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蒼莽人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這是在作死呀!
    “蘇泉,現在的情況很是微妙,我需要知曉一下丁主任那邊的具體情況!”

    蘇泉并沒有立刻的就答應下來,而是反問了一句,“領導,打探一下無所謂的事情,但如果說真的是咱們這邊的?怎么應對?要知道王安的事情,可大可小呀!老大給他藏匿了這么長的時間,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先確保王安的安全,丁主任這么的重視,絕對不是說一說那么的簡單,一直以來王安都被保護的非常好,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實在是太過于的突然,讓我們這邊也沒有任何的準備!”咽了一口唾沫,事情實在是太麻煩了!自己也是感覺有些棘手!

    雖然事情還沒有完全的調查清楚,但基本上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鬧出來這樣的事情來!事后就不是怎么交代的問題了!要知道王安牽扯到的事情可以說是非常的多,丁羽為什么要把王安給藏匿起來?

    一定程度上面,是真的把王安當成是他的衣缽了!這樣的人藏匿的時間是越長越好,現在就冒頭,導致王安過早的就暴露出來,對于王安自身的成長,可能就會造成相當的影響,而這種影響可能就是致命的!

    如果不是極其特殊的原因,丁羽是絕對不會這么去做的!甚至于現在王安就是身處險境了!所以丁羽才動用了相當的手段!一直以來,就算是對待丁蘊和丁暢,丁羽都沒有采取如此嚴肅的方式,但是對待王安,丁羽用上了相對極端的方式!由此可見王安在丁羽心中的地位和位置!

    “先看看情況怎么樣?然后再說!”

    蘇泉這邊聽著電話里面的忙音,也是仔細的掂量一二,隨即則是拿出來自己的手機,不過等了半天的時間,電話才被接通!電話那邊傳來了自己外甥的聲音。

    “我是丁羽!有什么事情?說!”

    聽著自己外甥的聲音,蘇泉的心就好似突然之間的被翻弄了一下似的!如果說自己的心臟差一點的話,說不定現在這個時候就已經背過氣去了!自己能夠明顯的感覺出來,自己的外甥正在氣頭上面,那種憤怒就跟要爆發的火山一樣!

    “老大呀?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如此的大動干戈,這個事情是不是有點過了!”

    丁羽這邊則是盡量的讓自己平息下來,好在功底還算是不錯!現在已經沒有多少的問題,事情怎么樣?都已經成為了事實,自己現在只需要坐在這里等待就好了!著急解決不了任何的問題,怒火也不能夠讓事情得到挽回!

    “出了相當的事情,王安應該是被賣了!但究竟賣給誰了!我也不知道,去打探這個沒有任何的意義,現在沒有辦法保證王安的絕對安全,因為沒有太多的人知曉王安是我的弟子,如此的情況之下,大家是可以對王安出手的!除非他來到了我這里!表明這個關系!”

    丁羽一字一句的解釋著!但是這個話讓蘇泉聽著有些心寒!自己的這個外甥恐怕已經是極端的憤怒,但是現在又不能夠喪失冷靜,只能是強壓著自己心里面的怒火!

    “我現在這邊能夠做什么?”

    “什么都不用,越做越多!越多越錯!我已經聯系了相當的人員,暫時來看不會出現什么太大的問題!看情況的進展,他們現在還是在空中,沒有什么問題,至于降落之后的情況,誰也說不準!”從話語當中,還是能夠感受到丁羽的些許焦躁!

    “大家相互的協作一下,我這邊讓人通知一下,防止出現其他的情況,你的人精銳,但總歸人數有那么一些少,再者一點,某些方面并不是那么的方便!我去給你協調一下這里面的關系!應該在飛機降落之前,就會搞定的!”

    丁羽嗯了一聲,也沒說答應,可以沒有表示明確的反對!“好了!暫時就先這樣吧!”

    對于自己的外甥現在這個時候還能夠保持相當的克制,蘇泉的心里面還是有那么一些欽佩的,但是放下來電話之后,蘇泉則是沖出去自己的辦公室,現在已經顧及不到那么多了!

    來到了領導的辦公室,胡亂的敲了兩下門,在征得同意之后,也是隨后推門走了進來!看到房間里面的人,也是顧不上那么多了!對著自己的領導點點頭!“跟猜測的一樣!”

    “麻煩大了!”曾國的臉色有那么一些難堪!

    其他的事情都不可怕!至少還有相當的解決渠道,但是這一次的事情,可不僅僅是捅了丁羽的后鞧這么的簡單,一定程度上面,這個是想要斬斷丁羽的傳承呀!像是丁羽這樣的人,對于傳承可以說是尤為的看重!幾乎是等同于自己的血脈!

    “是呀!麻煩大了!現在王安和童童都在飛機上面,童童的飛機應該會率先的降落,看這個意思,應該會被直接的送到丁羽那邊?!王安那邊路程稍微有點遠,可能需要耽擱相當的時間!不過彼此之間的流程應該差不多!”

    “讓人出面負責協調一下關系,不管是亡羊補牢,還是其他的什么原因,至少現在還是表示一下我們的態度吧!省的日后丁主任找我們算賬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應該怎么的來應對?還有,老薛是怎么知道這個消息的,就算是在內部,這個消息也是被封鎖的很嚴!”

    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回答,房間里面的人畢竟不多,而且都是位高權重的那一種,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需要負責的!所以大家都沒有要開口的意思!

    “老薛他在這樣的事情上面經驗可能不足!而且立功心切,所以有些太操切了!”

    話是這么的說,但是其他人會不會同樣的信服?這是一個問題!再者這個話大家聽了沒有任何的作用,是不是?問題是丁羽那邊會怎么處理?王安和童童兩個人沒有出什么問題的話,可能還好一點,如果說他們兩個人當中任何一個人出現了什么問題和狀況,我的老天爺呀!到時候都有那么一些難以想象,會發生什么!

    “先全力保證兩個孩子的安全,后續的事情后續再說!”

    大家相互對視的看了看,臉上面都是苦澀,后續的事情怎么說?要知道按照原先的計劃,童童肯定是情治部門的人,而王安也肯定是軍方的人,甚至可能也進入到情治部門當中來!至少對情治部門保持相當的好感!

    但是現在呢?薛光明究竟是怎么觸怒的丁羽,這里面的原因現在還沒有找到,但事有一點基本上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王安的事情基本上就是他鬧騰出來的,沒有其他人!

    在情治部門里面工作多年的,基本上都知曉!王安對于丁羽究竟是怎么樣的意義!那個絕對不是放置在那里的擺設!丁羽根本就不需要這么的去做!

    也許在薛光明看來,這就是一個小孩子而已,或者丁羽就是用來遮掩一些什么的,不管王安怎么重要,難不成他還能夠比丁蘊和丁暢,以及王曉剛更為的重要嗎?既然知曉了這個情況,那么就拿出來用一用,是不是?

    但是沒曾想呀!他這邊剛剛的有所顯露,甚至于還沒有說上幾句話,丁羽就猜測了出來,而隨后的反應讓薛光明整個人都感覺有點不對了!什么情況這是?丁羽究竟想要干嘛?給自己一個下馬威看看?太過于的低級了吧?!

    不過仔細的一看,事情好像是真的不對了!丁羽直接的就把自己給攆了出來,所謂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的?丁羽這么的去做,可不僅僅是打臉這么的簡單,再者就是丁羽接下來的動作,好家伙,真的是要不顧一切了!

    就是為了一個孩子,丁羽至于這么的去做嗎?又或者說這個背后藏匿著什么自己不知曉的事情和問題?如果真的是那樣,事情好像真的就有那么一些麻煩了!

    回到了下榻地方的薛光明百思不得其解,不過這個還沒有什么應對的時候,薛光明的電話就響了想起來,“光明同志,你從丁羽丁主任那邊回來了?”

    “對!丁主任好像有些忙碌,所以我就先回來了!”

    “嗯!我知道了!情況有點變化!我這邊說一句,家里面這邊已經研究過了!不管丁主任做出來任何性質的問題,你都要保持理智,同時盡量的克制自己的行為和動作!相關的人員已經在趕忙你那邊的路上面了!我隨后就到!”

    電話里面什么時候出現的忙音,薛光明不知道,但是薛光明醒悟過來的時候,明白了一個問題,自己對于王安的處理,有些太過于的草率了!這一次不僅僅是創下了大禍這么的簡單,甚至自己把整個天都給捅破了一個窟窿!

    醒過來的薛光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自己先前有試探丁羽的意思!一定程度上面也是做好了小觸怒丁羽的準備,因為在自己看來,就算是惹得丁羽不太高興,也不會有什么太多的問題和狀況!頂多就是拍自己兩巴掌而已!自己受得起!

    如果說就是拍自己兩巴掌,就能夠達到自己的目的,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哪怕是打的自己一個滿臉桃花開,也沒有任何的問題!但是現在來看,貌似自己不是丁羽丁主任拍了自己兩巴掌,而是自己給了丁主任一槍!

    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根本就不在自己的預料之中呀!難不成王安還有著其他的什么身份?又或者說王安是丁羽丁主任的私生子!不對呀!也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王安的來歷,自己已經調查的異常清楚和明白了!他的父母和親屬等等,有一個算一個,都是在檔案之中的,這里面不存在作假的問題,他就是丁主任的一個小學生而已!

    自己難道被坑了?或者說自己對于這個學生有什么其他的誤解,所以才會導致了丁羽丁主任如此的惱怒?如果說是這樣的話,自己能夠解釋清楚的,自己絕對沒有其他的什么意思?也沒有把王安的情況給透露的太多!這一點自己可以保證,當時的人一點都不多!

    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人來理會這一切了!甚至薛光明的房間里面也是多了兩個人,薛光明做什么,已經不是想象當中的那么重要!而這種行為,讓薛光明認識到了相當的問題和狀況!貌似自己這一次真的是做大死了!

    “先生,童童已經下了飛機,已經安排了路線,不會超過兩個小時的時間!安保方面動用了相當的力量,空中我們可以通過衛星來觀察,同時還有無人機會全方位的監控,確保周圍不會出現什么問題和狀況!再者,車隊方面前前后后都有照應!最大程度上面形成了一個保護圈,如果不動用什么大型的武器和裝備,問題就不是很大!”

    無人機已經把相關的視頻給傳遞了回來,絕對不會是一個無人機!再者就是其他的裝備和設施,也不是用來開玩笑的,基本上都給拉了出來!大家對于王安和童童的重要性多少還是知曉一些的!這樣的事情開不得任何的玩笑!

    先生雖然從來都不是嘻嘻哈哈的那一種,甚至絕大多數的時候,臉上面的表情都顯得有點淡漠,但是對于下屬絕對沒有任何可以被挑剔的地方!現在出現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們如果不盡心盡力的去表現,對不起自己的這份工作,也對不起先生平時的關愛!

    只能說丁羽下手的速度有點太快了!快的讓人來不及去做其他的反應!

    童童這邊從機場出發,過程當中小臉上面還是透露出來些許的緊張情緒,不過剛剛跟丁羽這位老師通了電話,多少還是得到了一些安撫!究竟發生了什么,童童不清楚,但是自己現在還能夠坐得住!甚至有時間看看動畫片!

    讓童童現在坐在車里面,安靜的看書,這個有點胡扯,別說是童童這個孩子了!就算是丁羽也是經過了一些時間,才慢慢的冷靜下來,而童童這樣年紀的孩子,想要讓他沉穩下來,這個是需要時間的,不是說你說一句,就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和狀況!開什么玩笑?

    “先生,有人對童童進行了試探性的監控!還有就是道路上面明顯能夠感覺出來,貌似有人想要強行的插入到我們的車隊當中!”

    “我不管是誰,屏蔽他們的信號!如果警告無效,可以采取強制性質的!注意自己的分寸就好!”丁羽的態度非常的冷漠!

    童童提前降落,倒也是有相當的好處,不過自己接下來跟情治部門會如何?但至少現在童童是情治部門的孩子,而且這個關系,也不是說丁羽一句話就能夠更改的,童童身上面的這個身份,就好像是血脈一樣,印刻在他的骨子里面了!

    所以現在就算是丁羽采取了什么冒險的行為和動作,情治部門那邊也會替丁羽做出來些許的掩飾和辯解的!更何況這一次的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他們的心里面最為的清楚和明白,薛光明做大死,這個已經是不能夠更改的事實了!

    洗是洗不清楚了!就看彼此之間是不是能夠達成所謂的一致。但是這樣的事情恐怕也是有著諸多的困難,設身處地的想一想,換做大家是丁羽的話,在那個位置上面,大家會如何的去做?沒有立刻的爆炸,都已經是萬幸了!

    “什么情況?”看見走進來的蘇泉,領導不由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后槽牙,越是擔心,就越會出現問題!自己倒是不想問及什么,但是作為主管領導,自己又必須這么的去做!

    “我得到了消息,有人知曉了王安的情況!還有就是童童那邊,好像有人有點意向!具體怎么樣的并不是那么的清楚!都說自己不知曉具體的情況!”

    領導哎了一聲,神情有點沮喪,蘇泉是負責歐洲司的,他所謂的有人知曉了王安的情況,就代表著王安的消息已經被透露了出來,丁羽的擔心是有道理的!而且做出來反應也是相當有必要的!不然的話到時候真的會出問題,而且還是大問題!

    “王安那邊的情況,我們可以理解嗎?”

    “不知道,他現在應該還在飛機上面,不過就我個人所知曉的情況,丁羽那邊派遣了相當的人員去了機場那邊,一個是用來接童童的,另外一個就是為了王安的到來,做相當的準備。好在這個消息流傳的速度并不是那么的快,再者一點就是丁羽丁主任做出來的反應非常的快,可以說是不幸之中的萬幸!”

    “不幸之中的萬幸?”曾國哼了一聲,看著蘇泉不由的說到,“這個事情騙一騙其他人還可以,你覺得這個對丁主任那邊能夠交代的過去?再者就是薛光明那邊?這個老薛呀!不僅僅是捅婁子了!這一下把天給捅破了!根本就沒有辦法收場了!”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