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52、你算問對人了(第一更)
    武衛軍一路南下,所路過的城池都紛紛大門緊閉,呂樹還有點好奇,雖然自己在王城打了一架殺了很多人,可大家也不至于直接在自己來的時候緊閉城門吧?

    然后呂樹就發現,自己每到一處城池,就能莫名其妙的收獲一堆負面情緒值,什么情況啊這是?

    呂樹好奇的跟劉宜釗他們詢問了一下當時就有點哭笑不得,合著這還是之前武衛軍造下的孽,搶人家糧食搶的太多了……

    不過李黑炭和劉宜釗他們說這事的時候根本沒有壓力,他們知道自家大王是什么人,只要自己按成本價給錢了而不是真搶,那大王就不會太在意,畢竟自己跟自家大王相比,對方才是真正的土匪……

    呂小魚在路上好奇問道:“你不是說要等咱們回地球的時候給他們洗髓果實么,這怎么提前就給了?”

    “你不是已經猜到了么,”呂樹樂呵呵笑道。

    呂小魚撇了呂樹一眼,其實她知道呂樹已經更改了自己的計劃,這個更改計劃的時間應該就是在武衛軍沖進王城的時候。

    原本兩個人商量好離開前把肥皂工廠還有一批洗髓果實交給他們,然后呂樹和呂小魚則回到地球過自己日子不再回來。

    可是現在呂樹似乎已經不那么想了,當他提前把洗髓果實拿出來的時候,就意味著呂樹已經決定帶著武衛軍一起回地球!

    “你可想好了,這可是五千多張嘴呢,每天都是要吃飯的,”呂小魚說道,她是管賬的所以她太清楚這些飯桶有多么能吃了。

    按照尋常標準,武衛軍現在一天的伙食都能養活別的軍隊五六天了,還是同樣的人數!

    現在還能撐住,呂樹甚至為了不節外生枝,干脆連路過的城池都沒有打主意,而是直接從山河印里取糧草。

    要說當初圍攻老虎背的各大組織真是好人啊,當初那十幾個倉庫的生活物資,還有海上的貨輪,搞得現在呂樹隨便查看了一下都覺得安逸。

    別人家都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呂樹這是隨身帶著糧草,夠武衛軍在外面打三四年不回家的了……

    不過三四年對于修行者來說算什么啊,如果呂樹把武衛軍帶回地球去,早晚都要重新面對賺錢這件事情……

    “聶廷應該可以幫忙解決一下吧,這都是高端戰力啊,”呂樹想了想說道:“雖然天羅地網在地球已經很強了,但武衛軍畢竟是跨位面的產物,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啊。”

    眼瞅著武衛軍在這行軍的路上一邊走一邊修行,所有人吃了洗髓果實后紛紛突破,等他們到地球的時候,恐怕三品都沒幾個了吧,甚至可能一個都沒有了。

    天羅地網里,好幾個天羅都是二品呢,自己這一下子拉回去五千多個天羅級別的高手,就問你世界上的其他組織怕不怕……

    當然了呂樹覺得武衛軍肯定不能喧賓奪主,因為天羅地網的信仰是守護那片土地,而武衛軍卻沒有那樣的意識。

    所以到時候如何處理好武衛軍的融入也是個問題。

    這時候呂樹從未覺得自己會回到呂宙來,他厭倦這里的爭斗,厭倦這里權力的旋渦,而空間壁壘的另一邊則代表著一切屬于呂樹的美好回憶。

    這一路上呂樹都不知道喂了武衛軍多少顆洗髓果實,天天想著該怎么把這些負面情緒值給賺回來,不然實在有點不甘心。

    于是,武衛軍開始了一邊騎馬奔襲、一邊修行、一邊寫作業的日子,李黑炭他們都懵逼了,怎么還有這種操作!?

    晚上扎營修整的時候。

    “大王,你覺得那空間通道后面的世界是個什么樣啊?”李黑炭好奇道。

    “你作業寫了嗎就問東問西?”呂樹問道。

    李黑炭:“???”

    “來自李黑炭的負面情緒值,+666!”

    這時候李黑炭忽然意識到,當初他問大師兄小兇許是跟著大隊伍一起走還是跟著鼠潮一起走的時候,大師兄小兇許寫字道不敢跟不敢跟……

    大師兄還是機智啊……

    李黑炭委屈巴巴的說道:“我不是覺得大王你無所不知呢,說不定知道空間壁壘后面是什么樣的。”

    呂樹挑了挑眉毛:“我給你說,你這是問對人了……”

    “來自呂小魚的負面情緒值,+199!”

    呂小魚在旁邊一臉嫌棄,她在想呂樹什么時候才能不這么幼稚。

    此時易潛已經專門買來了關于西州那邊的情報,駐扎在那個空間通道外的黑羽軍數量極多,所以有些事情真的藏不住。

    所以武衛軍現在已經知道,端木皇啟在離開王城后確實直接去了那里,不過因為空間通道暫時關閉的原因又離開了。

    如今那里駐扎著的軍隊都在等待下一次空間通道開放,端木皇啟這次要親自去那邊征伐!

    但這個事情武衛軍已經不覺得稀罕了,畢竟他們出發的時候就知道大王這是要帶隊去跟黑羽軍打仗,面對端木皇啟是遲早的事情啊。

    而李黑炭他們,則對空間通道后面的那個嶄新的世界更加好奇。

    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他們想知道那邊的人和這邊的長相一樣不一樣啊,他們想知道那邊的飯是什么味道啊……

    然而他們不知道,呂樹就來自那里。

    呂樹想了想說道:“那個地方叫做地球,也有春夏秋冬,也有白晝和日落。春天的時候小孩子們會去郊外放風箏,他們牽著一頭線繩跑起來就像風一樣,風箏就在天上越飛越高,夏天的時候大人們會帶著小孩子去游泳,剛開始不會游的小孩還會嗆水,但玩的卻很開心。秋天,那里道路兩旁都會鋪滿黃色的落葉,水果豐收,冬天,小孩子們會去街上打雪仗,把雪團塞進其他小朋友的脖子里……好吃的就更多了,比呂宙要多的多……”

    武衛軍的士兵們全都圍到呂樹這堆篝火旁邊安靜的聽著,而呂小魚則坐在呂樹的旁邊望著篝火出神。

    其實她知道,呂樹說的這些都是呂樹曾經渴望過的,福利院里的風箏很破舊,甚至還是爛的,根本飛不起來。

    夏天老師們也不會帶他們去游泳,偶爾能看到有大人拿著游泳圈帶小朋友從福利院門口經過,福利院里的小朋友就會羨慕的扒著鐵門向外看去。

    秋天的水果跟他們也沒什么關系,冬天倒是有雪,可呂樹卻沒有朋友。

    那時候的呂樹,很孤獨。或者說,呂樹一直都很孤獨。

    不過現在好了,呂小魚默默的想著她一定會陪著呂樹直到滄海都干涸,直到天穹都崩裂,只要呂樹愿意。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