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修真小說 > 大符篆師 > 第三百八十一章 超努力的符神戰隊
    決賽圈第二場比賽,符龍戰隊首發白牧野、林子衿、司音、顧英俊。

    符神戰隊這邊,首發常海宴、冷蓉、劉文龍、董長旭。

    最終的名單確定之后,很多了解符神戰隊的人都有點詫異。

    他們放棄了輔助系符篆師作為首發……這個可以理解,畢竟隊長常海宴要更加全面一些。但他們居然連盾戰也給按在了板凳席上……這就真的有點奇怪了。

    為什么要這樣安排?

    難道這場比賽,符神戰隊這邊有新的戰術安排嗎?

    這場比賽雙方的地圖是山地地形。

    雖然沒有那些次元生靈干擾,但這種地圖里面同樣存在著強大的野獸。

    對,就是那些現實中的土著生靈。

    其實很多土著生靈一點都不比次元生靈差,宗師級甚至大宗師級的生靈,哪個星球上都有。

    隨著雙方隊員入場,符龍戰隊這邊,四個人并沒有分開,先是由弓箭手顧英俊進行觀察瞭望,在確定對方方位之后,直接一起朝著那個方向一路橫推過去。

    過程中遇到的一些各種猛獸,基本上都是一個回合秒掉。

    四個人之間的默契配合,也讓很多正在收看比賽的人忍不住稱贊。

    之前誰說他們是黑馬來著?

    誰家黑馬是這樣的?

    這是一群兇猛的黑豹好吧!

    再看符神戰隊這邊,就比較有意思了。

    隊長常海宴,上來之后,沖著身邊幾個人一擺手。

    這幾個人直接就散開了!

    每個人分別順著一個方向沖了出去。

    臥槽,這是要干什么?

    這一幕當場看呆了不少人。

    直播間里,鳥哥有些驚訝的道:“符神戰隊這是什么戰術?難道他們覺得這樣可以包抄對手嗎?還是說,他們是想要一對一的打比賽?”

    董栗推了推眼鏡:“那也得我們跟他們一對一才行吧?”

    董栗也一臉疑惑。

    這場景,由不得眾人不納悶。

    轟隆!

    一聲巨響,首先從符神戰隊這邊的劉文龍那個方向傳來。

    在那里,一只金色的猴子,狠狠一巴掌將劉文龍給拍飛。

    但劉文龍手中的刀,也在金色猴子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傷口。

    鮮血橫流!

    金色猴子發出憤怒而又疼痛的吱吱叫聲。

    聲音尖利而又刺耳。

    很多對祖龍帝國各種生物有研究的人一眼就認出來,這金色猴子,正是紫云星大山深處的一種強大猛獸——變異金絲猴!

    因為它的長相,跟銀河系時代的遠古人類棲居地上的一種名為金絲猴的生靈非常像。

    但雙方的戰斗力完全不在一個位面上。

    這種變異金絲猴一到成年,至少擁有宗師級的戰斗力。

    巔峰期的變異金絲猴甚至可以擁有接近大宗師的戰力!

    這是一種群居生物,它們的棲居地,是任何冒險者都不愿接近的。

    雖然不像鬼潭蚊子所處的鬼潭那么嚇人,但也絕不是什么人都能去溜達的。

    果然,隨著這只變異金絲猴跟劉文龍之間發生沖突,山里面到處響起了它們的呼號聲。

    劉文龍往嘴里吞了一枚丹藥,轉身就跑!

    這下,人們終于有點看明白了。

    劉文龍……似乎在引怪!

    這時候,另外幾個方向的符神戰隊成員,也各自撩撥了一大堆各種各樣的強大生靈。

    但不是所有人都像劉文龍那么順利。

    刺客董長旭就被一群兇猛的強大野獸直接給撕成了碎片。

    是的,神出鬼沒、以靈活見長的刺客,就這樣掛掉了。

    化成點點光雨,消失在虛空中。

    替補登場的盾戰王平宇,上場之后,直接繼承了董長旭的遺志……繼續去引那些怪物!

    另一邊,弓箭手冷蓉也終究沒能逃過一群被激怒的可怕野獸,直接被咬死。

    然后,最后一個登場的替補隊員,輔助系符篆師張文軒,也終于登場了。

    他也繼承了冷蓉的遺志,直接往那個方向悍不畏死的沖過去,往自己身上加持了大量輔助系的符篆,拼了命的引怪,然后帶著怪群往符龍那邊沖去。

    直播間里,兩個符神這邊的主持人一臉無語。

    良久,其中一個才嘆息著道:“悲壯,太悲壯了!想不到符神戰隊竟然試圖通過這種方式跟對手同歸于盡!”

    另一個主持人道:“不得不說,他們還是非常有想法的,如果真的被他們成功,那么符龍戰隊必將被洶涌的獸潮所淹沒!即便他們再怎么強大,我想,也不可能扛得住這種獸潮的沖擊!”

    隔壁直播間里,鳥哥嘴角抽搐著,道:“不是,董哥,我很疑惑……”

    董栗看了看他。

    鳥哥道:“他們不知道小白會飛嗎?不知道小白身上有飛行符嗎?就算他們成功的引出了獸潮圍剿對手,可只要小白他們幾個飛在天上,都不用打……只要看著他們把自己關在包圍圈的中心點上,然后被獸潮淹沒就行了吧?”

    董栗點點頭:“嗯,符神這邊,怎么說呢,想法是好的,真是好,但還是有些天真了。”

    坐在休息室,翹著二郎腿,同時打開雙方直播間光幕的邢老師跟一群教練組成員相互對視一眼,都忍不住露出不屑的笑容。

    天真?

    你們才天真!

    如果這是在現實中的一場戰役,如果沒有任何退路的情況下,這么做才是唯一有可能翻盤的機會!

    天神都被打的稀里嘩啦,我們之前更是被人家一挑六,現在人家連小白都上場了,你讓我們拿什么跟他們打?

    如果真的能把這片山地地形里面的強大野獸全都給攪和出來,說不定還真有機會拿到對方一兩個人頭分!

    會飛怎么了?

    會飛就了不起嗎?

    你們還能一直飛不成?

    再說了,沒見常海宴那邊引了一群帶羽毛的會飛猛禽過來?

    到時候,只要符神這邊能活下來一個人!

    比如常海宴。

    小全系的符篆師,在這種場合活下來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只要他能活下來,洶涌的獸潮一定會瘋狂對符龍戰隊的幾個人發起攻擊。

    我們也不要多,不貪婪,一分……一個人頭分,就心滿意足了!

    賽場上。

    小白這邊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對方的意圖。

    他看了一眼其他幾人,道:“是飛走還是?”

    林子衿有些眼饞的看著遠方那些猛禽野獸,然后眨巴眨巴眼,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明白了,這丫頭想打!

    說起來,在平日的虛擬世界中,這種高等級野獸猛禽扎堆的情況并不多見。

    看起來就是一串數據,但實際上,地圖里面的生靈越高級,消耗的能量也就越大。

    像現在這種宗師級生靈扎堆的情況下,每一秒消耗的能量,都是一個天文數字。

    也就帝國聯賽這種財大氣粗的比賽上,才能輕易見到這種盛況。

    不過白牧野也有些擔憂,這些獸潮,還真不是鬧著玩的。

    一不小心,真有可能掛掉。

    當然,如果火力全開,那肯定是沒問題的。

    可是在這樣一場確定不可能輸的比賽上火力全開,是不是有點傻?

    這時候,小顧低聲道:“我們可以先飛出去,然后殺進來,解救符神戰隊的朋友們!”

    這話一出,白牧野、司音和林子衿全都一臉呆滯的看著小顧。

    你特么是魔鬼嗎?

    小顧一臉無辜:“咋了?”

    “沒咋,就按照你說的來吧。”白牧野隨后拿出幾張飛行符。

    “等會兒……”白牧野看了一眼四周,“等他們再靠近點,讓他們把自己圍死。”

    小顧沖白牧野豎起一根大拇指:“還是老大您更黑!”

    符神戰隊這邊,目前場上的四個人,分別是常海宴和張文軒這兩個符篆師,以及王平軍這個盾戰還有劉文龍這刀客。

    四個人分別從不同的方向,帶著大量的猛禽野獸不斷往符龍這邊拼命沖過來。

    除了常海宴和張文軒之外,剩下那兩位身上全都帶著大大小小的傷口。

    捅馬蜂窩真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這些仇恨被他們拉得很足的猛獸全都憤怒無比,甚至顧不上相互間的攻擊,都在死死盯著那個膽敢踏入它們領地,并且向它們發起攻擊的兩腳小怪獸。

    因為符龍的強勢崛起,收看他們比賽的人也變得越來越多了。

    已經不僅僅局限于雙方的支持者,同時開始的四場比賽中,至少有一半左右的人,是在看符龍這邊的比賽。

    不過這場比賽讓無數人都一臉無語。

    他們不知道符龍在那干什么。

    特寫鏡頭不是隨時都有,聲音采集也經常會被官方給關掉。

    畢竟可能會有很多間諜隱藏在觀眾當中,一些特殊的,帶著秘密的對話一旦被聽去,弄不好就會引起麻煩。

    所以無數的觀眾,只看見符龍戰隊四個人傻傻的慢悠悠的走在一個小山坳里面。

    可四面八方,距離他們不超過十里的地方,已經有大量的猛獸被引過來。

    眼看著就要形成一個包圍圈,把他們給圍在里面了。

    “哎呀,小白這場比賽怎么了?為什么表現得這么淡定啊?混蛋,那些野獸就要來了呀!”

    “林子衿是在夢游嗎?完全不在狀態吧?”

    “這是大賽綜合征犯了嗎?剛剛把最強的天神戰隊給團滅了,一下子沒有狀態了嗎?”

    “該不會是驕傲自滿了吧?”

    這時候,大地已經開始有震動,四周開始有猛獸的咆哮聲傳來。

    白牧野這邊幾個人依然有說有笑的,幾張符在小白手里面夾著,就算鏡頭給到特寫,因為大部分被遮擋,一般人也看不出小白手里的是什么符。

    倒是符龍這邊的直播間里,董栗笑著道:“肯定是飛行符,小白在等!”

    鳥哥點點頭:“不錯,小白就是在等!在等待著對方把自己困住的那一刻!”

    符神戰隊這邊的休息室里面,邢老師和一群教練組人員全都忍不住皺起眉頭。

    這情況,和他們想象中有點不大一樣啊。

    雖說在比賽開始之前,理智就已經讓他們放棄了這場比賽。

    但為了給聯賽官方一個說得過去的交代,也給自己保留一絲顏面,邢老師跟教練組成員,連同幾個分析師一起,制定了這個“引怪殺敵”的戰術。

    他們在制定戰術的時候,也不是沒考慮過對方最后會利用飛行符逃走。

    要連這都想不到,分析師可以去死了。

    但即便考慮到這個,他們依然還是保留著一絲希望的。

    希望這地圖里面能有強大而又恐怖的飛行猛禽,希望這些飛行猛禽能把那些人從天上給逼到地上去,也希望自己的隊員里面,不管是誰,能活下來一個!

    只要能干掉對方一個人,就算是贏了。能從符龍身上拿到兩個人頭分,那就是賺了,若是……若是真的僥幸贏了,那他們就真的成為傳奇了!

    因為這樣一來,他們是真的有機會沖擊最后的總冠軍的。

    為此,他們制定了特別詳細周密的作戰計劃,并且隊員們還都反復演練了幾次。

    人活著,就得每天充滿希望,不然活著跟死了有啥區別?

    哪怕明知結果可能還是不太好,但他們真的希望能出現奇跡啊!

    可現在看來,結果依然可能會朝著他們最不愿看見的方向發展。

    其實也不用符龍直播間里面那兩個人說,邢老師這些人心里面都明白。

    小白那些人,的確從一開始就看穿了符神這邊的戰術意圖。

    人家也的確是在等。

    對此,他們也只能重重嘆息一聲。

    他們已經盡人事,剩下的……只有聽天命了。

    嚶!嚶!嚶!

    不是嚶嚶怪,是一群飛行猛禽,一個接著一個,下餃子似的朝著常海宴猛撲。

    搞笑的是,常海宴這個小全系符篆師的手里面,竟然抓著一張弓,身上頂著防御符光幕,加持著速度符、敏捷符和力量符等輔助系符篆,然后一下一下的射著天空中這些猛禽。

    通過這種方式,將仇恨值牢牢的拉在自己身上。

    他正咬著牙堅持著。

    特寫鏡頭下,他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里閃爍著猙獰的光芒。

    就如同真正身在戰場一般。

    即便之前被人家一挑六給胖揍了一頓,打的暈頭轉向,但在經過邢老師開導,經過小組賽磨礪之后,他們成功殺進決賽圈。

    進了決賽圈,誰他媽不想奪冠?誰不想最后舉起那個神圣的冠軍獎杯?

    這個世上,不是有蠻力就能解決一切的!

    以弱勝強靠的是勇氣和智慧。

    勇氣,符神戰隊的這些人現在一點都不缺,智慧……他們有一個特別好的教練團隊,有特別出色的分析師,更有邢老師這種擅長調節大家心理的高手!

    所以,這場比賽,只要我們堅持,就一定有機會。

    而且,我一定要努力活下去。

    常海宴此時已經出現在山巔處,他看見另外幾個方向,盾戰王平宇、刀客劉文龍、輔助系符篆師張文軒……一一出現在他的視線當中。

    這一刻,常海宴的眼睛突然有些模糊。

    他心里面很感動!

    兄弟們都沒有放棄!

    大家終于走到這一步了!

    剩下的,就交給命運來決定吧!

    常海宴怒吼一聲,帶著幾十只飛行猛禽,瘋了一樣的沖下山巔,朝著下面的小山坳沖去。

    另外三個方向,王平宇、劉文龍和張文軒,也齊齊發出直抒胸臆的怒吼聲,朝著下面沖去。

    那聲音中,充滿悲壯。

    如果戰場赴死的士兵一樣。

    聽得很多人不由得都有些動容。

    休息室里,邢老師嘆息一聲,微微搖搖頭,眼圈也有些發紅。

    他是想要讓孩子們演一場戲,保留體力和精力,盡人事聽天命,但他知道,孩子們肯定是會全力以赴的。

    嗯,這樣也挺好的!

    至少,不管結果如何,大家都不留遺憾。

    不是嗎?

    轟隆隆!

    無數的猛獸,從山上往下沖的時候,迅速淹沒了張文軒和劉文龍。

    張文軒身上雖然有強大的防御符,但在此時此刻,完全沒有任何反擊的能力。

    劉文龍作為一個強大的刀客,當然還有反擊能力,但他不想反擊,他只是拼了命往那幾個人面前沖去。

    近一點,再近一點!

    哪怕更近一步,這些野獸們成功的幾率也就更大一些!

    在距離白牧野幾個人大概還有幾百米的時候,劉文龍終于跑不動了,被幾個猛獸咆哮著給撕碎。

    化成了點點光雨。

    那邊張文軒也撐不住了,哪怕他拼命想要活下來,拼命往自己身上打防御符,依然還是被憤怒到已經失去理智的獸群給徹底撕碎了。

    盾戰王平宇,一手一個半人高的弧形小盾,從前到后,將自己牢牢的護住,任憑那些猛獸如何沖擊,他只是拼命的往前沖去。

    近了,就差一百多米了!

    差不多已經可以了!

    王平宇手中的兩個弧形盾突然間咔嚓一下,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雞蛋模樣的東西,他的身子蜷縮著,被包裹在里面。

    在獸潮的沖擊之下,這個“蛋”被沖擊得到處亂跳。

    不知有多少符神戰隊的支持者,在這一刻,都忍不住流下熱淚。

    他們雖然還是有點不解,為什么自家戰隊會采用這種戰術,但這種悲壯的氛圍,還是輕而易舉的感染了他們,讓他們心中酸楚無比。

    而那些真正知道兩隊差距的人,在這一刻也不得不對符神戰隊豎起一根大拇指。

    即便他們這場比賽同樣全軍覆沒,可他們真的打出了屬于自己的風骨。

    只看這一戰,他們的表現,勝過上場跟符龍打比賽的天神戰隊!

    終于來了嗎?

    白牧野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時候,特寫的鏡頭給到白牧野。

    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觀眾,在這一瞬間,全都忍不住精神恍惚了一下。

    真帥!

    接著,就見白牧野手里面那幾張符,pia嘰一下,拍在幾個同伴身上,然后,幾個人直接飛了起來。

    平日里大家也都早習慣了飛行符這東西,所以起飛的動作都比較帥氣。

    像小顧這種悶騷的,甚至還擺了個造型,一手持弓,一手抓著幾支箭,雙臂伸展,仰著頭往天上飛。

    草!

    幾乎所有符神戰隊的支持者們,在這一刻都有種想要罵娘的沖動。

    一些小姑娘,或是比較感性的人,在這一刻直接就哭了。

    太壞了!

    我們的隊員有多努力你們知道嗎?

    飛行符速度極快,眨眼間就已經飛得很高而且很遠。

    直接將地面上一群人全都扔在那里。

    倒是有十幾只猛禽盯上了這群膽敢跟它們爭奪空域的家伙,紛紛煽動翅膀,朝著這邊飛過來。

    “滾!”

    小顧一聲大喝,嗖嗖嗖嗖……一大堆箭矢射出去。

    一群可憐的宗師級飛禽,這次真的成了下餃子。

    然后……四個人就這樣飛走了。

    留下身上頂著防御符光幕,正拼命尋找掩體的常海宴,一臉絕望的對他們行注目禮。

    還有一顆被獸潮沖擊得到處亂跳的……蛋。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