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科幻小說 > 地府代理人 > 第七百九十六章,劍君宗
 十日之后便是天下論劍,此時的榮國國都之中,大街上行走的人群各個腰間佩劍,有的是真正的劍修,而有的則只是湊個熱鬧,在這盛典期間掛柄劍撐撐場面而已。

各國劍修齊聚于此,論劍的氣氛不需要烘托便已經極為濃郁,一隊人馬穿過城門,一下子使得整個帝都內的修士們都開始激動起來。

一流宗門,劍君宗,這便是天下間劍術第一的宗門,可謂是天下劍修之魁首。

劍君宗一把手不稱宗主,稱劍君,劍道君王,傳聞數千年前,一位劍道奇才宛若冉冉升起的新星一般,光芒照耀整個天下,一度技壓劍道先賢,一人一劍掀起整個天下的劍道狂潮。

這位奇才便是劍君宗第一任劍君,第一代劍君仙逝之后,宗門傳承至今已有七百多年,歷經三代劍君,而現今這位劍君被世人傳聞乃是最為接近初代劍君的人物。

其實劍君宗與王道宗同為一流宗門,按理說他們的出現并不會引起如此狂熱的氣氛,但奈何天下論劍的日子將近,身為劍道魁首的劍君宗自然而然也就成了熾手可熱的焦點了。

“劍君,聽聞這榮國在此次論劍結束之后便會與王道宗聯姻,若真是如此,有了榮國做后盾,那王道宗怕是會更加囂張,不在將我劍君宗放在眼里了。”

一名劍侍與馬車之邊低聲開口到。

“我等劍君宗弟子,本就不問世事,又何必在意王道宗的看法。

“馬車里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

“劍君教訓的是。”

那劍侍微微行禮,隨后又開口問道,“劍君大人出發前說要到榮國辦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事兒?”

劍君笑了笑,“數年前于這榮國皇宮之中見過一個年輕人,劍術天賦不錯,想收做弟子,今日前來看看那榮國國君會不會放人吧。”

“哦?

能在劍君口中得到一個天賦不錯的評價,那此子必定天賦異稟,是何人啊?”

“好像叫孫武,現在應該是魚龍衛一個百戶了。”

與此同時,李府大院之內,謝必安于房間內床榻上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他的境界已經臨近明悟巔峰,一個多月的時間便能從觀塵后期到達明悟巔峰,這等速度,放眼天下也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就算是說出去怕也不會有人相信。

在他人看來,李府的那位紈绔廢物現在也不過還是觀塵后期而已,所以謝必安只要戴著面具去參加天下論劍,展現出超凡脫俗的劍術,便能成功引起掌智者的注意,到時候只要選擇一個合適的時間消失,讓他查去就好。

劍君宗于帝都之內住下之后,便一封書信將魚龍衛百戶孫武請到了所在的客棧。

客房之中,劍君一襲白衣端坐在桌邊飲茶,身邊站著兩人,一名劍侍與一名劍君宗長老。

孫武進入客房,先是微微行了一禮,“孫武見過劍君。”

“孫百戶客氣了,請坐。”

孫武坐下,有些疑惑的開口問道,“不知道劍君忽然請我來,到底所為何事?”

劍君也不是拖拉的人,直接開口笑道,“數年前天下論劍盛典之中我曾見過你的劍術,靈動非常,若是加以雕琢,定能領悟出不俗的劍意,只可惜那時候沒有收徒之心。”

說到這里,劍君微微一笑,看向孫武,繼續道,“今日本君劍術再上一個臺階,已沒有了顧慮,所以想來見見百戶,不知道百戶有沒有那個意愿隨本君上劍君宗修行?”

“劍君是想要收我為徒?”

孫武愣了一下。

“不錯,或許你自己都不知道,在你的劍術之中,本君可以看出那股不俗的氣息,只要你隨本君修行,領悟劍意不過是時間問題。”

劍君一臉微笑的開口。

若是在以前,天下劍道魁首要收自己為徒,孫武做夢都能笑醒,可是今日卻并沒有那么興奮,反而有些為難。

見孫武并沒有表現出有多興奮,甚至還有些輕微的皺了皺眉頭,劍君有些意外,往日自己若說要收徒,天下劍修那可都是削尖了腦袋想拜在自己門下的,今日這等情況還真是頭一次出現。

站在劍君身后的劍侍眉頭微微一皺,“怎么?

你覺得以劍君對劍道的領悟,還教不了你嗎?”

“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孫武趕忙擺手。

那劍侍瞇了瞇眼,臉色不善的開口,“只不過什么?”

孫武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吐出,這才轉頭看向劍君,一臉認真的開口問道,“劍君大人若是只有觀塵巔峰,憑手中青鋒能殺之人境界最高為何?”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劍君輕笑一聲,“觀塵乃修行之初,體內靈氣稀薄,即便是巔峰境界,即便是劍道頗高,至多也就能殺的了明悟中期。”

聽完這句話,孫武思索了一番,微微點了點頭,也不再說話。

劍君眉頭微微一挑,“怎么?

百戶對我不滿意?”

此話一出,孫武趕忙擺了擺手,“不敢不敢,只可惜我乃魚龍衛百戶,身負重責,怕是沒辦法隨劍君修行了。”

“只要孫百戶愿意隨本君走,榮國皇室那邊,想必還是會給本君這個面子的。”

劍君微笑著開口。

“這……”孫武一臉為難,其實他心中早就有了定奪,那天夜色之中見到的那神秘劍客才是他想要拜師的對象,劍術精巧絕妙,能以觀塵殺明悟,且是虐殺,這等劍術恐怕絕不在劍君之下。

而且那人自稱劍神,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傻子才會給自己扣上這么一頂極為招仇恨的高帽呢。

“你到底在猶豫什么,這世上可沒有誰的劍術能與劍君大人相比擬,錯過這個機會,你就算是把腸子悔青了也來不及了。”

劍君宗的那名長老開口勸說到。

聽到這句話,孫武的眉頭微微一皺,雖然動作極為輕微,可還是被劍君看了去。

“要論到劍術,這天下間能與本君并肩者或許有,但能居本君之上者,并非自夸,絕不存在,怎么,難道孫百戶是認為這世上還有人的劍術能在本君之上不成?”

劍君有些疑惑的開口問到。

孫武斟酌了許久,最終才嘆了口氣,“劍君大人,我實話與您說了吧,其實在我心里,早就已經想拜一個人為師了,所以劍君大人您還是別再費功夫了。”

“放肆!”

一旁的劍侍眉頭猛地一皺。

可還沒等他繼續開口呵斥,劍君就已經抬手止住了他,看向孫武,“難道那人的劍術很高?”

孫武點了點頭,劍君眉頭微微一挑,“有多高?”

孫武看了一眼劍君,深吸了一口氣,“以觀塵巔峰境界,輕松虐殺明悟后期。”

“什么!”

此話一出,所有人的瞳孔都是猛地一縮,即便是劍君也有些意外,方才他說自己觀塵巔峰至多能殺明悟中期,無形之中就好似敗了一般。

“若真是如此,那的確是一位奇才,可否告知本君此人名號,若是他日能有幸相見,必定要結交一番。”

劍君一臉微笑的開口。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