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盛寵醫妃:極品駙馬是木蘭 > 第1414章 生子體驗
唐小七趁著寢宮沒人,將東西藏在床底下,然后便關上房門出去了。

    

    “香兒,帶幾個人,跟本宮去庫房一趟,我要找些東西。”

    

    “是。”

    

    到了庫房,唐小七一個人進去,并且將房門關上,找到一個大小合適裝儀器的紅色木箱。

    

    畢竟儀器不能憑空變出來,她讓人來庫房轉一圈,就是為了制造一個假象,讓人覺得機器是從庫房抬到寢宮的。

    

    既然是要找合適裝儀器的箱子,自然就要找一個大小合適的。

    

    唐小七打開箱子,只見里面裝了幾個古董花瓶和一堆干草。

    

    她將箱子蓋上,對外面的人說道:“香兒,進來幾個人。”

    

    “是。”

    

    “把這個箱子抬到本宮的寢宮,這可是本宮收藏許久的寶貝,若摔壞了,你們用命都賠不起。”

    

    幾個太監聽到皇后這么說,自然不敢怠慢,幾人一起輕手輕腳的將箱子抬到唐小七的寢宮。

    

    “把箱子放在這里,你們都下去吧。”

    

    “是。”

    

    眾人離開后,唐小七將花瓶都拿了出來,然后將儀器放在箱子里。

    

    “進來幾個人。”

    

    唐小七無奈的說道:“把這東西抬出來,本來不想讓你們碰本宮的寶貝,但本宮一個人卻抬不動。”

    

    眾人看著箱子里東西,都不知道這是什么,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雖然好奇,但他們也不敢多嘴詢問,只能按照唐小七的安排,將機器小心翼翼的搬出來。

    

    “行了,你們都下去吧。”

    

    “香兒,你跟紫瑤一去把秦仙兒帶過來。”

    

    “是。”

    

    香兒,雖然很想問問這到底是什么東西,但她還是忍住了,免得自己問東問西惹皇后不高興,畢竟她這些天為了秦仙兒的事情已經夠煩躁了。

    

    很快,韓芷焉就被蘇紫瑤裝在麻袋里放在架子車上,上面還放了一堆爛白菜,給推進了鳳禧宮的后廚。

    

    這樣總比正大光明的將人抗進鳳禧宮要強些,不然還不知道宮中會怎么傳。

    

    畢竟早上長春宮的人已經發現秦仙兒不見了,她也下令派人去找了。

    

    大家現在都以為秦仙兒被人擄走了。

    

    如今再看到蘇紫瑤扛著人進鳳禧宮,一定會引起眾人的懷疑和猜測。

    

    唐小七看著車上的爛白菜,笑著說道:“你辦事永遠讓人放心。”

    

    蘇紫瑤也笑了:“皇后謬贊了。”

    

    “她這種人只配爛白菜壓著,連好白菜都不配。”

    

    “噗,說的及時。”

    

    “把人帶到本宮的寢宮吧。”

    

    “是。”

    

    到了寢宮內,唐小七指著分娩體驗儀說道:“讓她坐在那張椅子上,把她的手腳都固定好。”

    

    “好了。”

    

    人被固定好了之后,唐小七親自動手,將韓芷焉腹部的衣裳用剪刀剪開,露出她雪白的肌膚。

    

    然后將幾個連著電線貼片貼在她的肚子上,然后又用膠帶封住了她的嘴,只留鼻子給她呼吸。

    

    畢竟一回兒她大喊大叫的話,那剛剛所有的掩飾就白費了。

    

    唐小七打開儀器,按到一級實驗了一下,一直昏睡不醒的韓芷焉突然醒來了。

    

    但她卻發現自己手腳被困,嘴巴也無法發出聲音,她只能驚恐的看著站在旁邊的唐小七。

    

    “嗯……嗯嗯……”只見她躺在儀器上劇烈的掙扎著。

    

    唐小七冷笑出:“才一級就疼醒來了,一會兒你如何受得了十級。”

    

    韓芷焉看著唐小七的冷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了,不然她不可能這樣對自己。

    

    不過她想干什么?

    

    自己躺在一張什么樣的椅子上,肚子為何針扎搬的疼痛?

    

    唐小七看她眼珠亂轉,分明是在快速思考著。

    

    “看來是疼的太輕了,你還有心思分心。”

    

    只見她越過二三四級,直接將按了五級,劇烈的疼痛讓韓芷焉的身體猛然一顫,弓著腰渾身顫抖著。

    

    這一下仿佛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氣,連讓人她喊疼的力氣都沒有了,實際上她的嘴被堵住,她也喊不出疼來,不過還是能從鼻腔中發出痛苦的呻吟聲。

    

    香兒站在一旁,看著韓芷焉冷汗直流臉色煞白的樣子,疑惑的看了一眼唐小七手中的機器,奇怪的想到這是什么東西,真的有這么疼嗎?

    

    不過看韓芷焉痛苦的樣子,應該是真疼!!

    

    唐小七語氣玩味的說道:“這才五級而已,等到了十級,那種疼痛相當于十二根肋骨同事這段,到時候你就慢慢受著吧。”

    

    “皇后,門外好像有人。”

    

    “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香兒出去查探了一番便又回來了,開口說道:“有人聽到了喊聲,在向這邊張望。”

    

    唐小七想了一下,開口說道:“你帶領所有鳳禧宮的人去找秦妃娘娘和小公主,誰能找到皇上重重有賞。”

    

    香兒愣了愣,才明白過來她的意思。

    

    韓芷焉卻在儀器拼命的掙扎著,唐小七把人都支走是打算把她往死里整嗎?

    

    巨大的恐懼籠罩著她,腹部的疼痛一陣一陣的傳來,而且還在不斷加深,韓芷焉有種想死的沖動。

    

    最可恨的是她竟然讓人封住了她的嘴,不然她還能用秦仙兒的身體威脅她,但她現在什么也說不了,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想砧板上的魚肉一樣任人折磨。

    

    唐小七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笑著說道:“你是不是想用仙兒的身體威脅我??”

    

    “甚至想咬舌自盡,一死了之?”

    

    “你放心,我是不會給你這樣的機會的。”

    

    “這椅子可是我師父留給我的法寶,我師父你聽說過吧,他老人家如今已經修煉成仙了。”

    

    “他留給我的東西,對于凡人來說樣樣都是法寶。”

    

    “就好比這張椅子,你知道我師父發明他的初衷是什么嗎?”

    

    “說到底也是為了女人謀福利。”

    

    “自古以來男女有別,又因為男女身上各自的器官不同,所以生孩子的一直是女人。”

    

    “生子那種撕心裂肺的疼痛,男人從來感受不到,所以他們體會不了女人曾經經歷過什么才給他們生下了孩子,更不知生孩子的痛到底是怎樣的痛。”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