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517、漂洋過海的支票(第四更)
    也是這個時候,呂樹忽然意識到高島平津的獻祭儀式可能需要大量的靈石,不然對方為何現在在自己的后臺里瘋狂的刷999呢……

    這一瞬間,呂樹忽然發現其實自己這次來島國搞出來最大的事情,就是拿走了靈石啊!

    原本呂樹還有那么一絲崩人設的愧疚,然而現在的他,忽然理直氣壯了起來……

    自己拿靈石是為了自己嗎?不是啊,是為了讓天羅地網少一個A級的敵人,這難道不算功勞?呂樹覺得必須算,誰說不算他跟誰急!

    果然,自己還是要不經意間才能搞出大事情來,正正經經的都失敗了……

    高島平津心中已有決斷,原本靈石搭建祭壇便是為了替代血祭的生命,盡量減少人命的損失,畢竟對于神集來說人數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東西。

    可是現在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高島平津心中很清楚,若是此時自己再不晉升A級,恐怕整個神集都不復存在。

    他向心腹看去,事實上關于獻祭的事情他的心腹最清楚該怎么辦,心腹眼中露出瘋狂的神色,他們早就誓死效忠高島平津,人也已經瘋狂了。

    親衛們每十多人一小隊由一個C級高手帶領穿插進入人群之中,互相之間猶如一張巨大的網,將堡壘地面的神集成員都兜在里面,而有一隊人則直接殺向那些普通人。

    一時間哀嚎遍地,那些普通人萬萬想不到這個時候最先遭受災難的竟然是他們!

    普通人對上修行者根本沒有半點還手之力,很快,血液如河流般蔓延開來,呂樹心中升起厭惡,這神集竟是完全不拿人命當一回事,說殺就殺。

    神集的其他成員也有些不明就里,他們慢慢安靜下來看著那些親衛去屠殺普通人,而后拖著這些人的實體回來,在整個地面堡壘上面以人為筆,以鮮血為墨,畫出了巨大的符箓。

    而這個符箓,便將所有神集的成員全部囊括在內,無一例外!

    呂樹一時毛骨悚然,這高島平津不會瘋了吧,竟然打算拿這么多人獻祭?!還都是他的自己人?

    神集的修行者們也愣住了:“這……”

    他們只修行過獻祭的功法,這功法有兩種用途,要么如同北邙遺跡下面一樣以人命堆砌實力,要么就是犧牲自己的修行未來短暫的提升實力。

    然而眼前這一幕卻是他們從未見過的。

    親衛將17號、15號的倉庫抬出來擺放在獻祭大陣里,赫然開始指揮修行者擺放靈石,呂樹忽然覺得這群神集修行者就猶如自己把自己放在鍋里烹煮,還自己切好了蔥姜蒜似的。

    呂樹發現其實這些神集修行者未必不知道高島平津想要干什么,可問題是對方竟然有大部分人都并無怨言。

    這太瘋狂了,呂樹很難理解這種思維,可卻現實存在。

    眼前的一幕幕太過荒誕,呂樹忽然有種不現實感。

    有人高聲質疑:“高島大人,您是否要將我們全部獻祭?”

    然而話剛說完,穿插在人群里的親衛便手起刀落將之斬殺,而此人的血液則成為符箓的新墨。

    此時之前被囚禁在基地里的那些“貨物”都被抓了上來,足足有數百人,他們都因為注射藥劑失去了行動能力。

    高島平津說道:“此時神集面臨強敵,眼看著家園即將被毀,我神集寧為玉碎不為瓦全,是諸位為神集犧牲的時刻到了。”

    “玉碎!”

    “玉碎!”

    “誓與神集共存亡!”

    “誓與神集共存亡!”

    大多數人眼中出現瘋狂的神色,而有一少部分人則忽然向外面逃去:“我不獻祭!”

    一人帶頭便有上百人跟隨著朝外沖去,不知道為何呂樹心中忽然輕輕的松了口氣,這種感覺就像是在骯臟惡臭的泥沼中看見了一片正常的土地一樣,誓死捍衛家園他能理解,可這種獻祭自己為高島平津提升實力的心態他真的理解不了。

    好在,神集里面還是有正常人的。

    呂樹并沒有動,高島平津的親衛開始屠殺那些修行者,其他人則漠然的看著。

    這些人殺完之后親衛繼續帶領大家按照特定的紋路來擺放靈石,上千人一起擺放靈石數萬枚靈石的場面非常壯觀。

    別人在前面擺,而呂樹則一邊在后面偷偷的撿,場面混亂,根本就沒人注意到他干了什么……

    不過呂樹也不是就在一個地方撿,他像一只小蜜蜂似的,撿兩顆就換一個地方,撿兩顆就換一個地方……

    咦,這里有一顆,咦,那里也有一顆……

    好多人擺著擺著忽然一回頭,咦,自己剛才擺的靈石呢?!

    現在是特么本來靈石就莫名其妙被偷了六成,結果現在還有人趁亂撿靈石……

    “來自淺野勝人的負面情緒值,+199……”

    “來自……”

    呂樹正撿的開心呢,忽然聽到一名高島平津的親衛吼道:“注意身邊的人,有人在偷靈石,發現者速度舉報!”

    呂樹有點意猶未盡呢,這么搞自己就撿不成了啊……他有點心疼,要知道這可是數萬顆靈石啊!

    親衛們一邊監督擺靈石一邊搜身,看看到底是誰撿了靈石,結果到了呂樹這邊的時候兜比臉都干凈,手上只有剛剛發給他的五顆,呂樹一臉熱血:“玉碎!”

    這一嗓門給親衛嚇的手一哆嗦:“好好擺靈石!”

    呂樹一邊墨跡著擺靈石一邊思考自己該怎么破壞這個獻祭儀式,首先他自己就是被獻祭的對象首當其沖啊,就算他能逃掉,可若是高島平津順利的晉升到了A級,那外面的卡洛兒不就有危險了?

    若是尋常其他散修呂樹也就不管死活了,然而這場所謂的北歐神族與神集的戰爭,似乎正是因他而起。

    若讓他看著卡洛兒因他而死,呂樹真的做不到。

    對方以赤誠之心待他,他當以赤誠之心回之,這便是呂樹做人的道理啊。

    而且找機會還得告訴對方自己并沒有死,之前感謝的支票酬金神馬的,寄出去了自己還是能收到的……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