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大王饒命 > 226、神經病啊(第三更)
    “大家上車吧,”導游揮舞著紅色的小旗子和藹可親喊道。

    李典還沒想明白袁亮拓剛才目光里的深意,他總覺其中有大古怪,這種感覺,簡直為他本來開心的旅途蒙上了一層陰影……

    大家排隊上車,呂樹和呂小魚就跟在大家的最后面,李典率先上車,結果就在他一只腳剛剛踏上的時候,呂樹站在袁亮拓的身后稍微欠了欠身子。

    只見他手掌一翻,扭頭葫蘆便出現在手中,他低聲幾乎默念的喊了一聲名字便又把葫蘆給收了回去。

    “李典。”

    “咔!”

    李典剛踏出的腳都差點踩歪了,脖子瞬間扭了四十多度朝呂樹這邊看來,卻被袁亮拓死死擋住。

    事實證明,只要脖子扭的快……不管多少度,都會閃住,只是輕重問題而已。

    嘶,李典倒吸一口冷氣,偏轉的角度比較小,疼倒未必有多疼,只是這特么……

    他就是扭頭葫蘆原來的主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扭頭葫蘆的用處?!

    袁亮拓見李典朝自己看來,下意識的笑了笑當做打招呼了,結果這笑容落在李典眼里,簡直喪心病狂……

    難怪自己剛才會覺得對方看自己的眼神有點古怪,原來對方就是扭頭葫蘆的買主!

    只是對方怎么知道自己真名的?!

    對了,導游那里有一份每個人登記的身份信息,那都是按照身份證來登記的。

    一般情況下導游那里的表格會有好幾份,最詳細的是不會給游客看到的,因為有游客因此出過事情。

    最簡單的表格上就只有名字,性別,年齡之類的,絕對不會暴露電話號碼、家庭住址這些東西,以防顧客在游玩回去之后被人詐騙。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出現過,而是非常多。有人就專門回去后根據得來的信息設局詐騙,甚至在路上的時候就一直有意無意的套話。

    有人覺得高價團里就不會有騙子了,但是有些騙子偏偏劍走偏鋒來報這種團,因為這里許多人在他們眼里都是肥羊!

    李典此時已經恍然,導游給他們的表格是要每個人去確認的,后來的人簽字時都能看到前面游客的簡單信息,所以自己的信息很有可能就是在那個時候泄露出去的。

    旅行社就三個年齡階層,一部分是年輕人,他李典很容易就被排除了,另一部分則是五十多快要退休閑著沒事干的大媽大叔。

    而他三十多歲,目標明顯。

    李典沒法確認袁亮拓到底是不是那個買主,也許他們四個青年男女都有可能,而且整個旅行社里,只有他們四個出現時,他手里的小羅盤產生了反應。

    當然,這四個人身后還有一對兄妹,可這對兄妹身上完全沒有靈力波動,而且報到的時間比自己還早,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如果李典沒有跟袁亮拓產生誤會,去跟袁亮拓多聊聊也許就會知道,呂樹其實也是個修行者。可惜現在雙方沒有那種深入交談的可能了。

    如果李典知道呂樹有真名識破系統,估計也會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惜這個他更不可能知道了。

    李典深深的吸了口氣扭了扭脖子,既然大家都挑明了,看羅盤的樣子你們也不過是跟自己差不多的水準。

    雖說你們人多,但問題是自己已經是個老江湖了!

    在靈氣復蘇之前李典是個風水先生,走南闖北的廝混十多年,要是還斗不過你們幾個溫室里的花朵那就完犢子了!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613.”

    就在李典想著的時候,后面大媽推搡了他一把:“你上不上車?不上你就下來!”

    “咳咳,上上上!”李典一臉尷尬的鉆進了車里。

    呂樹樂呵呵的看著這一幕,不僅樂的是小小的報復了李典一下,而且還收獲了負面情緒值。

    當初從遺跡里出來他就發現,雖然天羅地網極有可能認為陣眼是那個島國間諜拿走的,但最后負面情緒值還是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這就說明,負面情緒值其實針對的是事情。

    呂樹思忖著,如果有人把某件事情嫁禍給呂樹的話,而呂樹從來都沒做過那樣的事情,那負面情緒值還會加到自己身上嗎?

    這個倒是沒什么經驗,畢竟還沒人嫁禍過他。

    說實話這種負面情緒值哪怕真的還是給他,呂樹也是不想賺的,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就承擔什么后果,沒做的也不會認。

    別人嫁禍給自己就算讓自己受益,呂樹也是不樂意的。

    就像李典這件事情,明明他受益了,但是呂樹想到對方以為坑了自己,而且李典自己心情還很爽,這就讓呂樹很不爽。

    同理,如果有人嫁禍自己成功了,雖然自己受益了,可是那個想坑自己的人依然很爽啊,對方覺得坑成功了啊,想到這里呂樹就會很不爽。

    呂樹一直都承認,他就是個小心眼的人!

    到了車上呂樹就帶著呂小魚坐在倒數第二排,反倒是袁亮拓和李典隔著一條過道并排坐著,李典皺起眉頭看著袁亮拓在自己旁邊坐下,他低聲對袁亮拓問道:“你到底想怎么樣?”

    袁亮拓一臉的懵逼:“神經病啊,我不想怎么樣!”

    “來自袁亮拓的負面情緒值,+113.”

    李典當時差點就怒氣攻心了,你這是不想和解了是吧!

    “來自李典的負面情緒值,+711.”

    呂樹在后面樂呵呵的數著負面情緒值,他簡直快要愛上嫁禍給別人感覺了啊,跟掛機一樣,自動長經驗你敢信?

    原本已經點亮第六顆星辰的呂樹,現在想想自己點亮第七顆需要32萬的負面情緒值就發愁,結果這趟旅途就有人送上門來了。

    很好,最好你們能吵一路……強無敵!

    呂樹感覺自己好像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一樣,就算真的被李典發現自己才是買主那也沒什么。

    一方面大家天南海北的以后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了,另一方面,他還沒拿葫蘆干什么事呢,就算被發現了又怎么樣。

    大不了以后用葫蘆的時候更加謹慎點嘛,哪有現在玩個痛快來的有意思。

    更何況,眼瞅著李典和袁亮拓之間好像矛盾越來越深了……

    這時候黍離他們幾個走上車來,看到呂樹和呂小魚時當即走過來像是要坐在他們附近。

    呂樹當時就想低頭捂臉不被認出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常聽人說女裝大佬女裝大佬的,對方顏值確實在8分以上,很高了,可問題是……顏值越高就越別扭好吧?!

    黍離隔著過道坐在呂樹的旁邊,興高采烈的問道:“那是你妹妹嗎?”

    呂樹:“嗯,對。”語言盡量言簡意賅。

    “男孩還是女孩?”黍離追問道。

    呂樹:“???”

    是我不懂這個世界了嗎?還是我不懂你們的世界了?妹妹不就應該是女孩嗎?

    呂小魚在旁邊已經笑瘋了,她小聲嘀咕道:“他是不是看上你了?”

    “呂小魚?咱倆這日子是不是不過了?啊?”呂樹黑著臉。

    此時導游拿起話筒:“有一句廣告詞說:心隨我動,溝通無限,那我與在座各位朋友的溝通就從我的自我介紹開始,我是來自春天旅行社的導游,我姓王,大家可以習慣的叫我王導或者是小王……”

    有大媽忽然問道:“王導你全名叫啥啊?”

    導游猶豫了一下:“王根基。”

    大媽哦了一聲:“我們年齡肯定比你大,那我們就叫你小王吧。”

    說完大媽就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我們還是叫你小基……額?”

    也不對!

    王根基的臉已經黑了,還能不能好好做個開場白了?這一屆的游客是怎么回事啊!?

    “您還是叫我王導吧,”王根基一臉蛋疼的說道,他吸了一口氣轉頭對游客繼續說道:“我是地地道道的青州人,具有青州人的主要性格就是熱情、豪爽,所以說在這三天的行程中如果您有什么問題和要求的話就盡管的提出來不要客氣,只要你的要求是在合理而可能的情況下,我一定會盡我自己最大的努力為你解決。那同我一起為大家服務的還有司機張師傅,那我與張師傅可以說是旅游界中的最佳組合,也可以說是黃金榙檔,不客氣的說我們是強強聯手,所以說在座的各位你這次旅行交給我們,不僅可以放心,還有舒心、開心。”

    說完,大媽原本打算也問問張師傅的全名呢,愣是猶豫了半天沒敢開口……

    這邊黍離見呂樹有點回避自己就樂了,這種情況他還真見過不少:“你是不是覺得我很奇怪?”

    呂樹想了想,這種對自己釋放出善意的人,別管人家愛好怎么樣,呂樹覺得自己都不太應該說特別讓對方為難的話,而且個人愛好這種東西,你不喜歡,并不代表你就要去否定。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人格,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力。

    他斟酌了一下說道:“我只是覺得……生理上能受得了嗎?額,我沒別的意思,純粹好奇。”

    黍離當時就樂了,她拿出身份證給呂樹看了一眼:“哈哈哈,其實我就是女的,就是聲音有點粗,所以我弟弟老喊我哥。”

    呂樹瞬間就覺得,外面的世界實在是太復雜了……神經病啊!

    ……

    9000字已更,再次感謝大家這幾天的體諒,我已經滿血復活了。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