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超品巫師 > 第253章 鬼吹東南火
    “這房間,表面是強刀煞,但實際上還含藏了許多種其他煞氣,經過剛剛的一輪測試,這房間內另外有著七種隱形煞氣存在。”

    測試完后,方銘開口了,他也終于是理解車文俊為什么這么短的時間,這煞氣就開始作用在車文俊的身上了。

    平常人遭遇到一種煞氣就夠恐怖的了,而車文俊一下子遭遇到八種,說實話,車文俊現在還能活著方銘都覺得是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方先生,那我現在該怎么辦,有什么辦法能夠化解?”

    知道自己被八種煞氣給纏上,哪怕都不知道煞氣具體意味著什么,但是車文俊從羅錦城的表情中也是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

    方銘沒有說話,如果只是化解煞氣的話那并不難,反正車文俊已經是搬離這里了,只要給他弄個化煞之類的靈器給戴在身上,時間久了自然也就消散了。

    但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房子,方銘心里隱約有一種有什么細節被他給漏掉的感覺。

    似乎他忘記了某件很重要的事情。

    正當方銘思考這些的時候,房門口處卻是傳來可一到尖銳的罵聲。

    “車文俊,你還有臉到我這房子來,你給老娘賠償損失費。”

    出現在門口的是這房子的房東張素芬,張素芬看到車文俊,立刻張牙舞爪化身為一個潑婦,“我把房子租給你,賺你一個月那么幾千塊錢,可現在這房子死了人,你叫我以后怎么租?”

    “你家那個天殺的女的,她要尋死為什么不在你們自己家去尋死,而要死在我這里。”

    張素芬是一臉的憤怒,車文俊的老婆到這里來找趙倩的時候就已經是做好了自殺的準備,包里是放著農藥的,所以在將趙倩給推下了樓梯之后,直接是在這房間內服農藥自殺了。

    “蔡大姐,我老婆已經死了,你嘴巴能不能干凈點。”

    車文俊面色也是一沉,然而蔡素芳卻是不管了,“干凈,你要我說話干凈也可以啊,你把我這房子買去啊,我保證一句話都不說,我還可以花錢請道士來這里給你老婆做個法事超度超度她,免得她做鬼來找你。”

    “什么東西,找小三的時候也沒見你想到你老婆,現在倒是知道維護你老婆了。總之,今天不給錢你就別想走了。”

    聽到張素芬的話,車文俊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因為他一時之間竟然無法反駁張素芬的話。

    而一旁的方銘沒有理會張素芬對車文俊的嘲諷和奚落,他的眼睛為之一亮,因為他終于是知道什么細節被他給忽視了。

    車文俊的老婆是在這里服農藥自殺的。

    “咦,你不是上次想要租房的那個小年輕嗎?”

    張素芬這時候也看到了方銘,一下子便是認了出來,“你來我房子干嘛?”

    “如果你還想你這房子以后租的出去的話,那就閉上你的嘴。”

    對于張素芬這婦女方銘是一點沒有好感,典型的一個視錢如命的女人,就算車文俊再不對,但車文俊的老婆是無辜的,而且已經死了,對于一個死人都沒有半點口德的人,其素質可想而知。

    “你什么意思?”張素芬不干了,“我告訴你,我這房子還就租的出去。”

    只是,在說這話的時候,張素芬的眼神有些慌亂。

    “你確定嗎?那每晚響起的詭異聲音,真的能讓那些房客還敢住在這里?”方銘冷笑看著張素芬。

    “你……你胡說什么!”

    張素芬說這話的時候,眼神躲閃不敢和方銘對視,這讓方銘確定了心里的判斷,而他剛剛說這話的時候也是存了試探之心。

    “我說什么你心里有數。”方銘冷笑連連,“車文俊的老婆死在了這里,她的魂魄無法離開,你在這個房子罵她,就不怕她晚上找上你嗎?”

    “行了,羅兄,我們走吧,就讓這房子鬧鬼,到時候看她怎么辦。”

    說完,方銘便是踏步朝著門外走去,羅錦城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配合的跟著離去,邊走的時候還邊嘖嘖嘆氣,“這么重的煞氣,人死在這里,鬼魂的怨氣凝聚不散,不出一個月必然成為厲鬼。”

    張素芬看到方銘和羅錦城要走,眼珠子轉動了幾下,尤其是羅錦城的話更是讓得她渾身一顫,連忙用肥胖的身軀堵住了門口。

    “你們不許走!”

    “這是你的房子,你可以不讓我們待在這里,但好像你沒權讓我們不走。”方銘面無表情看著張素芬。

    “你……你們要走那也要把他老婆的鬼魂給帶走了之后才能走。”

    聽到張素芬這話,方銘笑了,放聲大笑起來,半響后才問道:“憑什么?”

    “總……總之你們不許走。”

    “無理取鬧。”

    方銘沒有再理會張素芬,直接朝著門口走去,至于張素芬想要阻攔,一個閃身輕松躲開了。

    走出門口之后,方銘還回頭說道:“你要是不信的話,現在可以在東南角點一支蠟燭之類的東西,看看火苗會不會熄滅,畢竟鬼最喜歡吹東南角的火了。”

    方銘一走,羅錦城自然跟著走,而且以羅錦城滿臉胡須的模樣,一瞪眼張素芬就萎了,車文俊雖然滿臉疑惑,但這兩位走了他留著也沒用,當下也是甩開張素芬跟了進去。

    進了電梯,車文俊才忍不住問道:“方先生,我們真的就這樣離開?”

    “等著吧,一會某人就會哭著求我們回去的。”

    方銘臉上露出篤定的笑容,而還沒有等到他們走出小區門口的時候,后面,傳來了張素芬著急的喊聲。

    “停下,快停下!”

    車文俊回頭,便是看到張素芬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臉上再也沒有了先前的潑辣之色,有的只是惶恐和害怕。

    “火苗,火苗真……真的滅了。”

    張素芬的聲音帶著驚恐,因為就在剛剛她抱著試一試的心態,拿了一張紙用廚房的煤氣給點著后放在了大廳的東南角,結果原本燒的好好的紙張瞬間熄滅,而且那一瞬間張素芬還感覺到了一股冷氣襲來,就好像有什么人在她的背后吹滅了這火。

    想到先前方銘所說的話,再想到最近一段時間,有樓上樓下的鄰居反應,晚上這房子里有詭異的聲音發出來,張素芬瞬間嚇的冷汗都出來了,什么都不管不顧,直接是朝著樓梯沖去的。

    沒錯,她都不敢坐電梯,因為選擇坐電梯要在樓層等候電梯到來,可她是一刻都不敢站住,生怕就那么一小會身后就會出現可怕的存在,所以選擇了從樓梯奔跑。

    方銘似笑非笑的看著張素芬,“怎么,這回相信我說的話了?”

    “信了,信了。”

    張素芬忙不迭的點頭,能不信嗎,那么旺的火都滅了,要說沒鬼才怪了。

    “信了啊,那就好。”

    方銘點了點頭,然而下一刻邁步再次朝著小區門口走去,留下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張素芬。

    “別走,求求你先別走。”

    “奇怪,我為什么不走,你這房子里有鬼又跟我沒關系?”

    “你能不能幫我把那鬼給抓了再走啊,我可以給你錢,給你錢的。”張素芬說著都快要哭了,也不知道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要花錢的原因。

    “錢,你能給我多少?”

    “一千,一千夠不夠,不夠我再加兩千。”張素芬看到方銘抬腳就要離開,連忙加價。

    “你這房子值多少錢?”方銘笑著反問道。

    “四……四百多萬。”張素芬有些結巴的回答,不過她不明白方銘為何要這么問。

    “四百多萬啊,那行吧,拿出十分之一的錢,鬼魂的事情我幫你解決了。”

    “四十萬,你怎么不去搶!”

    張素芬聲音一下子提高了,出價三千她都覺得有些高了,四十萬,那比殺了她都難受。

    方銘沒有再說話,邁步直接離開,這一次張素芬沒有阻止,因為在她想來,反正這世上能抓鬼的人很多,那些道士和尚不就是專門干這個的嗎,她去花幾千塊錢請幾個道士和尚過來做法就是了。

    想到這里,她這心又踏實了許多,看著方銘離去的背影,罵道:“想訛詐老娘,門都沒有。”

    小區門口,車文俊臉上有著憂郁之色,但最后還是開口問道:“方先生,我老婆的鬼魂真的在那房子里嗎?”

    “不在。”

    方銘直接是搖頭,他先前那話不過是嚇唬張素芬的,至于為什么那紙的火會滅掉,原因很簡單,東南角正是那房間內其中一種煞氣凝聚的地方,因為煞氣彌漫,所以火焰根本不可能保持燃燒。

    當然了,等到車文俊一離開,那里又會恢復寧靜的。

    “其實,要說你老婆的鬼魂在那房子里也沒錯,只不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鬼魂。”

    看到車文俊依然疑惑的表情,方銘沒有過多的去解釋,只是說了一句,“放心,她會回來找你的,到時候你再聯系我就是了。”

    “方老板,你這么篤定?要知道這位不在的話,那房子就跟普通房子一樣,不存在風水上的煞氣。”一旁的羅錦城有些不解說道。

    “原來是這樣,但是從現在開始,這房子的風水可就不一樣了。”方銘意味深長的回答了一句。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