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歷史小說 > 開海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機器
        樓大有沒想到胡大受迎接援軍的方式會是全牛宴。

    這是戚家軍中從未出現過的情況。

    在頭一個傍晚,他是這么說的:“我有點喜歡這個炒花了,知禮數,不像他那幾個四六不懂的兄弟們。”

    當天夜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明軍的車城向外擴大了一圈。

    車營在外圍練做車城,內圈車城則由輜重營的大車組成,將物資、馱馬、代步馬圈在里面,步兵據守騎兵等著沖擊,還有輜重營一些零散大車布放陣中四角,順便隨時堵住缺口。

    在非官方的程序中,部隊的指揮權移交樓大有手中,盡管俱是平級,但樓大有在軍中威望更高。

    樓大有是義烏夏演村人,不像胡大受這樣的孤家寡人。

    樓氏當地大族,樓大有不光有字惟豐、還有號南湖,自幼多讀兵書,率族人子弟百余從戚氏,如今軍中樓姓下級軍官就有十幾個。

    他有更多的學識、也有更高的威望,最重要的是他獨立作戰的經驗更多。

    “既不攻也不走,炒花是在等人,我們……也等。”

    樓大有等的不是人,而是炮。

    趁著夜幕,自河南岸數十騎拖拽著沉重炮車運抵車陣之中,那是八位戚繼光改良的大將軍炮。

    炮名無敵大將軍,重達兩千余斤,沉重的炮身架設炮車之上,一旦經過松軟土地便易陷入泥土中,平日里運送都跟著戰車車轍,對夜間運輸是不小的考驗。

    炮身采用佛朗機式后膛裝藥,每炮配子銃三門,備彈藥三十出,每子銃內裝鉛丸五百枚,在射程參數上理論達三百步,但其創造者戚氏往往藏于陣中就近而發,務求橫擊二十丈。

    當戚繼光的將軍與士兵是很容易的,天底下沒哪個將軍連如何買菜都教給部下,除了戚繼光。

    當然,題外話是直至明末,戚家軍成為國家練兵常用方式,兵書由兵部下發各地,甚至在戚繼光過世后這會還是參將的胡大受還在萬歷援朝之戰結束留在朝鮮練兵,不光用在內地、還對外輸出。

    完事那幫人還怪戚繼光把兵書里的精髓藏起來了,要不然怎么完全依照訓練方法的車營打不過女真兵呢?

    關鍵人戚氏鴛鴦陣是專對倭寇等治安戰的、車營是專門對付蒙古騎兵的……戚繼光所面對的蒙古騎兵可帶著紅夷炮滿街跑。

    明末缺的不是戚繼光,缺的是霍光。

    總之,樓大有和胡大受就按著戚繼光教授的方式,把大將軍炮藏在陣中,安心等著炒花按捺不住。

    對他們來說,已是萬事俱備,只欠敵軍來攻。

    炒花也確實按捺不住了。

    他雖然瞧見明軍騎兵轟踏入營,當即服軟送牛,可派入明軍營外送牛的千長同樣帶回明軍營中輜重堆積如山的景象。

    說真的,這種打輸了吃土、贏了沒準能吃雞的誘惑,沒幾個人頂得住。

    炒花也不例外。

    主要是他一點兒都不怕大明,福余衛是兀良哈三衛離大明邊境最遠的,那個地方后來叫齊齊哈爾,想想離邊境有多遠吧……是大明皇帝也夠不著的地方,可以真正使出裝完逼就跑的操作。

    五月四日晌午,登高瞭望的旗手發現蒙古大營的異動,散落在外的牧民回到扯地連天的氈帳大營中,跟他們一起的還有更多騎兵。

    “北虜有意隱藏行蹤,可我們有這個,如虎添翼。”

    樓大有輕輕敲了敲黃銅望遠鏡,蒙古軍隊有意隱藏的動向在他眼中無所遁形。

    他不但清晰地看到那些騎著馬藏在牧民牛羊群中的戰士,還發現幾個百人隊正在大營前緩緩集結。

    當然,蒙古大營并非只是集結了幾個百人隊,大部隊都在集結,傳令兵已忠實的向各部傳達敵軍準備進攻的消息,并下令各營在不發出太大聲音的情況下調動在車營中形成防守陣型。

    看著集結在最前的百人隊,樓大有數了數,四隊,他緩緩搖頭并嘆了口氣:“成吉思汗的子孫墮落了。”

    他的感慨是十足的兔死狐悲,蒙古確實衰退的很厲害。自大明立國北逐韃靼,曾經盛極一時的元朝被驅趕至漠北,長達百年的封鎖令蒙古失去了原有的輝煌戰術。

    成吉思汗部隊曾擊敗無數強敵的戰法、曾為蒙古人叩開堅城的攻城技術,在這二百年里統統忘個干凈,在很長時間里他們甚至連投石車都不會造;直至俺答汗崛起,明朝昏亂的社會環境使北方百姓逃向蒙古,形成板升,才重新擁有投石車技術。

    樓大有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感慨,是因為蒙古兵即將使用的戰術他很熟悉,他甚至都知道接下來漫無邊際的敵人會做什么。

    幾個分散開來的小股騎兵隊將會向他們準備主攻的車營發起沖擊,大部隊會在其后集結,其實就是騙槍子兒,在明軍齊射后的間隙,后面的大部隊會向車營一側發起蟻附戰術。

    有時候他們能沖開車營,更多時候則會被擊退,而遇上戚家軍?

    在中軍高臺前后左右的四面車城上,車正與步兵隊長們正低聲對偏箱車前立定的部下們吩咐著同樣的話:“都知道規矩,敵軍近百步,第一聲天鵝音響起,一半鳥銃齊射;第二聲天鵝音響起,另一半鳥銃齊射;第三聲天鵝音響起,火箭與弓箭開射,敵不近三十步,周而復始——出城!”

    話音一落,車正將偏箱車的鐵鎖拉開,步營出車城,在車前列隊,各火器隊長與殺手隊長們執旗矛立于最前;車墻內的車正則對車上六名佛朗機手囑咐道:“旁車放完我們再放,左炮裝填右炮放、右炮裝填左炮放,周而復始。”

    樓大有并不清楚是什么給了炒花巨大的信心,看著四個百人馬隊直直朝著北墻撞過來,他眨了眨眼,揮揮手讓掌旗官吹下令北墻左側響天鵝音。

    這兩年整個大明都在討論工業化,說北洋工廠里只要機器動起來,各個零件就會按部就班地造出東西,工人都不需要費什么力氣。

    在樓大有眼中,戚家軍就是一臺最高效的機器,只需一聲令下,就能按部就班地碾碎一切敵人。

    鳥銃齊射在北墻左陣響起,即使面對倍于己方的敵人,樓大有依然能看到戰爭的結果。

    戚將軍說了,殺敵三千自損八百那是庸才做的事。

    他們追求的,是殺敵三千。

    只有殺敵三千。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