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38、呂樹鬧海
    混沌忽然攪動了海水,黑色的游龍從海溝的黑暗里沖天而起,扶搖直上!

    這一刻呂樹很爽,即便混沌在向上直沖的時候讓呂樹身上、頭上掛了許多海草也沒關系!

    當混沌沖破水面的那一刻呂樹忽然豪情萬丈,那豁然開朗的天空與人生才是修行的意義啊!

    等等,呂樹面色迅速僵硬了起來,此時他面對的人,竟然不是弗朗西斯科……而是云倚和一個魁梧的漢子!這漢子……怕不是虎執?!

    呂樹默然半晌,這特么豪情萬丈的準備出來打A級弗朗西斯科呢,結果弗朗西斯科已經走了,云倚和虎執卻出現了,倆A級嘛……

    云倚看著頭頂海草的呂樹遲疑了一下:“呂樹?”

    呂樹搖搖頭:“我不是,你認錯人了。”

    云倚笑了起來:“那你是誰?”

    呂樹看了看周遭的場景,又看了看腳下的混沌,他沉吟了兩秒:“哪吒?”

    他現在有點慌,壓根不知道傀儡師來這里干嘛來了,而且是兩名傀儡師齊至!他現在哪還有什么豪情,趕緊跑路吧!

    “三太子,我們走!”呂樹說完就駕著混沌跑了,時不時還回頭看看云倚和虎執追來沒有。

    虎執啞然的看著混沌與呂樹遠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我們是不是弄錯了什么?”

    他現在有點慌,壓根不知道傀儡師來這里干嘛來了,而且是兩名傀儡師齊至!他現在哪還有什么豪情,趕緊跑路吧!

    “三太子,我們走!”呂樹說完就駕著混沌跑了,時不時還回頭看看云倚和虎執追來沒有。

    虎執啞然的看著混沌與呂樹遠去的背影自言自語道:“我們是不是弄錯了什么?”

    他們倆就是得知弗朗西斯科過來追殺呂樹專程過來看看戰況的,也沒打算出手,就是想看看呂樹現在到什么地步了,然而弗朗西斯科沒見到,反倒見到了一頭龍……

    云倚看著呂樹的背影說道:“果然氣運所鐘,龍都可以懾服。”

    虎執無語的看向云倚:“人類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不要搞盲目的個人崇拜?老神王也不缺這個啊,當年不還有頭龍想跟老神王做交易么?”

    “交易與臣服一樣么?而且那時候老神王什么實力境界了,呂樹現在才什么實力境界?你B級的時候能收一條龍?”云倚反駁道。

    虎執默然良久甩了甩手:“我不跟你一般見識,你已經魔怔了!”

    “虎執,你跟著老神王多久了?”云倚忽然問道。

    虎執沉默了一下:“隨他征戰的日子,有三千年了。”

    “那就再陪新王征戰三千年吧,”云倚說道。

    “我感覺新的王并不是那種殺天殺地的角色啊,”虎執嘀咕道:“不過我倒是感覺他的性格就算不殺人,也會有不少人想殺他……”

    “你我傀儡師的使命便是陪伴,陪著那王座之上的人俯瞰這人間,走吧,該算的賬,是時候算一算了。”

    ……

    黑暗會議的營帳中氣氛有些凝重,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守衛在營帳外面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一聲,生怕惹怒了某位大人物。

    屋內圣徒平靜的坐在首席,他指尖漂浮著一顆散發著微光的金屬圓球,只是那圓球竟是液態的,隨著圣徒控制之下隨意變換著模樣,偶爾變成一只栩栩如生的山羊,似乎就連羊毛都纖毫畢現,而后又重新恢復成圓球。

    在座的所有人破壞力都很強,可要做到圣徒這樣的控制力就很難了。

    撒旦與圣徒同為空氣系的強者,然而直到今天大家才知道,原來圣徒是空氣系與金系共生的覺醒者!

    所有人都明白,這是圣徒在直到弗朗西斯科也晉升A級之后亮出來給大家看的底牌,而且對方手中還掌握著金系的神物,只是不知道那液態的金屬圓球到底是什么。

    圣徒平靜開口說道:“這樣一來,后勤就徹底沒法保障了吧,與諸位合作是認為諸位有實力,可惜的是,事實證明諸位空有實力,卻沒什么腦子。竟然讓同一個人劫了兩次物資。”

    在場的,也只有圣徒霸氣到這種程度,可以當面說其他組織的領袖愚蠢。

    “我們之中必然有內鬼,”黑暗王國的那位領袖嘿嘿笑了起來:“不然對方怎么知道物資將要運到?我準確的說了八個小時,似乎還有人專門為他計算了一下貨輪的位置,才能如此精準的找到。”

    弗朗西斯科站在圣徒背后疑惑道:“也許他是誤打誤撞?”

    圣徒將金屬球收攏起來冷笑道:“你以為所有人都跟你一樣蠢嗎?”

    主教笑了起來:“不要吵,大家目的是相同的,都是要獲得上古遺族的寶藏,那么現在問題來了,怎么解決后勤補給的問題?”

    “看你的樣子是有什么好方法?”

    “后勤物資算上我們之前帶過來的,還剩下三成,這些東西肯定是養活不了那么多人的,”主教面目遮擋在黑暗中:“但如果沒那么多人呢?讓散修們去送死好了,人數少了,飯就夠吃了。”

    那聲音里充滿著冷漠與惡意,而話語的內容又是如此的合理與血腥。

    “我贊同,”撒旦說道。

    黑暗王國的那位領袖笑道:“我也贊同。”

    “那就提前進攻吧,”圣徒平靜的決定道,似乎他便是這場聯合會議里的主宰。

    “這么多組織,上古遺族的寶藏該如何分?我覺得要提前決定才好,”主教說道。

    “我坦克要1成!”

    “我誓約也要1成!”

    十多個大組織每個人要一成,這上古遺族寶藏都不夠分的。

    “能在戰爭中活下來的人再說分寶藏的事情吧,諸位以為自己都能活到最后?那也太小看天羅地網了,屆時,按功勞分,還活著的分,”圣徒為這場會議劃下了句號,似乎也決定了那群散修的生死。

    “如果死了那就什么都不用說了,死人……自己也是寶藏啊,”黑暗王國的那位笑的無比開心,似乎終于達成了什么心愿似的。

    ……

    吶,五月即將過去,六月即將開始,咱們大王要搞活動送周邊了,詳情請看章末的活動鏈接~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