能是幫兇甚至兇手本身。”

    氣氛有些緊張,索隆帶著激動的讓娜回到了家,艾斯目送二人,無聲的符文閃爍,在索隆和讓娜身上形成了秘法印記。

    這個靈魂法術改造自書之精靈的標記能力,在十幾公里范圍內,都能感知到被標記著方位。

    艾斯的醫院已經建好,在要塞的最西端,原先是一塊廢棄的大院落,聽說是上上上任軍團長的住所,現在被改造成醫院,前面部分為公共醫院,后面為艾斯的住處。

    借助公所的幫助,順利的招聘到了足夠的醫生和護士,并進行培訓。

    通過靈魂法術“知識灌輸”,僅用半個月,這些醫生和護士就順利的接受了新醫學的知識,成為了合格的醫務工作者。

    艾斯用得到的符文組合成化石為泥和化泥為石兩個法術,在醫院后面的住處下方,開鑿了一個秘密魔法實驗室。

    實驗室在醫院正下方三百米深的位置,設置了數個關卡和機械魔梯。

    整個實驗室全是艾斯手工打造,光滑的墻體,密密麻麻的魔法陣構成了實驗室的外側。實驗室分為五層。

    實驗室的負一層,是魔法書控制層。擺放著艾斯用變形術帶來的大玻璃球,成排的魔法書書架和魔法材料架子,紋路密布,玻璃球的正前方,是艾斯制作的核心魔法書副本,權限次于他的魔法書。

    這成排的魔法書和核心魔法書,就是巨大精神印記服務器,等待著契約者們連接。

    通過這里,可以將契約者們培養的精神印記連接,形成運算力巨大的精神網絡。

    四周是巨大的信號發射器,延伸到地面,并用不完全變形術偽裝成樹木花草。

    艾斯又幾個月寫生的機會,悄悄安防的魔法信號轉換站。他把信號站不完全變形成各式各樣的物品,在整個要塞投放了上百個,保證信號滿格。

    后續他準備在獵魔曠野繼續投放信號轉換站,以備開啟巫師學徒的時代。

    實驗室的負二層,是日常實驗的地方。未來巫師學徒們獻祭的材料都將在這里實驗,分為材料儲藏室、解剖室、魔藥研究室、魔法陣研究室、儀式研究室和主實驗室。

    實驗室的負三層,是超凡生物囚禁層。目前大片的空白,中間是巨大的祭壇,未來接受學徒們獻祭的超凡生物。

    目前,實驗室只囚禁了少數有特色的魔物和幾只小惡魔投影。

    實驗室的負四層,是魔法植物種植園。艾斯利用火元素、光耀、水元素等符文制作了不同類型的魔法陣,調節著整個種植園的光照、溫度、濕度,模擬自然環境,目前還沒有植物充實。

    實驗室的負五層,是魔力生產和儲存室。這里放著大量的魔力介質,都是艾斯一點點手工轉化的,鐵骨三角牛中間的小牛角太少,艾斯根據其中的符文結構,發明了魔力介質創造法術“制造魔石”。

    至于天然存在的魔力礦石,艾斯目前沒有發現。

    艾斯改造了冥想法的符文,制造了自主吸收魔力的巨大符文陣,并把吸收的魔力儲存在魔力儲存介質,支撐著整個實驗室的魔力供給。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