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玄幻小說 > 戰力逼人 > 第67章:膨脹
    隨后的兩日,凌云鏢隊在行鏢途中,陸陸續續遇到了不少攔路的綠林好漢。

    不過,這些所謂的綠林好漢前來挑釁之時,都被高飛手中的飛虹劍一一擊退了。

    自從學會了三招追雁劍法,高飛也是手癢的厲害,巴不得天天有人上門找他挑戰,隨時隨地想要拔劍跟人過招。

    如此歷練了三兩日,高飛的劍法果然突飛猛進,林逸城覺得時機成熟了,就又傳了他兩招劍法。

    不得不說的是,有高飛這般驍勇善戰的徒兒,幫助鏢隊解決安全問題,林逸城這個副總鏢頭倒也省心了不少,自然愿意將劍法傳授給他。

    這天晌午。

    林逸城騎著馬,行在鏢隊最前頭帶隊,寧玉若和小蘭坐在馬車之中,高飛則在鏢隊的尾端負責殿后。

    離筑城越來越近,只有三百余里路,這兩日市鎮愈見繁華,人口愈見攪嚷。

    可是今日卻不同,一路行來,愈見蕭瑟,接連過了幾個村鎮,都是屋舍破敗,四下無人。

    林逸城和高飛滿心狐疑,好容易遇到路人,高飛攔住問了,才知道這兩年大旱災,方圓百十里的人口十去其九,剩下些沒死的,也都離村逃荒去了。

    眾人眼見村舍荒蕪,俱都心下喟然。

    寧玉若拉開車簾,笑著沖林逸城喊道:“逸城,再往前行半日,便是清溪鎮了。”

    林逸城策馬回頭,忐忑不安地問道:“玉若,這清溪鎮不會也這么落魄吧?”

    寧玉若否認道:“你別擔心,清溪鎮是這一帶最大的鎮子,應該不至于荒廢,鏢隊總會有個落腳之處的。”

    聽了寧玉若的話后,林逸城心下暗喜,立即號召眾人加緊趕路。

    天色擦黑之時,凌云鏢隊已到了清溪鎮。

    林逸城放眼望去,清溪鎮的街街巷巷,連半個行人都沒有。

    凌云鏢隊從一條街走過,兩邊的屋舍都是門戶緊閉,鐵將軍把門。

    偶然有一兩家房門大敞的,有鏢師過去查探,屋內處處積塵蛛網張梁,顯是好些日子沒人住了。

    此情此景,林逸城忍不住嘆道:“看來這清溪鎮也好不到哪里去啊。”

    說話間,已行到清溪鎮的主街,高飛眼前一亮,指著街中道:“師父,清溪客棧還有燈火,應該沒有打烊。”

    眾人仔細看時,果然,街中客棧前門的挑柱上,掛著一串白盞燈籠,每個燈籠上都貼了墨筆大字,合起來正是“清溪客棧”四字。

    眾人心中歡喜,鏢隊便往清溪客棧過去,這才注意到街側的民舍之中,三三兩兩亦有燈火透出,只是稀疏寥落,更顯人丁寡薄。

    高飛不解地說道:“奇怪,這天都還沒有黑透,怎么這些民都縮在家里?”

    “難道真如神怪故事中所言,到了晚上就會有妖魔鬼怪來攝人性命不成?”

    高飛這番話,說得眾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只不過,笑歸笑,每個人心中都感覺忐忑,并不覺得輕松。

    凌云鏢隊行至客棧門口的時候,并沒有小二前來迎客。

    高飛親自指揮眾鏢師安置鏢車,又派人將馬牽去飲水,才算把事情辦好。

    林逸城先行進了客棧,高飛緊隨其后跟了過來。

    客棧的行客倒也不少,三三兩兩地圍坐于桌旁,只是個個如霜打的茄子般,蔫蔫的打不起精神,顯得客棧中毫無人氣。

    在門口等了片刻,才有小二打扮的人迎上來,無精打采地對林逸城說道:“客官是打尖呢?還是住店?”

    自古敞開了門做生意,從來沒有有客人上門,卻如此怠慢的道理。

    高飛見了固然心中有氣,正要出言奚落他兩句,就聽林逸城說道:“住店,先備兩桌酒菜,給弟兄們洗塵。”

    那小二聽得是大生意上門,方才抬頭打量了林逸城一番,臉上露出笑來,道:“好嘞,客官您稍等,酒菜馬上就來。”說著樂顛顛去了。

    林逸城向高飛說道:“高飛,這鎮上如此破落,他們無心買賣也很正常,你犯不著這么動氣。”

    這時,寧玉若與小蘭也走了過來。

    聽到林逸欣方才說的那番話,寧玉若笑著打趣道:“逸城,你這話說的可不對。”

    林逸城一愣,又好氣又好笑地看著寧玉若:“玉若,那你告訴我,我應該怎么說才對?”

    寧玉若微微點頭,如是道:“你應該說是方圓百十里,只他們一家客棧開門迎客。”

    “只要有人走這條路,他們就不愁沒客上門,是以不怕怠慢了客人。”

    林逸城聽后也覺得在理,便也笑著調侃道:“對,寧大小姐說的一準沒錯。”

    大堂里的行客,原本無精打采懨懨欲睡,忽然見到寧玉若這等美人,身邊還有個姿色不錯的小丫鬟,紛紛都來了精神。

    有伴的便湊在一處竊竊私語,小蘭紅了臉,只低著頭吃飯,寧玉若倒是神色自若。

    說是酒菜,酒寡淡無味,菜也粗的很,咸的不咸淡的更淡,把眾人吃的胃口全無。

    “這是人吃的菜嗎?”

    “還有這酒,就跟白開水一樣,我不會喝酒的人,都覺得沒味道。”

    “……”

    高飛忍不住發了幾句牢騷,正巧被那小二聽到,小二斜眼道:“客官,在這個鎮上,有口飯吃已是不易,你還挑什么咸淡?”

    小二說的這番話,讓高飛很是火大,林逸城再三使眼色,方才按捺下來。

    用完晚膳,大堂的行客有三三兩兩還聚在堂中閑坐,大部分自回客房睡覺去了。

    寧玉若好奇地問道道:“小二哥,這些客人怎么都歇的這般早,時候尚早,怎么也不出去走動走動?”

    那小二對高飛是左右看不慣,但寧玉若問話,他卻是極殷勤的,忙道:“姑娘有所不知,我們這清溪鎮,本來就有狼患,旱災過后,鎮上的男丁死的死走的走,這狼愈發的張狂起來,這一年多不知道傷了多少人命,夜里經常結伴出沒。”

    “前些日子,就有幾只狼扒破了張寡婦家的后窗,把那張寡婦和傻兒子都給咬死了,我還去看了,那張寡婦的心肝肚腸都被扒拉出來……”

    寧玉若駭然,林逸城咳嗽了一聲道:“小二哥,跟姑娘家說話,可得留意些。”

    那小二醒得自己說的不妥,訕笑道:“小爺說的是,這種嚇人的事,當然是不好說與小姐們聽的。”說著訕訕退下。

    再坐了片刻,不相干的行客基本上都回了房間,大堂中只剩了凌云鏢局的人。

    眾人了無睡意,依然坐著說話,采玉跟小蘭說些什么胭脂水粉、刺繡裁衣之類的事情。

    高飛一個人在角落里擦劍扮深沉,而林逸城和鏢師們閑來無事,自占了大堂一角擲骰子,不時哄笑呼喝,倒也其樂融融。

    “轟隆!”

    正玩的興起,忽聽得半空中一個炸雷。

    沒多會,就聽得屋外狂風大作,緊接著下起雨來,篩豆子一般砸的屋頂嘩啦啦作響。

    林逸城向門口望過去,只見大雨如注,遇著風大時,那雨被風吹的都橫進大堂之中。

    慌的小二忙上前關門,哪知竟推門不動,虧得兩個鏢師上來,幫著小二將門閂起。

    這場雨來的突然,眾人面面相覷,都感覺好笑,正想說話時,忽聽得客棧后面狼嗥聲起。

    嗥聲此起彼伏,凄厲無比,直聽得眾人根根汗毛直豎,小二變了臉色道:“我得去看看后廚的門閂好沒有,放進狼來可就糟了。”

    高飛忍不住嗤笑道:“師父,你說這小二怎么這么慫啊,有咱們師徒二人在此,難道還能叫這些畜生這般囂張?”

    林逸城瞧見高飛戰意盎然,顯是最近劍法精進,打遍一路對手,整個人都有些飄飄然了。

    緩了緩,林逸城不安地問道:“高飛,你想做什么?不會是想出去……跟那些野狼搏斗吧?”

    “徒兒正有此意!”高飛話說著,便利索地拔出手中的飛虹劍,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等林逸城開口勸說,外頭的狼嚎聲卻比方才還要厲害了,且四下呼喝遠近呼應,直叫人聽的毛骨悚然。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