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326、血債血償(第四更求月票)
    呂樹感受到靈力波動的剎那間便向外看去,只見巨大的洪峰滾涌而來,仿佛一堵如高樓般的水墻正朝著列車所在的大橋上拍來,只剩下二十多米的距離。

    那水墻凝實,浪花都被拘禁在了墻里,呂樹甚至可以想象,這水墻若是拍下來,整座橋恐怕都要立刻崩塌。

    這就是御水的能力嗎……呂樹看到這一幕,第一瞬間的感覺竟是希望有朝一日自己也可以擁有這種恐怖的力量。

    雖然河流終究比不上海洋,可這已經足夠恐怖了,一條河流從天而來的感覺,像是要毀滅一切!

    “敵襲!”呂樹狂呼道。

    就在這時,炎熱的酷暑里,氣溫忽然低了下來,呂樹眼睜睜的看到自己呼出去的空氣變成白霧,然后在車窗上凝結成晶瑩的雪花。

    那岸上的12人狂奔而來,各顯神通。

    忽然其中一個壯漢縱身從岸邊起跳,而后身體像是被人用無形之力操控著一般,筆直的朝呂樹他們所在的第十二節車廂砸來,宛如鋼鐵與火藥里噴射出來的狂妄炮彈!

    一人站在岸邊,他自己的粟色頭發迎風向后招搖著,而他單手向前,便有巨大的寒流從他體內釋放而出,一瞬間像是把那洪峰噴濺的水汽全都化成了鋒利的冰鋒,如刀般撕裂著一切。

    其余人由向軌道跑去,他們必須確保10分鐘后,這第12節車廂里再無一人存活。

    然而就在此時,呂樹凝視著窗外的洪峰以無匹的姿態狂猛席卷,世界仿佛安靜了下來。

    晶瑩的冰鋒尚未停止。

    海洋潮起又潮落。

    太陽升起又落下。

    風刮走了又再回來。

    一切表象皆為虛幻,只有元素才是這世界的一切本真。

    呂樹抬起手來,驟然間他面前的玻璃嘩的一聲破碎,星圖中的所有星辰之力都好像是世紀之戰里的登陸戰士,前仆后繼,不遺余力。

    它們瘋狂了起來!

    剎那間,呂樹身體里的元素之力因為這抬手間的看似輕易動作便消耗殆盡,然而沒有關系……他還有星辰之力!

    星辰之力開始瘋狂的轉化成為水元素之力向那巨大的洪峰轟鳴而去,在沒人看見的包間里,呂樹瞳孔由黑色轉成水藍,那瞳孔里的海洋遍布星辰!

    靜止!

    真正的靜止!

    靜止的不是這世界,而是那洪峰!兩個水元素的操縱者開始瘋狂的掠奪彼此對于水元素的控制權,卻導致洪峰像是照片里的景色般,固定住了。

    這一幕,堪稱奇跡。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么,就連車廂里的其他慌亂學生們看著窗外靜止的這一幕都驚呆了,洪峰怎么會停止?這不符合常識。

    這一切,竟讓他們有種錯覺,仿佛世界都靜止了。

    呂樹心中只有平靜,只是這平靜中,他感覺到似乎還有一絲力量也介入了進來,在幫助自己。

    那種力量難以言語,與其說是力量,不如說是法則,太過高深莫測。

    然而就在這一刻,第13節車廂,也就是尾廂里,一抹無匹的刀光沖天而起,斬向天上懸掛的瀑布!

    這一刀仿佛貫通天地,竟是將二十多米的洪峰從頭斬到了尾端的河流里!

    仿佛斬斷了所有日月星辰,讓天地也暗淡。

    12節、13節這最末尾的兩節車廂瞬間被無形之力震的粉碎,所有人都驚異的看到一襲黑色大氅沖天而起,河流里好像有什么東西正在亡命逃竄,黑氅之內的聶廷俊逸面孔冷笑起來:“等你太久了!我天羅地網21條人命日夜都在地下等著你呢!血債,血償!”

    刀光如雪,似乎這刀光便能凝結住一切河流。

    湍急的黃色河流中被一分為二,就好像這河流中憑空生出了一塊頂天立地的礁石!

    一個被劈為兩半的人影像是失去了所有力量后驟然顯現,順著河流向下游飄走了。

    只剩下聶廷浮立在空中,一襲黑氅被狂風吹的獵獵作響。

    A級,那是A級才擁有的御空飛行的力量!

    那剩下的12人在看到聶廷的一瞬間便轉身就跑,情報說第13節車廂里只有貨物,然而里面還有一個人,他們最害怕的人!

    呂樹在刀光驟然出現的瞬間便收回了星辰之力,縱使是他也有中虛脫的感覺,對方是B級,呂樹再如何強悍也無法敵過B級。

    若不是聶廷出現,他恐怕最多還能堅持三息時光,一切就都要被摧枯拉朽般的毀滅。

    原來……所有甲級天才都只是誘餌,聶廷用這天大的賭注來做一場賭局,目的就是讓對方血債血償。

    這是……多大的仇恨啊。

    這是……多大的氣魄?!

    只是車廂粉碎后,呂樹愕然的看著曹青辭竟如同剛才自己那般伸手朝著洪峰的方向,難道剛才那高深莫測的力量就來自這個女孩?

    對方是覺醒者,這件事情呂樹是知道的。然而那股力量,到底是什么屬性的,為何感覺那么超脫?

    呂樹知道,若自己是聶廷,斷然不會有氣魄干這種事情的,只是他沒想到,對方竟然在消失一段時間后,已經成功晉升了A級。

    自此,國內天羅地網兩大A級高手坐鎮,當真固若金湯了。

    可問題在于,您一個堂堂天羅地網話事人,整天把自己當刺客玩是怎么回事啊?嚇死人的好嗎?!

    來偷襲的人想過可能會有天羅坐鎮,然而他們怎么也想不到剛剛回到京都的聶廷,怎么會忽然出現在一趟由南方駛往北方的列車上,而且早就藏在了第13節車廂里。

    他們錯誤的情報導致他們沒有發現一件事情:聶廷終于晉升A級。

    說實話,呂樹也有點慶幸聶廷在這列車上,不然自己剛才冒險硬剛B級就真的太危險了,若是星辰之力被抽空,恐怕他就真的只能依靠身體力量戰斗了。

    若是被洪峰卷入水中,以對方B級水系覺醒者的實力,自己必然是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

    聶廷干脆利落的將那12人斬盡殺絕后飛回橋梁上方,看著曹青辭平靜道:“你很好。”

    而后,他轉頭對所有人道:“各位,會有人來接你們,京都再見。”

    說罷,聶廷一襲黑氅沖天而起,轉眼間便消失于天際。

    呂樹疲憊的坐在橋上琢磨,自己剛才動用水系覺醒的能力,沒被聶廷發現?曹青辭給自己打掩護了?

    ……

    我是那種斷章的人嗎?為墨色天涯盟主加更,求月票!距離都市月票榜第一還有2200票,還有三天時間,各位助我登上第一寶座可好?!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