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最初的巫師 > 第十八章 宴會
    王宮位于市政廣場正北方,中軸線上,建筑風格承襲冰霜之城,也叫美狄慕斯宮。彼得的馬車在宮門前停下,交給宮門侍從,兩人從側門步行進入。

    來到主殿大廳,宴會的美食已經擺滿,彼得帶著艾斯和其他學者介紹了一圈,就與一個大胡子的學者忘我的攀談起來。艾斯見沒他什么事,就決定四處轉轉。

    整個大廳只有少數人一身黑袍,其他人都是白袍紅綬或者白袍紫綬,再加上年齡小,很是顯眼。

    他看見一位年輕的鷹鉤鼻貴族被幾個年輕公民簇擁,正在熱鬧的聊著。

    “隊長,英雄真是厲害,咱們大隊長一揮手就是一個那么大的火球,直接把殺了咱們那么多人的蠻族力士燒成了灰。”

    一個娃娃臉的矮小公民,興奮的說。

    “那是英雄的權能,要不是大隊長,你們哪有機會作為第三軍團士兵代表來參加盛宴?一定要表現鎮定得體,不要丟了大隊長的人。”

    被簇擁在中間的年輕貴族低聲訓斥道。

    “是是是,隊長您啥時候能用權能啊?給弟兄們也長長眼。”娃娃臉根本不怕他,開玩笑的說。

    “你這賴皮漢,隊長我雖然不會權能,但是會類權能。我可是冰霜的后裔,再沒正形,我把你凍成雪人。”

    年輕貴族右手瞬間晶瑩,一陣寒氣傳來。

    娃娃臉一下子從心了,低著頭不敢說話。

    看來城邦應該是征服蠻族的有功士兵,最近市場上的奴隸貨源充足,艾斯對于城邦的大勝也略有耳聞。

    他繼續轉轉,隨意的聽著眾人聊天,倒是聽到不少城邦最近的消息。對魚人和蠻族的聯合入侵,新王泰德烏斯·美狄亞在頓丘將他們全殲。

    前段時間的祭祀海洋之子的特納漁港,得到了海的恩賜,每天大量的海魚從天而降,持續了一周。薩利亞半島北部的諸邦被惡魔襲擊,損失慘重。

    突然,宴會嘈雜的話聲戛然而止,原來是王室侍衛隊已經來了,彼得對艾斯招了招手,艾斯趕忙快步走去。眾人有序的站立,城邦的英雄們站在最前排,隨后是貴族們,其他人在最后面。

    “國王陛下到,行禮!”

    英雄們微微鞠躬,貴族們前傾鞠躬,其他人都是90°鞠躬。

    在國王一段演講和感謝后,眾人期待已久的項目開始。王室宴會最受歡迎的活動,奇物交換。

    “在這里,即使是普通人,也有可能換到一件奇物。所謂的奇物,就是英雄們將權能有意無意投影到器物上的產物。可能是英雄常用的一把劍,也可能是一朵花,除了少數如工匠之神的后裔能自由制造奇物,一般的英雄也無法控制奇物的出現,每一件都是神跡。”

    彼得眉飛色舞的說著,艾斯從來沒見過他這樣,雪白的山羊胡子一翹一翹,顯示出它的主人心情多么愉悅。

    “這是我的收藏,我為一位英雄謄抄一屋子書換來的,他喜歡我漂亮的飛鳥字。”彼得張開左手。

    艾斯看著彼得左手上,是一小面銅鏡,看著它,艾斯感覺心情瞬間冷靜,似乎失去了情緒,同時思維也變得活躍。

    “冷靜思考的銅鏡。他的原主人,一位知識之神的后裔,對著鏡子專注的思考事情,回過神來發現,銅鏡已經變成了奇物。擁有讓人情緒冷靜、思維靈敏的神奇效果。不過不能久看,有了效果就迅速收起來,凡人看久了會頭痛欲裂。”

    彼得迅速用寬大的長袍把銅鏡收起來,生怕艾斯抱頭痛叫。艾斯卻不由想到了他過度使用精神力時的情況,也是頭痛欲裂,這兩者有什么關系呢?有機會得借老師的銅鏡實驗實驗。

    兩人說話的時間,已經有英雄上臺,拿出了奇物。

    “鋒利的木劍,可以輕易切斷鋼鐵。”

    他揮劍輕松切斷了一柄制式短劍,“我想換取一件能產生保護作用的奇物,或者其他令人感興趣的東西。”

    隨后,英雄們一一登臺介紹手中的奇物,有國王作保,眾人都很放心。

    有的奇物,艾斯也很想要,健康的珍珠,佩戴后將免疫大部分疾病,身體和精神飽滿,普通人長期佩戴壽命會延長。

    還有必中的箭矢,可以被格擋,但是不可能被閃避。

    種種神奇物品讓艾斯眼界大開,卻沒有東西可以換取,不是誰都有彼得老師的好運氣。

    整個宴會,艾斯只是個過客,他在目睹城邦英雄的強大,奇物的神奇,堅定了信念,要在布庫鎮關起門來搞自己的莊園,為超凡鋪墊基石。

    奴隸制和土地私有制決定了主人是莊園金字塔的最高點,他可以在莊園放肆的實驗前世的技術、理念,只要交足稅,莊園就是他的獨立王國。

    宴會快結束之際,王儲的侍從找到他,勉勵了一兩句。這就是大人物,沒有真正到他們的層次,就算是賞識都隔著一層。

    回去時,彼得告訴他:“按照慣例,參與宴會的學者明天會在公共圖書館二樓聚會,這是默認的城邦最高層次學術交流,每個人都要就自己的學術領域發言,你回去準備準備議題,無論是字典的思路還是你對醫學的見解都可以談。這是你融入學者圈子的機會,一旦成功,會為你的實驗、你的理念推廣提供巨大幫助。”

    艾斯回到家,沒有入睡。明天講些什么呢?字典不用考慮,一個工具書,沒什么好仔細講的。新醫學理念未經檢驗,很難令人信服,不如等積累幾年,再主動出擊。那到底講什么?

    艾斯仔細思考后,寫下了一個新的生造詞——“邏輯”,思維和理性兩個詞融合而來,也是最直接的釋義,理性的思考。

    他打算拋出一個誘餌,宣傳他的理念,通過時間潛移默化,尋找認同者。

    研究超凡的道路必定需要一群志同道合之人,只有排除先驗性和臆想、能理性的思考、客觀中立研究的人,才符合他的要求,能與他一道探索超凡的奧秘。

    現階段需要披上醫學研究的皮,卻不妨他把核心理念提前釋放出來。打定主意,艾斯攤開羊皮紙,開始用鵝毛筆寫下《什么是邏輯及它在學術研究的決定性意義》。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