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獨步大千 > 第二百七十二章 玄霸?
    咕隆~咕隆~

    若大口吞咽血漿的瘆人聲音,傳達出了四五丈。

    安如山粗壯如龍的大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干瘦如柴。

    血神子的一身氣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飆升至了大宗師!

    與此同時,

    陸青萍的掌心中飛來了一顆來自安如山手臂上的精血。

    所謂武道止境,既是將自己的拳意,練到了渾身每一處,而尤其是血液之中,更是一身修為的全部顯化。

    武者修的就是血氣。

    武道止境將肉身化為神魔的根本,就是來自于血液的蛻變。

    這一滴來自武道止境的血液,或許對于別人來說,是大補之物,也能用之煉丹。

    但絕對不可能說,能通過一滴血液,就能得到其中的拳意拳法傳承。

    因為,一滴血液畢竟隱藏的是一點點的殘意。

    可這世上,卻有著陸青萍這樣的一個怪胎。

    還有著黑色蝴蝶這么一只,連天地輪回,都能帶著少年躲避穿梭而過的逆天神物。

    嗡~

    當安如山的止境血液甫接觸陸青萍指尖的那一剎那。

    腦海中的黑色蝴蝶,在南疆之后,再一次的現身。

    蘊藏在這一滴血液之中的安如山武道真意傳承,由一滴血液之中的殘缺意念,逐漸被點點追溯而出……

    那是在陸青萍腦海中演化出來的血海滔天。

    一滴血液逐漸被推演追溯,至它曾圓滿時候的狀態。

    一個人身的形象出現在了陸青萍的腦海之中。

    正是安如山的偉岸身軀。

    在陸青萍的腦海之中,這尊武神之軀,好似變成了透明,體內的條條經脈,血絡,各種血氣的運轉方式,勁力的施展手段,功法修行的順序……

    這些從一滴血上面追溯出來的一切,將它作為一滴血液,完整存在于安如山體內,循著那武神經法運轉幾十年的路線,方式,法門,全都在陸青萍的腦海中被追溯了出來。

    《武嶽拳經》

    陸青萍眸光大亮,心中微笑。

    “聽說《武嶽拳經》原本名為《五岳拳經》,是自從到了安如山之手后,才擁有了如今的武神經法,原來就是一門來自岳山宗的普通一流武法而已,是安如山突破到了止境,將這門拳經由宗師武學,提升至了止境神級!”

    而安如山自己所創的武學!

    就在這十幾年間。

    他并不是輪回殿中人。

    輪回殿不可能在他還在世的時候,親自去接觸他,向外人暴露輪回。

    所以,這門止境武學,在輪回殿中,陸青萍還沒有見到。

    以陸家《吾道殺拳》止境價格為十五萬功德做標準。

    陸青萍心中開懷大笑。

    才想著下次進入輪回,想要兌換那昂貴價格的第二元神,所需功德甚巨。

    沒想到,后腳就從安如山被斬落的大臂膀之中,得到了估值昂貴的《武嶽拳經》!

    “這拳經不止能兌換,還能作為我日后創出自己的法的重要參考和啟發,融納諸天百家之長,創出一門前所未有的拳經!”

    陸青萍眸中微笑,然后站起身來。

    忽地。

    轟隆~

    大地震蕩,滾滾勁力浪濤好似海嘯一般從腳下爆發而來。

    “什么?”

    陸青萍霎時擰眉,赫然看見大坑之中,那安如山的一條大臂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已經變得好似花瓶大小的一個小人形。

    雖然只是一個小人形,卻已經有鼻子有眼。

    最讓陸青萍瞳光為之一縮的是……

    從血光小人的身上,竟然傳來了好似一股山脈連綿的錯覺!

    好似,這一頭小人,竟然擁有一座山的重量!

    嘶~

    陸青萍倒吸一口氣。

    縱然他已經對安如山之境手臂的價值高估了,也對于這道血神分念的吞噬進化能力有足夠認知,卻還是被只是轉眼,血神子就進化到了如此境地的速度,為之瞠目結舌,腦袋嗡嗡。

    “聽聞佛門六神通之一的神足通,可以讓人修成之后,即便并非武道止境,卻也能擁有一山之力!雖然只是力量,卻已經遠超當世的大宗師!”

    一山之力!

    武道止境為力拔山河之神魔!

    擁有了一山之力,除去武道止境特別的心境大道之外,這已經近乎有了一半初入止境的神力了!

    半神!

    然而,這一刻。

    陸青萍眸光一閃,卻是浮現一絲冷意,冷靜的審視著血神子。

    由不得他不小心,雖然這血神子他知道沒有意識存在,但難保會不會有所隱藏。

    陸青萍試探的牽動了一下他留在血神子體內的印記。

    嗖~

    真氣印記只是一個晃動,他便如臂使指一般,好似能控制兵器一般將血神子收起來。

    但陸青萍卻不敢讓它再上身了。

    呼!

    只見血光一閃,血神子鉆入了陸青萍的金蛟剪之上。

    “暫且讓它先寄宿法寶上,等此戰結束,讓陸起和孫真人幫我仔細看看,排除有可能的隱患才放心。”

    血神子一夕之間,就蛻變成了超越了大宗師的一山之力半神!

    這讓他不能控制,心中總是不穩定。

    不過,好在他還有水中月神通,只需一念,就能避免被血神子可能有靈上身奪舍。

    而被半神狀態的血神子附在金蛟剪上后。

    嗡~

    這件殺伐至寶直接像是一頭魔物般活了過來,充滿著渴血的本能。

    剪身渾身被血染紅,散發著恐怖的血光,銳利逼人。

    讓人毫不猶豫其鋒銳程度。

    有了血神子躋身后的金蛟剪,讓人不懷疑,就算是神通境高手,也能威脅到。

    前提是,需要給它以大量的血液,為其供給靈氣補充,否則,也要被這殺伐至寶的凌厲一擊,耗盡元氣。

    戰場上。

    狼煙滾滾,血氣滔天。

    接下來完全就是一場大屠殺。

    勝負已經沒有任何懸念了。

    整整一天的追殺。

    均州城外的大平原上,唐軍一路潰逃。

    李金剛率十萬大軍,圍而屠殺!

    史書有記:均州城一役,武成王敗敵將安如山,斬其一臂,挫其大軍士氣,后在唐軍潰逃之時,有世子殿下,領一萬騎兵,長驅殺入敵軍左翼,撕裂其潰逃序列,此一戰,耗時一天一夜,斬殺敵軍十二三萬於,俘獲降軍四萬余人,有三萬於潰勇散兵于追殺路上逃散各處,后為李將剿殺之……

    附記:其時有仙人自天外而來,掠走敵將安如山,救起一命,后怒而出手武成王,卻為武成王一拳所敗。

    ————

    這位被后隋史記載于冊的恥辱仙人,正一臉沉色的盤坐在一座秀麗山河半腰處的亭子間。

    亭內,安如山一連挫敗,捂著失去的一臂,閉目沉聲道:“安某,讓前輩受辱了。”

    紫陽仙人眸子開闔之間,隱隱有怒火起伏,好似一片世界在為之燃燒,轉而漸漸潛伏下去,語氣稍稍為之緩和,“不必,老夫救你,也是念在這些年來,你多次登門拜訪,有朋友之情。”

    “余外,便是而今閻浮氣運變動,你的性命事關重大,不能就折在均州城外,才特意來救你一命。”

    安如山深深呼吸,若老龍喘氣,在緩緩吐納這座山上的靈氣修養療傷,卻為紫陽仙人口中的閻浮氣運變動為之凝神:“閻浮氣運變動,可是與夫子規矩……消失于天地之間有關?”

    這個讓他失神的震撼點。

    正因為這個失神,讓他直接失去了一臂。

    究竟,夫子規矩為什么會消失。

    這閻浮天地,在北唐不知道的情況下,出現了什么樣的巨變??

    “詳情,老夫也并不清楚,恐怕要去其他教門圣地去問問同教仙人,不過,老夫親眼看到的,就是你所說的……”

    紫陽仙人看著山河大地上的氣運流動,以及所有山上神仙身上空空如也的夫子規矩枷鎖:“夫子的規矩消失了,世上多了一些氣運所鐘之人和勢力,并且,有人在爭閻浮天地之間的氣運!”

    紫陽仙人眉頭沉冷,雖然是近日成仙,卻畢竟是毫不摻假的陸地神仙!

    他能以肉眼看出來的東西,分辨出來的東西,都不少。

    安如山卻在回憶均州城那一戰,一臉的寒冷,眉毛都掛上了殺氣:

    “陸起,竟然先我一步,看到了前方的道路所向!”

    這讓他劇怒之余,卻又不由感受到了悲涼。

    因為這一戰的結果,已經證明了許多。

    “安如山,若僅僅因為一戰,就如此心志頹喪,你怕根本就擔不起武道神魔之名?”紫陽仙人眸光一瞥,為之嗤笑一聲,暗含激將。

    安如山卻是氣凝如淵,語氣平靜:“安某自然不會因為一戰,覺得自己便前途灰暗,只是……”

    他眸中愁緒一片:“我如今斷去一臂,陸起又境界再進一小步,兩軍之中,主將高下已判,我大唐南下大業……”

    武道止境的心志,自然是堅硬如鐵,只是一戰,必不會頹喪,只消兩三天,便能恢復心情,而后或許還會另有收獲。

    他犯愁的是,他如今受傷,正是兩軍交戰的重要時候。

    大唐的大業,恐因他所累。

    這時候。

    紫陽真人開口淡笑道:“怕什么,你們北唐又不是只有你一個止境神魔。”

    咚!

    安如山心中一震,赫然一雙神眸定定看著紫陽真人,問道:“仙人,說什么?”

    紫陽仙人看向了北唐一個方向,略有深意的道:“本座于西北而來的途中,經過你北唐紫金山……”

    在紫陽真人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安如山赫然驚喝而出,充滿震撼:

    “是……玄霸!”

    紫陽真人微微一愣,旋即自語道:“如此說來,本座的確在那里察覺到了神魔血氣之外的另一股黃紫貴氣,原來,竟是北唐皇室中人??”

    但安如山卻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他?仙人當真看見了?成了我大唐第二尊神魔血氣?可,按玄霸自己來說,不應該還有兩年?”

    紫陽真人幽幽自語:“兩年?還記得本座剛才和你說的,而今閻浮氣運動蕩,出現了許多氣運所鐘的人。”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