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88、憤怒之魄,伏矢!(第三更)
    呂樹一邊強行控制著尸狗小劍緩慢飛回自己身邊,另一邊則繼續腳步不停向那白人強者追逐而去,兩人之間,時不時的便有怪樹轟然塌倒!

    白人強者心中驚異,拿土系器物與自己交換陳百里項上人頭的那個雇主提供過資料,可資料里并沒有說遺跡里陳百里身邊竟然還有一個這么強的C級高手!

    失算了!

    他現在甚至在想,對方是不是故意隱瞞這個人情報,好讓自己和陳百里兩敗俱傷?!

    白人強者手里的白色細沙并沒有用完,此時眼看著呂樹仍舊在拉近兩人距離,他手中的細沙竟如一顆顆炮彈般轟向呂樹。

    縱使呂樹身上星辰紗衣再堅固,在面對這密集的沙土沖擊下也開始動蕩。

    每一顆沙土沖擊,便在星辰紗衣原本光滑的表面上砸出一顆坑洞,原本星辰紗衣受到損傷便會有星辰之力立刻來填補,然而這沙土實在太過密集,星辰之力填補的速度竟然來不及!

    啪的一聲,呂樹感覺手臂上一陣鉆心的疼痛,竟是有兩顆白色沙土穿透了星辰紗衣在他手臂上打出了血洞!

    不止如此,越來越多的沙土開始突破星辰紗衣的防護,呂樹身上頓時多了好幾條血印!

    呂樹暗自心驚,這樣不行,在這么下去萬一稍不留神自己搞不好要陰溝里翻船。

    只是現在尸狗徹底被拖住在那白人強者的身邊根本無法運轉如意,B級強者哪怕受傷之后的速度也已經不是長矛能夠追逐的了,怎么辦?

    就在此時,雙方已經追逐了很遠,呂樹忽然發現,這不是自己來時的路嗎,對方竟是直接向遺跡邊緣地帶跑去?

    兩人一前一后忽然來到一片空地上,呂樹愣了一下,這不是自己剛拔過牙的小動物們嗎?

    野獸們也愣了一下,這不是剛拔過嗎,又回來干啥?!

    然而白人強者卻是沒有任何的心里波動,當他經過這些野獸的時候根本選擇了無視,身周飄搖的沙土從野獸身上掠過,竟只是路過便將野獸的身體全部洞穿!

    呂樹后臺里一組組負面情緒值開始消失……

    他憤怒了,自己好不容易拔掉的牙,好不容易攢起來的負面情緒值收入渠道,被你這么路過一下就沒了?!

    呂樹出離的憤怒了!

    “你特么給我站住!”

    “你特么給老子站住!”

    “聽到沒,你中國野爹讓你現在站住!”

    其實呂樹很少說臟話的,現在真是忍不住了!

    自己的負面情緒值啊!那么可愛的小動物啊!

    白人強者繼續逃竄的路上有點懵逼,這貨怎么回事忽然跟瘋了一樣?!

    然而就在此時,呂樹忽然感覺到自己身體的星圖第二層星云竟在這憤怒中開始旋轉,第七顆橫貫在中心為恒星,其余六顆成為行星!

    呂樹隱約間感覺,這憤怒的情緒就仿佛是一把鑰匙般,將第二層星云的秘密寶盒開啟了!

    他恍然間回憶起七魄所代表的含義,尸狗、伏矢、雀陰、吞賊、非毒、除穢、臭肺,分別對照人之七魄:喜怒哀懼愛惡欲!

    難道想要掌管魂魄的情緒,就必須要自己先懂得這些情緒,然后以情緒做鑰匙?!

    星云轉動,恒星之上忽然一柄透明小劍凝聚,上刻伏矢二字。

    伏矢造型與其說是劍,倒不如說更像是一根通透的白玉針!

    白人強者在前面正跑著,忽然聽到身后極其尖銳的破風聲,這聲音凄厲暴躁,就像是怒吼!

    來不及躲閃了,他將手中最后的半把特殊白沙擲了出去向伏矢包裹而去,可是本身白沙有一半用來包裹尸狗,還有一小部分用來攻擊呂樹,現在剩下的根本不夠包裹伏矢了!

    一聲血肉被穿透的聲音響起,白人強者強行躲閃之下仍舊被貫穿了肩部,又被打出了一個血洞!

    他快要瘋了,既然有兩柄飛劍,你早干嘛去了?

    怎么就忽然跟吃了炮仗一樣?瘋了嗎?

    白人強者感受到了呂樹憤怒的情感,然而他根本想不明白對方為什么在憤怒啊!

    再也顧不上留存實力了,他真的沒想到重創陳百里之后,原以為自己已經無敵的遺跡里竟然又冒出來一個妖孽,而且還莫名其妙的憤怒了……

    白人強者用最后的那一小把白沙將伏矢拖住,自己卻瞬間翻身鉆入地下,泥土仿佛與他相容一般,一個人類鉆入泥土竟然給呂樹一種水滴融入大海的感覺,絲毫不見任何排斥!

    呂樹從地上一躍而起,這一躍便是數十米的高度,他的身體穿過層層樹林的阻礙,但凡是擋住他的樹枝全部折斷粉碎!

    “有朋自遠方來,雖遠必誅!給我死!”

    下一刻,呂樹手中出現一柄長矛,而后呂樹的身體向后彎曲成一張長弓,轟的一聲長矛出手扎向地面!

    一柄又一柄長矛如同炮彈一樣砸向地面,呂樹凝視著地面的能量波動,整個人在空中恍然如同集束式炮彈發射器一樣,地面一個個坑洞被炸起,被犁了一個遍!

    呂樹力氣用盡,人也落了下去,他看到地下泛起的泥土里有一捧鮮血,卻沒看到對方的尸體。

    呂樹閉上眼睛感受著,再也沒有感受到對方的能量波動,他低頭看向羅盤,羅盤也毫無反應。

    竟然還被跑掉了嗎……這就是B級強者?

    只是這一輪和B級強者的戰斗,呂樹贏了。

    即便對方現在的實力充其量只有C級巔峰,可贏了就是贏了,呂樹心中一片澄凈。

    ……

    呂樹與B級強者戰斗的聲音傳開很遠,然而大家都被怪樹遮擋無法去查看虛實,只能在空地上繼續等待天亮。

    梁澈包裹著破麻布一邊爬行一邊心中驚異,這不會是那樹妖姥姥鬧出來的動靜吧,那邊可不就是樹妖姥姥離去的方向?

    陳祖安坐在篝火旁邊聽到呂樹最后那一陣密集長矛轟炸的聲響時便站了起來,那聲音在林間傳開太遠了!

    “小魚……”陳祖安愣了一下:“這不會是我那位二爺爺搞出來的動靜吧?”

    呂小魚下意識問道:“呂樹不會有事吧。”

    從剛才她就有點莫名其妙的心緒不寧,所以此時聽到動靜了有點擔心呂樹。

    然后陳祖安便看到呂小魚竟然把所有野獸都喊醒,自己也坐到了皮皮豬的背上:“皮皮豬,我們走,去看看!”

    “喂,小魚,這怪樹林很危險的啊,等天亮吧,怎么可能是呂樹啊,呂樹一個E級力量系搞不出來這么大的動靜!”陳祖安勸阻道。

    呂小魚斜睨陳祖安一眼:“你要害怕就別去。”

    陳祖安臉瞬間苦了下來:“去去去!”

    然而就在這時,陳祖安竟然看到呂小魚忽然從皮皮豬身上一躍而起,然后一拳向著空地之下轟了過去!

    轟隆隆巨響與煙塵彌漫開來,陳祖安完全沒明白過來怎么回事:“咳咳,呂小魚,你是不是瘋了!”

    他拿手扇著臉前的那些煙塵,剛才那一瞬間陳祖安吸入了不少煙塵,嗆了幾下。

    這特么就是D級力量系覺醒者的威力?一拳給地面捶出了一個巨大深坑,深度接近兩米!

    這特么是一個十歲小女孩干的事情?

    可是在灰塵散去后,陳祖安竟然詫異的看到龜裂的大地之下陰出來了一抹紅色的鮮血,他震驚的抬頭看向呂小魚:“這是什么?”

    “人,”呂小魚言簡意賅且極度平靜的說道:“從地下路過的人,我殺人了。”

    “我擦!”陳祖安震驚了:“你怎么發現他的?”

    呂小魚沒說話,因為她能感應到靈魂這種事情,呂樹不讓她告訴別人。

    陳祖安眼睜睜的看著呂小魚莫名其妙的抬手一招,仿佛把地下什么東西招進了身體里,可是陳祖安什么都看不到啊,他好奇道:“小魚……你在干嘛?”

    呂小魚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沒干嘛。”

    這條魂魄,比之前自己拘來的那個……強大太多了!

    ……

    不是不更,是為了不斷章,直接把劇情寫完了再發省的你們難受……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