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65、啥家庭條件啊?(第一更)
    武衛軍在黑羽軍的海洋里逆流而上,呂樹行走在武衛軍的最前面,彈指間一枚無形劍氣便是一條人命,黑羽軍平日里所穿的黑色軟甲根本不可能擋住呂樹的無形劍氣。

    此時呂樹的無形劍氣已經過萬,光是這無形劍氣都夠黑羽軍受的了。

    不過跟在呂樹身后的張衛雨和劉宜釗他們都知道呂樹在留手,并沒有盡全力斬殺黑羽軍,因為大家都在等待著大宗師出手,那才是他們需要警惕的。

    之前分配任務的時候呂樹就對他們說,一旦西州的三名大宗師出手,就由張衛雨所帶領的御龍班直來對付端木皇啟以外的那兩位大宗師。

    這個時候呂樹沒有提端木皇啟怎么辦,可張衛雨他們卻知道,呂樹是打算親自應對的,再加上呂小魚。

    可那是大宗師啊,張衛雨等人終究是有點不放心,畢竟呂樹打算兩個人就對付端木皇啟的想法還是太冒險了一點。

    如果說大宗師也分強弱,那端木皇啟必然是最頂尖的一批,就連劍廬那位大師兄都只能高出他一線,誰知道他還有沒有什么更強的后手?

    武衛軍就像是一塊頑強的礁石,堅硬無比,而黑羽軍就像是海水不停的沖刷著這快礁石,卻只能在礁石上撞的粉碎。

    黑羽軍試圖在武衛軍面前組成刀陣,有人說黑羽軍的刀陣如山巒,是因為他們的刀層出不窮,前排的人將樸刀斜扎與地下,以手持之力與地面的反沖之力來抵抗強敵。

    而后排的黑羽軍則伺機獵殺陣前的獵物,前仆后繼。

    只是那刀陣剛剛形成便被武衛軍蠻橫的沖垮了,因為實力相差實在太大!

    而且,樸刀雖然比一般的刀要長,但是絕對沒有三叉戟長……

    僅僅是一個照面的功夫,黑羽軍的刀陣便從呂樹所處的位置開始崩潰,就像是一個堤壩似的,內部結構都被完全破壞了。

    呂樹有點疑惑:“大宗師為何還不出手?”

    這個問題沒人可以回答,就連黑羽軍也回答不了,李黑炭忽然說道:“可能是害怕我們了吧。”

    呂樹彈指間一枚劍氣從一名黑羽軍胸口上穿過,鮮血迸射到后面士兵的臉上,而此時劍氣還未停歇,竟是將后面的那名士兵軟甲給炸裂開來才算休止。

    他轉頭看著身后的李黑炭:“自信是好事。”

    這時候呂樹連劍氣都不用了,因為這樣實在太慢了!單體殺傷的手段并不是戰爭中需要的,而剩下的一些底牌,他想全都留著招呼好端木皇啟!

    呂樹從山河印中隨手取出一柄當初收繳各大組織的制式長劍,忽然間張衛雨等人下意識的頓了一下身形,因為他們從呂樹身上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危機感!

    下一刻呂樹一劍橫向揮出,那劍身竟然以極快的速度崩裂瓦解,然后巨大的劍罡如同漣漪般向外一層層的擴散開來。

    被波及到的黑羽軍士兵竟是全都內臟破裂生機斷絕,這一劍,竟是殺了有數百人!

    原本武衛軍突進的速度雖然很快了,但是仍舊要面對黑羽軍的阻力,然而現在面前忽然空了幾百米!

    呂樹嘆息道:“果然,那些組織壓根不會制作什么精良的東西給散修們發放啊,竟然都是一次性的。”

    事實上各大組織煉制的法器長劍并沒有那么不堪,實在是他揮出的劍罡導致這長劍的負荷實在太大了!

    之前呂樹早就達到了以樹枝為劍,一戰下來樹葉都不掉一片的程度,可現在全力出手,他便不再控制力量的精巧程度!

    張衛雨在后面看著這一幕有些心驚,早些時候他剛遇見呂樹的時候,對方以六品用出了劍罡,那就已經很驚人了。

    而現在呢,呂樹竟然一劍斬了數百名修士,還直接毀了一柄法器長劍!

    法器長劍說毀就毀?啥家庭條件啊這是,家里有礦嗎?!

    然后,張衛雨就看到呂樹重新抽出了一柄法器長劍……

    這個時候對面的黑羽軍也驚了,原本他們一瞬間死了那么多的戰友是很驚駭的,不過他們看到呂樹手中的劍碎裂時都在慶幸,原來是一次性的啊,看來之后呂樹是無法施展殺傷力如此大的功法了。

    可是讓他們意外的是,呂樹的劍,壓根不止一柄啊……

    一劍,再一劍!

    呂樹面前的漣漪不斷波及開來,伴隨著黑羽軍士兵的鮮血就好像花朵正在怒放!

    黑羽軍后面的士兵總感覺呂樹下一柄劍就是最后一柄了,可是總也盼不到頭!

    前來圍殺武衛軍的黑羽軍在短短一個小時內增加到了五萬多人,可是五萬多人又在一個小時的時間里降到了兩萬人,而武衛軍此時連受傷的都寥寥無幾,基本上就看呂樹一個人像是表演魔術一般的殺人了。

    事實上大家都沒有見過這樣的戰爭,戰爭里面都是你來我往的死點人,誰先撐不下去誰就輸。

    可現在呢,因為個人實力太強的緣故導致黑羽軍里的一品客卿沒一個敢上去找死,大宗師始終沒有出現,而普通的黑羽軍士兵根本連破防都做不到!

    張衛雨忽然覺得他要是管一家王城賭坊,現在開個盤口賭呂樹的劍到底有多少存貨,一定穩賺不賠。

    誰都沒想到能看到這樣的一天,法器都跟不要錢似的往外潑!

    只有呂小魚知道,呂樹就這樣再潑一天一夜,他的法器長劍都用不完。

    實在是當初各大組織太客氣了啊,呂樹當初自己都沒想到自己能偶遇那么多的物資……當然,各大組織也沒想到。

    不過呂小魚很清楚,雖然這些法器長劍只是給散修用的,武衛軍都不屑于用這種東西,但是這可都是錢啊。

    摳門兒的呂樹敢忽然變了性子一樣揮霍,不是他真的變闊氣了,而是他真的很想回家,真的不想讓天羅地網的戰友們孤軍奮戰!

    她在地下抬頭看著面色堅毅的呂樹一劍又一劍的斬出去,忽然覺得,也許聶廷當初想讓呂樹當第九天羅,并且始終都不放棄這個想法,便是期盼著這樣的一天吧。

    ……

    晚點還有兩更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