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1001、毒虎食子(第二更)
    端木皇啟為什么會來?這個問題恐怕很多人都想知道。

    哪怕呂樹并不是呂宙人也都聽聞過,四大天帝其實很少來王城,似乎外放成天帝之后大家就和王城絕緣了似的,安心當自己的諸侯。

    然而這一次端木皇啟竟一反常態來了王城,去劍廬大典上觀禮,難道有什么特殊的目的嗎?

    呂樹好奇問道:“這端木皇啟多久沒來過王城了?”

    孫仲陽想了半天:“怕是得有上百年了吧,具體時間我也不清楚啊,我那時候還沒出生呢……我怎么感覺你很緊張?”

    “廢話嗎這不是,”呂樹為什么緊張?前段時間不是有人說被他淘汰的誰誰誰,是端木皇啟的私生子來著?好像叫端木云藹?!

    這就很尷尬了啊,別人還在猜測端木皇啟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目的的時候,呂樹已經在想這會不會是傳說中打了小的,出來老的,這是報仇來了啊……

    好吧,就算端木皇啟沒有呂樹想象中的那么小心眼,但是還有一種情況。

    高階修行者的子嗣本身就難得,孫仲陽的父親孫修文也就這么一個寶貝兒子,端木皇啟好像也不算多。

    然后好不容易兒子里面出現一個端木云藹這么優秀的,端木皇啟別的也不管了直接送來劍廬,甚至本人親自來劍廬觀禮就是想給自己的兒子站臺,就像是電影里面看兒子打球的老父親一樣,一臉慈祥的微笑。

    結果來了王城以后發現,咦,兒子呢?那么大一個兒子呢?

    換誰,誰都得暴走啊……

    呂樹現在很想去問問,他現在既然已經是劍廬弟子了,能不能提前住進劍廬里去?

    沒別的原因,就是劍廬比較安全……

    呂樹忽然對孫仲陽說道:“那個……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記得咱們的約定啊,兩個月后我來取法器盔甲!”

    說完呂樹轉身就走,雖然他并沒有把端木云藹殺了,而且也是劍廬選拔中的正常舉動,但是天帝想要給兒子出口氣還用管你什么理由?

    然而就在呂樹出門的一剎那便愣住了,他平靜的看向街道盡頭的那隊人馬,高大的馬匹行走在王城青石板路上傳來咚咚咚咚的聲響,馬蹄每踏在地上一次,那青石板上便會綻放剎那的火焰。

    呂樹驚異中發現,就連這兩匹拉著巨大行輦的馬都有一品的能量波動。

    路上的行人紛紛躲避著,一個個都躲在街邊噤若寒蟬,而呂樹則發現,對方似乎就是沖著自己來的。

    天帝行駕,烈馬云駒,這輦其實很多王城百姓都聽說過,因為它是可以飛的!

    而那行輦里坐著的人毋庸置疑,是端木皇啟。

    或許呂樹還不清楚端木皇啟是個什么人,但呂宙人民卻很了解,所以當呂樹把端木云藹淘汰的時候便存了看好戲的心思。

    曾有人說,端木皇啟行宮中有地下十八層,每一層便是一種酷刑。

    這當然只是傳說,但從這種猜測與傳說便能看出來端木皇啟在大家心里是個什么形象。

    呂樹并沒有逃跑,而是面色漸漸冷峻與平靜下來,天帝盯上你,跑是沒有用的,只能面對。

    行輦在呂樹面前停了下來,于是行輦后面的人馬也都靜靜肅立。

    那行輦連簾子都沒有掀開,便聽到里面有人沉穩說道:“你就是呂樹?”

    呂樹心中冷笑,天帝又如何?

    于是呂樹平靜道:“我不是,你認錯人了。”

    “來自端木皇啟的負面情緒值,+19!”

    似乎端木皇啟并沒有想到呂樹會這么回答,一時間……他有點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就在下一刻端木皇啟忽然笑了起來,那笑聲并不難聽,甚至還有種霸道的氣質,讓人難以釋懷,只是這聲音又如鈍刀子一般,一刀一刀割在旁人的肉上:“不管你是不是,今天且與你說兩件事情。”

    這時候后面肅立的天帝隨從拖著一個血肉模糊的人走了過來,呂樹愣了一下,他半天都沒有認出對方是誰。

    端木皇啟笑道:“他叫李涼,你們應是打過交道的,據說他在渭北關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真是沒用。沒用的人便不該再用,但他是你的老相識了,所以我帶來王城讓你瞧瞧。”

    呂樹倒吸一口冷氣,他沒想到面前這已經奄奄一息的人就是他見過的那個李涼,要知道李涼可是一品高手,竟然被折磨成了這個樣子,還以如此羞辱的方式帶到了王城來。

    當時呂樹覺得李涼這貨還不壞,結果現在以如此血腥的方式出現在自己面前,終究讓呂樹情緒有點復雜。

    只聽端木皇啟說道:“這是第一樁事情,謝謝你為我試出了這人的斤兩,天天有人說他是天下名將,結果如此不堪大用。”

    呂樹聽了這話只感覺端木皇啟此人極其怪誕,言語間是在謝他,可呂樹很清楚自己今天恐怕要有一劫。

    “然后現在來說說第二件事情,”端木皇啟說道。

    這時候隊伍后面又拖上來一個血肉模糊的人來躺在李涼旁邊。

    “這人叫端木云藹,據說也敗在了你的手中,”端木皇啟聲音里并沒有什么情緒:“我之前聽說他要進劍廬的時候還挺開心的,結果又是個喜歡說大話的人。”

    從始至終,端木皇啟都沒有提過這是他的兒子,呂樹心情再次下沉,都說虎毒不食子,而這端木皇啟竟然連自己的兒子都可隨意折磨。

    呂樹回憶起自己進入端木皇啟在王城的別院時,那端木云藹是何等的傲氣,現在卻連生氣都差點沒有了。而且,不管是李涼還是端木云藹,兩人的根基都已經斷絕,一身辛辛苦苦修行來的一品境界也煙消云散。

    端木皇啟在行輦中笑道:“我得感謝你啊,幫我看清了兩個人,可是我該怎么感謝你呢?”

    就在此時,天上的顏色驟然變了,原本晴空的藍色竟暗了下來,烏云席卷過來在天穹之上形成巨大的渦旋,而后一股巨大的威壓從天而降來到呂樹身上!

    大宗師之怒可令天地都變換顏色,呂樹心中恍然,原來這才是真正的大宗師手段。

    ……

    晚點還有一更,強烈建議明早睡醒在看,因為真的會很晚……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