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言情小說 > 病嬌毒妃狠絕色 > 三六二、氣人,怎么又被他套路了?!(一更)


    大護法沒有立馬回答,而是對外喊了一聲,“送兩杯茶進來。”

    “不急,”他微笑道:“今晚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會告訴你。”

    很快,成瑞送進來兩杯茶。

    “請。”大護法做了個請的手勢。

    葉渺端起飲了一小口,面上神情并未大護法所料想那般的迫切或緊張。

    不愧是他看中的正使人選啊!大護法微笑著想。

    見葉渺放下茶盞,大護法道:“你的親生母親,不是方婉柔,而是方婉柔的妹妹,方婉英。”

    葉渺略微詫異了一下。

    剛剛大護法說她不是方婉柔的親生女兒時,其實她是有些不相信的。

    因為她與方婉柔雖然氣質不同,但五官生得很有幾分相像。

    現在大護法說她是方婉柔妹妹的女兒時,葉渺突然有幾分信了。

    她哦了一聲,沒有說話。

    “沒什么想問的嗎?”大護法有些驚訝道:“還是說你壓根不信,要是你不信的話,你可以回去問問你娘...”

    “我信。”葉渺道。

    只是信與不信,好像根本沒什么差別。

    她本就不是真正的葉渺,方婉柔是原主的母親也好,姨母也罷,對她這個外來者來說,似乎沒有多大區別。

    關鍵是方婉柔和葉云瑯,明知她不是親生的,卻對她比對親生的還好,那是不是,更加沒什么區別了。

    生恩要還,養恩更要還。

    她想要守住的東西,不會改變。

    大護法不由對葉渺生出幾分刮目相看的情緒。

    他知道眼前這個小丫頭,并不像表面模樣看起來的那么無害。

    她冷靜果斷,帶著三分狠厲。

    但聽到自己的身世后,這超乎尋常的平靜,不管是裝的還是真的平靜,都大大出乎大護法的意料。

    葉渺將眸光再次移到大護法左手大拇指的那枚銀色戒指,“不如說說這枚戒指上的圖案吧。”

    話音一落,葉渺明顯感覺到大護法氣場變了。

    帶著一種驕傲的、高高在上的、優越感十足的氣勢。

    “這個圖案,來自一個古老的、至高無上的神秘組織,你現在的母親方婉柔,是這個組織的副使大人,而我,是這個組織的大護法。”

    原來方婉柔和這個圖案之間是這種關系。

    “這是個什么組織?”

    大護法傲然一笑,帶著目空一切的優越,“這個組織叫...”

    書房里,響起大護法難掩激動的聲音。

    葉渺靜靜地聽著,除了剛開始知道這個組織存在的目的后,心中有幾分震驚外,之后她的表情從頭到尾沒什么變化。

    與激動的大護法相比,她實在淡定得有些不像話。

    大護法說完,端起手邊的茶一飲而盡,將激動的情緒壓下去后,道:“有什么不明白的盡管問。”

    葉渺道:“請問衛老夫人是什么人?”

    大護法楞住。

    他沒想到,在聽到這么令人震驚的消息后,這個小丫頭問的第一個問題,居然是個與自己毫不相關的問題。

    大護法有些復雜地看了她一眼。

    “她是組織里的二護法。”

    葉渺恍然大悟,怪不得成瑞、衛老夫人、方婉柔幾人認識,原來都是一個組織里的人。

    “那潘上人呢?”葉渺又問了一個與己無關的問題。

    大護法皺起眉心,看得出來,現在這種超出他掌控的感覺,讓他有些不高興。

    “他不是組織里的人,只是機緣巧合之下,我教了他一些陣法。”大護法耐著性子道。

    “那天羅地網陣,是你設計的?”

    大護法有點怒了。

    在知道自己的身世、知道這個組織的偉大神秘之后,不是應該心亂如麻、心生敬仰嗎?

    為什么眼前的丫頭卻不按牌理出牌,凈問些亂七八糟的問題?

    “是。”大護法忍著氣道。

    葉渺淡淡哦了一聲,端起有些冷掉的茶喝了一口后,不再出聲。

    大護法不由幾分氣惱,“你初知這番變故,想必需要些時間消化,我給你幾日時間。”

    “成瑞。”他喊了一聲,“送葉三小姐回去!”

    成瑞推門而入,“葉三小姐,請。”

    “告辭。”葉渺放下茶盞,站起身隨成瑞向外走去。

    兩人一前一后走了一會,葉渺道:“成閣主,不必相送,我自己回去。”

    成瑞站定看了她一眼,“葉三小姐不要難過,我瞧副使大人待你如親生...”

    “我不難過。”葉渺道。

    成瑞:...

    她是真不難過,她又不是真的原主,只是成瑞不可能理解。

    還有程爍,她本就知道她不可能和他在一起。

    大護法剛才說出的原因,不過是助她更好地斬斷雜念而已。

    對于程爍,她不難過,只是有些遺憾。

    葉渺笑了笑,“多謝成閣主的安慰,告辭。”

    成瑞深深看了她一眼,也不知信還是沒信,“后會有期。”

    葉渺點點頭,轉身離去。

    成瑞站在原地,看了她的背影好一會才離開。

    有些事情,他也是今晚才知道。

    比如大護法那晚篤定的說,程世子和葉三小姐不可能在一起的話。

    ——

    在晚上葉渺和桃花收拾行李的時候,葉梨特意去花園里偶遇了盧娘。

    盧娘正在摘花,泡澡用的。

    “五小姐好。”

    “盧姨娘好。”葉梨道。

    盧娘聽到盧姨娘這個稱呼,雙眸不由自主地亮了亮。

    因為還沒到進門的日子,府里除了幾個貼身伺候的為了討好她,私下喊她盧姨娘外。

    其他人要么還是盧娘,要么盡量避開稱呼。

    盧娘第一次從臨安侯府的家眷口中聽到盧姨娘三個字,她有些喜不自禁。

    “還沒到日子呢,五小姐。”

    “已經板上釘釘的事情,盧姨娘就不要客氣了。”葉梨道:“我明兒去書院,盧姨娘你進門的時候我不知道能不能回來,所以今晚特意提前給你送上一份薄禮。”

    她從袖中拿拿出一個香囊遞給盧娘,里面裝著一個上好的玉鐲子。

    盧娘連忙雙手接過,唇邊笑容溢出,“五小姐太客氣了,我受寵若驚。”

    葉梨微微一笑,“祝愿盧姨娘和二叔百年好合,早生貴子。”

    盧娘唇角的笑容瞬間僵硬。

    “謝謝五小姐。”

    “以后請盧姨娘好好幫助二叔,二叔好了,盧姨娘你的榮華富貴又何止現在這些。”葉梨道。

    盧娘垂首,“現在這樣我已經心滿意足了。”

    做人不能太貪心。

    葉梨道:“盧娘這話差矣。我們三房已經沒了襲爵的可能,但你們二房有阿恩。阿恩得祖父歡心,大姐姐又這般厲害,二叔現在又生性,這襲爵的機會極大。”

    她看一眼盧娘,“就算你不為自己想,作為阿恩的娘親,你也得為阿恩的未來考慮考慮。”

    “這世上的娘親,都巴不得將最好的,拿到自己孩子面前。”葉梨淡淡笑道:“盧姨娘,你說是不是?”

    盧娘不知想到什么,捏著香囊的手指頭越來越緊。

    “五小姐說的是。”

    ——

    第二天早上,葉渺早早用過早膳后,和葉銘葉海一起向方婉柔和葉云瑯告別。

    她面上神情平靜,仿佛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

    沒人看出半點異常。

    “阿爹,阿娘,兒子(女兒)走了。”

    三人坐了兩輛馬車,朝太中學院的方向駛去。

    同樣今天要去學院的葉梨,則晚了他們一刻鐘出發。

    幾人之間除了面子情,什么也沒了,葉梨晚些出發,也免了尷尬。

    中午時分,葉銘三人先到達太中學院。

    近兩個月沒見,再次相見,學院里的學生夫子們都有幾分激動。

    三人進了學院沒多久,遇到喬方子和李思。

    喬方子前些日子被他爹去上京逮回去了。

    “銘兄弟海兄弟渺妹妹!”喬方子振臂高呼。

    有些日子沒見,喬方子還是一如既往的熱情,還有…高調。

    瞧他那金光燦燦的樣子,葉渺有些不忍直視。

    “葉銘,葉海,葉渺,你們好。”李思有些激動道。

    托葉渺的福,在家族里并不是特別受重視的她,在同江挑戰賽上得了陣法頭名后,回到家里得到了李氏族長的大力認可,在家族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好多。

    “李思你好。”

    幾人打了招呼后,葉渺道:“喬方子,看到寧嬈和薛子瑤了嗎?”

    “她們已經到學舍了,現在估計在收拾東西。”

    葉渺哦了一聲,沒看到葉銘眉眼微動,也沒看到葉海微微失望的表情。

    她心里略略有些奇怪,寧嬈知道他們來了不來接他們倒還正常,可只要聽到她名字便會黏過來的薛子瑤不來,很有些不正常。

    幾人又說了一會話后,分開向男女學舍走去。

    去到學舍和桃花放好東西,簡單打掃一會后,天快黑了。

    葉渺用完晚膳正要早早上床休息,薛子瑤來了。

    眼神似乎有些閃躲,“渺妹妹,我下午本來想來看你的,結果一睡睡到現在。”

    其實她是怕見到葉銘。

    這些日子她本就不知為何有些怕葉銘,再加上那天晚上親吻的夢,薛子瑤更不想見到他。

    一想到明天去學堂要見到葉銘,薛子瑤恨不得立馬轉班。

    葉渺雖然不知發生過什么事,但也知現在薛子瑤有些不正常,不過她并沒有拆穿她。

    笑道:“沒關系,薛子瑤,你院里收拾得怎樣了?”

    薛子瑤松了一口氣,“差不多了,秋桐還在收拾。”

    看看葉渺這里已經全部搞定,一切井然有序又溫馨,不禁羨慕道:“桃花實在太能干了。”

    她性子大咧,秋桐跟她一樣,兩人搞了一下午還是亂的。

    說了一會話后,薛子瑤起身離開,葉渺本想送她,沒想到寧嬈來了。

    “你們慢慢說會話。”薛子瑤道:“我自己回去就好。”

    葉渺便沒堅持。

    薛子瑤離開葉渺的學舍后,一路走向自己的小院。

    沒走多久,突然聽到一道讓她魂飛魄散的聲音,“薛子瑤。”

    薛子瑤想也沒想拔腿就跑。

    一道身影站在她面前,將她完全籠罩住。

    “你跑什么?”

    薛子瑤差點沖到葉銘身上,站定后果斷后退兩步,裝出一副現在才看到他的吃驚模樣。

    “是你啊,我在跑步。”她努力保持鎮定,“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休息了。”

    前面的男子卻不讓路,且毫不留情拆穿她的偽裝。

    “你怕我?”

    薛子瑤挺直脊背,“沒有。”

    “那你躲什么?”

    “哪有躲你,你想太多了。”

    葉銘靜靜看了她一會,看得薛子瑤雙腿不知為何有些發軟時,淡淡道:

    “沒躲的話,明天早上一起晨練。”

    薛子瑤:...

    看著葉銘遠去的背影,她不禁想:她怎么有種被套路了的感覺?

    ——

    第二天早上晨練時,薛子瑤磨磨蹭蹭的去到校場,本來躲在甲班最后面,結果葉銘喊了她一聲。

    “薛子瑤,這邊。”

    薛子瑤只好過去,看到一旁的葉海,立馬道:“葉海,我們一起對練。”

    “好啊。”葉海沒有猶豫的應下。

    葉銘瞅了眼傻弟弟,薄唇一抿。

    在兩人練了一刻鐘后,葉銘道:“阿海,去看看寧嬈這些日子進步了沒有。”

    葉海一聽寧嬈的名字,眼睛放光,撇下薛子瑤,“是,大哥!薛子瑤,我走了,你和大哥練!”

    薛子瑤:...

    “開始吧,薛子瑤。”葉銘提著劍走過去。

    薛子瑤一咬牙,“來。”

    因為心中有芥蒂,薛子瑤完全不在狀態,之前練無陣培養出來的默契,蕩然無存。

    可這不是最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對于她的一錯再錯,葉銘居然沒罵她又蠢又笨,反而帶著點縱容而無奈的眼神看著她。

    薛子瑤差點尖叫,她寧可葉銘罵她!

    兩刻鐘后,晨練時間結束了。

    薛子瑤如負重釋,收了劍就要走。

    葉銘在后面道:“薛子瑤,無陣的默契沒了,晚上加練補回來。”

    薛子瑤想也不想拒絕,“不要。”

    葉銘看她一眼,“你怕什么?”

    薛子瑤挺直腰桿,“沒怕。”

    她就是怕他,可怕也不能說怕,多沒臉。

    “沒怕就一起加練。”葉銘淡淡說完,轉身離去。

    薛子瑤好半晌反應過來,跺腳。

    氣人,怎么又被他套路了?!

    ——

    葉渺晨練的時候聽說梅山長回來了,正要離開去找他梅山長,身后突然響起一道溫潤的聲音,“葉三小姐。”

    葉渺回頭,只見一身青衣的孟悠然,如青竹般,正含笑站在她身后不遠處。

    “孟公子好。”葉渺頷首。

    想起之前孟悠然說過幾日再見的話,心想原來是這個意思。

    不過他怎么會突然出現在太中學院?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