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818、飛來橫禍(第三更)
    老虎背營地在天池以東,如果不是親自來這里看一眼,呂樹簡直很難相信這是一場戰爭的前進基地。

    例如圣徒與主教還在更加外圍的阿爾喬姆港,雖然在重要級上老虎背事實上也只能排第二而已,可問題是這里的亂象讓呂樹太震驚了。

    一個個松散的覺醒者們就像是雇傭兵一樣散亂在營地里,地上到處都是酒瓶子,即便是各大組織的人也不管這種事情。

    大量的女性聚集在這里,甚至還有煙酒等等生意的專程趕過來,就因為這些覺醒者揮金如土。

    海外各大組織對于散修的約束力并不算太強,畢竟如果各大組織把他們當奴隸的話,這十幾萬散修嘩變起來就麻煩了。

    這就像是一支雜牌聯軍,完全想要依靠人數取勝似的。

    或者說其實各大組織根本就不太在乎他們的死活,呂樹行走其中甚至發現這些海外散修跟被洗腦了似的認為只要聶廷不出手,這場戰爭的勝利必然屬于他們,因為他們似乎每個人都知道天羅地網在長白山的營地只有四萬修士,而他們加上阿爾喬姆港的人足足有三十萬。

    呂樹意識到,當每個人都很清楚這個數字的時候,那就一定是有人在不停的散播消息。

    后來他發現,從老虎背營地出去的許多由各大組織帶領的隊伍甚至根本沒有作戰就回來了,這是他細心觀察的結果。

    也就是說每天都有很多散修只是出去閑逛一圈就回來了,那些散修回來之后還會夸夸其談的說一點危險都沒有,或者是一起喝酒吹牛的時候說自己在面對天羅地網的時候有多么威風,天羅地網是多么不堪一擊。

    似乎各大組織在給散修們營造出一種悠閑的假象,然后騙這些散修一部分一部分的進去送死,消耗天羅地網的力量。

    不得不說這個方法起效果了,呂樹估計自己說天羅地網打算殺的他們片甲不留,現在很多人都會當成一個笑話。

    那些死去的散修沒法開口給其他人說自己的遭遇,于是就仿佛壓根沒死過幾個人似的。

    呂樹有點疑惑,難道那些死去的散修就沒什么朋友在營地里惦記他們嗎?

    然而他忽然發現,這些散修之間又互相不太熟又特別喜歡抱團取暖,彼此熟悉的基本都在一個隊伍里,要么滅了就這一群認識的人全滅了,沒人惦記他們。

    而且這營地里的人數實在太多了,每天的生活排泄都導致營地里臭烘烘的,只不過大家似乎也習慣了這一點……

    在這里,呂樹才感受到原來城市的下水工程和排污工程到底有多么重要,不然每天上百萬人在同一個城市里排泄,那得是什么味兒……

    而這些散修每天回來之后第一件事情便是喝酒,第二件事情就是找那些依靠別人存貨的女覺醒者。

    不光是女覺醒者,還有一些是專門來這里做生意的。

    酒免費喝,由各大組織提供。

    而那些專門來這里做生意的女人恐怕也是各大組織找來的,每天晚上甚至還會有舞會之類的活動,簡直跟人間天堂一般。

    呂樹行走在老虎背營地里皺著眉頭,這群人簡直是蠢,他剛才試圖給一個人說天羅地網有多么恐怖,結果對方都不信了,就仿佛之前天羅地網對內部間諜以及某些海外組織大開殺戒的事情都幾乎要被遺忘。

    “這特么各大組織給這群弱智喝的是假酒吧……”呂樹無語了,他甚至懷疑各大組織往酒里摻了更可怕的東西,比如那些成癮的藥物,當然,呂樹只是懷疑,并沒有證據。

    因為這些散修似乎許多都有了酒癮,但并沒有癮君子那樣的癲狂癥狀,是因為劑量很小嗎?

    這咋辦?呂樹來這里是想找出那個幕后執棋者的,或者潛伏在這里,在最關鍵的時候給海外各大組織一個致命一擊。

    結果他根本找到對方的線索,面前全是亂糟糟的散修。

    不過呂樹也找到許多各大組織的人,他們與其他散修是不一樣的,平日里滴酒不沾,但是特別喜歡湊到人堆里聊天,而且一開始聊天就總能抓住話權滔滔不絕。

    呂樹緊緊的盯著他們決定先安心潛伏下來,擒賊先擒王,他覺得自己一定能找到某個重要的機會。

    夜深了,呂樹在營地邊緣最靠近山林腹地的位置搭起自己的帳篷,這個位置方便他如果被發現的話可以立刻逃入山林,這里便是距離天羅地網營地最近的位置了。

    不過被發現的幾率實在不大,他現在帶著兜帽走了一圈,根本就沒人認出他來,似乎就連各大組織都對“第九天羅”的普及度還不太高。

    呂樹這就有點不服氣了,自己就不是天羅嗎,憑啥不宣傳自己?!

    然而他剛扎好帳篷,忽然聽到山林里傳來轟隆隆的巨響,呂樹愣了一下,這巨響怎么回事,難道是野獸出逃?不對啊,長白山里的野獸不是快跑光了嗎?

    而且……這轟隆隆的聲音有點似曾相識,呂樹感覺自己好像在哪聽到過。

    就在下一刻,呂樹看著樹林邊緣慢慢長大的嘴巴,那一個個青銅甲士從樹林之中掩殺出來,面甲已經拉了下來,他們宛如從深淵地獄里殺出來的死神。

    青銅甲士成編制作戰,組成了山海一般的沖擊洪流,悍不畏死!

    呂樹簡直沒法更熟悉這一幕啊,這青銅洪流不還是他親手鍛煉出來的嗎,也正是他組成了青銅洪流才讓聶廷他們知道,這青銅盔甲在集團作戰時到底有多么可怕,而如今兩萬甲士齊至,那轟隆隆的腳步聲仿佛甲士們在發出瘋狂的吶喊。

    呂樹心中一陣觸動,如今的天羅地網……

    還沒等他思緒結束呢,忽然最前方的一個青銅甲士劍指呂樹:“擅入邊境者死!”

    “謹防偽裝,非青銅甲士者,殺無赦!”

    呂樹:“???”

    “我特么!”呂樹當時就蛋疼了,這尼瑪自己是被誤傷啊,然而現在他也不知道在這個亂陣之中自己高喊自己是第九天羅到底有沒有用。

    呂樹轉身就跑連帳篷都不要了,飛來橫禍啊這是,這特么這次自己人設并沒有崩啊,還能不能好好潛伏一次了!

    ……

    第三更來了,求個月票呀~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