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48、拘了個A級(第二更)
    李弦一回憶著當年的情形:“在你們到來之前8個小時有人找到了基金會告知會有放逐之地的人來入侵地球,當時我們起初是不信的,后來不知道怎么回事潛移默化的就信了,直到今天我都沒想明白對方是如何做到幾句話便說服我們的,我也曾懷疑是一種催眠的能力,對方強大到讓我們都無聲無息中了招。”

    “擇夢的夢境空間塑造早已經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入夢者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在現實中還是夢里,可能連什么時候入夢、什么時候出夢都分不清楚,”云倚解釋道:“而且你有沒有想過,也許你那七名同伴其實不是意外或者生病死亡?如果當初擇夢真的沒死,那我敢肯定他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切。他沒殺你,只是殺不掉你而已。”

    李弦一沉默了一下,當年死去的老友都是D級甚至是E級,只有他一個人是B級,原本修行者哪有那么容易死亡,然而想到大家都跟他一樣壞了根基,當初也并沒有多想。

    偶爾想起來,也在懷疑是不是傀儡師干的,但卻從來沒有想過傀儡師內部有沒有問題。

    虎執對云倚說道:“現在基本能確定的就是,擇夢確實沒有死,看來去年我們弄錯了方向,你還記不記得老神王曾經剝奪過一個背叛他的傀儡師的能力。”

    這話里的內容李弦一根本就沒有聽懂,但是云倚卻懂了!

    他們去年也懷疑過擇夢沒死,但是轉瞬發現小兇許竟然繼承了擇夢的能力。他們本來并沒有找到呂樹,但是當洛城出現大范圍造夢事件的時候他們開始關注,又是新王十八年前失蹤的城市,又是標志性的造夢手段,他們兩個真是想不注意到呂樹都不行。

    也正是那個時候,云倚和虎執才確定了呂樹的身份。別人或許注意不到這個,但是他們兩個尋找新王已經十七年的時間,怎么可能錯過如此重要的消息?

    傀儡師的傳承都是王給的,一個傀儡師死去后會有新的傀儡師出現。

    兩千多年前曾有傀儡師背叛王,結果被強行剝奪了一切神王賜下的能力,由新的傀儡師繼承,那個舊的傀儡師只剩下實力境界,卻失去了自己的天賦!

    他們看到小兇許的時候以為擇夢是死了所以才會自動由親近呂樹的小兇許繼承,卻沒往剝奪方面去思考,因為他們并不了解神王的能力,所以一開始便認定剝奪能力是一種主動的意識,但那個時候呂樹似乎并沒有覺醒王的意志,直到今天也沒有。

    云倚和虎執當然不會告訴李弦一和卡洛兒真相,但他們自己非常清楚,也許擇夢現在已經失去了造夢的能力。

    那么這么大一場修行界的浩劫也就說得通了,搞不好就是擇夢在為自己尋找一條出路。

    讓一個有為所欲為能力的造夢者忽然失去了以前的強大根基,雖然還有實力境界,但這就像是一個原本叱咤風云的富豪只剩下錢,卻沒了權力與社會地位。

    尋常人當然覺得有錢就好了啊,但富豪可不這么想!

    一段段秘辛當傀儡師與李弦一心平氣和的交流之后,似乎一些真相都即將被解開。

    云倚皺起眉頭,如果真的是擇夢,那么對方這么做到底是要干什么?

    然而就在此時,所有人都聽見了咔的一聲,仿佛有一層巨大的玻璃開始破碎了似的。

    李弦一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么,那聲音宛如響在內心,而不是外界的聲音。而云倚與虎執豁然回頭看向老虎背要塞的戰場方向:“壞了!”

    ……

    黑色的匹練在天地間展開,聶廷一直在靜修,一方面是為了思考一條出路,但另一方面卻是在養刀。

    聶廷本就是東方第一高手,可東方兩個字值得商榷,不是說東方還有比聶廷更強的人,而是那時候他還沒跟圣徒等人交過手,所以不確定他是不是世界第一高手!

    這久違的一刀蕩闊出來,主教根本不敢力敵卻發現自己似乎無法動彈了,那強大的氣機將他牢牢鎖在那里,聶廷雖然從神藏境跌了下來,可神藏境的眼界還在!

    原本強大不可一世的主教,竟然眼瞅著就要死在這一刀之下了。

    所有人都震驚不已,A級與A級之間,竟然可以有這么大的差別?

    很多人等著一場世紀大戰,可為什么這一出手就是碾壓……看起來簡直有種兒戲的感覺。

    但正是這種兒戲的感覺讓各大組織所有人都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被人攛掇著過來招惹天羅地網到底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事實上只有少數人意識到,當聶廷被逼的自斷根基自降境界的那一刻,這場戰爭的天平就已經開始傾斜了。

    圣徒和弗朗西斯科想要一起來幫主教扛這一刀,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如果就這么輕松的被聶廷殺掉一個A級,那后面也就不用打了!

    他們不是在幫主教,而是在幫自己!

    只是就在這一刻陳百里與混沌都飛身各自迎向了圣徒和弗朗西斯科。

    陳百里卷動著拂塵對圣徒哈哈大笑道:“你的對手在這里!”

    這一刻老爺子豪氣萬丈,雖然聶廷自斷根基的事情他有點黯然,可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最耀眼的時刻!

    老爺子意氣風發的看向身邊的混沌,還沒等他飛到圣徒身邊呢便看到混沌也不甘示弱的開口了:“嚶嚶嚶!”

    所有人都看向呂樹,呂樹一臉的莫名其妙:“你們看我干嘛,不是我教的!”

    然而也正是此時,天空中傳來一聲慘叫,那似乎曾經站在修行界頂端的主教竟被聶廷一刀就砍死了,那一刀之后主教身上溢出鮮血來,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向地面墜落而去。

    呂樹愣了半晌:“這也太草率了吧,這就死了?!”

    所有人都以為主教起碼能抵抗幾下,好歹掙扎個幾小時幾十分鐘神馬的,結果這一刀都沒扛住啊。

    這一幕讓呂樹感覺就像是自己殺那些普通B級一樣稀松平常!

    聶廷站在要塞之上轉頭對小魚笑著問道:“拘到了嗎?”

    小魚乖巧的點點頭:“拘到了!”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