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超品巫師 > 第231章 接手
    偷骨灰,困住陰靈的槐木棺材……

    方銘沉聲思考,而曹亮則是開始了調查,張福的日記除了這些線索之外還有其他的信息,那就是日記本里所提到的那個他。

    張福背后的人是每隔一個月來帶走一次棺材里的尸體,但棺材那么大,要想這么輕松的帶出去而且不被人發現,自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經過調查,曹亮很快便是鎖定了目標,那就是每個月都會到陵園一次的運送蠟燭紙錢的貨車。

    陵園做的是死人的生意,但實際上就和房屋買賣一樣,開發商賺的可不僅僅是賣房子的錢。

    周邊的配套商店,物業費這些都是錢。

    而陵園也是一樣,每年都會準備許多香燭紙錢乃至于鮮花之類的商品,因為那些死者的家屬來拜祭的時候都會買上一些,拜祭死者總不好空手而來吧。

    對于陵園來說,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收入,有些人對于活人可能很摳,但是對于死人還是很舍得的,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失去了才知道珍惜的緣故吧。

    “方先生,我已經安排隊員去調查那貨車司機了,相信馬上就會有結果了。”

    “沒什么用。”

    方銘搖頭,他倒不認為能夠調查的出來什么訊息,對方既然敢殺死張福,而且還是用這種殘忍手段殺死,那就擺明了是不怕警察調查,也就是說早就抹掉了一切痕跡了。

    “要想找到線索,還得從張福筆記本里所提到的反抗,張福到底做了什么反抗?對了,陵園的情況調查的怎么樣了?”

    “觸目驚心,目前一共發現一百多個墳墓給挖過,里面的骨灰全都不見了,但這才只是統計了陵園三分之一不到的墳墓,還有更多的墳墓沒有挖掘不知道結果,但按照這個比例來看的話,應該會有接近三百座墳墓被盜。”

    “三百座墳墓不可能,估計也就在一百多座左右。”

    “為什么?”

    曹亮有些不解,他不知道方銘怎么能夠確定就一百多座墳墓被挖了,要知道張福私下偷偷挖墳墓已經有好多年的時間了,有些墳墓如果不挖開,光從外表來看根本就看不出被挖掘過的痕跡。

    “張福背后的人所需要的骨灰必須是滿足某方面的條件,整個陵園不是所有死者的骨灰都全部符合要求,否則的話在還有不少死者骨灰沒有偷走的情況下,張福背后的人又怎么會逼迫張福去挖掘他的那些鬼魂朋友的骨灰。”

    方銘很清楚,對于張福來說,那些不只是鬼魂,更是他的朋友,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可以談心交流的存在,這些鬼魂的骨灰有的滿足他背后的人所需要的要求,可這些年因為陵園里有其他的死者骨灰供他盜取,所以他雖然心里有負罪感,但依然是在繼續著。

    可當陵園內那些滿足條件的死者骨灰被他全部偷盜完了,面對著背后之人的逼迫,他選擇了反抗,而反抗的下場就是死。

    “調出那些被偷盜的死者的骨灰生前的信息,最重要的是死因,是病死還是橫死或者老死,另外還有很重要的一點,調查一下陵園內的監控,主要是張福被你們抓捕前,看看能不能從監控內看到他有什么異常的舉動。”

    方銘開口,既然張福想要反抗,而他又知道背后之人的強大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抗衡的,那么必然是會有其他準備的。

    “好,我這就讓手下去調查,那么方先生,我們現在?”

    “現在,自然是去找一些證人。”

    “證人?”曹亮詫異,張福的死沒有一個人看到過,去哪里找證人?

    “活人是沒有,但不代表死人也沒有。”

    方銘神秘一笑,而曹亮下一刻眼睛一亮,因為他明白方銘的意思了。其實這也不怪他,他只是按照正常人的邏輯來分析判斷,卻忘記了眼前這一位不能用常理來推斷。

    離開張福的木屋,方銘直接是朝著墓碑群那邊走去,最后,停在了一位老人的墓碑前。

    這老人便是張福的那些鬼魂朋友之一,然而僅僅是站了不到一分鐘,方銘便是轉身離開前往下一個墓碑。

    十三個墓碑,他走了十個,面色也是越來越難看,直到最后在一位中年婦女的墓碑前停了下來。

    “果然是不留痕跡,可惜他沒有想到,這墓碑下面不止是一個骨灰,還有另外一個骨灰的存在。”

    方銘冷笑,目光看著這中年婦女的墓碑,說道:“出來吧。”

    沒有反應。

    “以吾之靈,陰靈現形。”

    方銘雙手掐訣,而后右腳在地上陣陣一跺,那墓碑邊上便是出現了一個小女孩。

    只是,這小女孩窩在墓碑面上,此刻渾身卻是瑟瑟發抖的表情,小臉充滿了恐懼和害怕。

    “別怕,我不是昨晚的那個壞人。”

    方銘看著小女孩的模樣,心里微微一嘆,小女孩能夠躲過這一劫,只能說是幸運。

    張福的那些鬼魂朋友,全都消失不見蹤影了,如果不是被滅了那就是被抓走了,而之所以小女孩沒有被帶走,原因很簡單,殺死張福的兇手并不知道這墓碑下面葬了兩個骨灰。

    這墓碑是小女孩母親的,而小女孩的母親是先死的,小女孩要比她的母親晚死了幾年。

    不用猜測方銘也知道原因,張福和小女孩的母親成為了朋友,而小女孩的母親不忍心和自己女兒兩人分離,所以拜托張福將她女兒的骨灰給挖出來,然后和她葬在了一起。

    也正是這一歪打正著,讓得小女孩成為了漏網之魚,那殺死張福的兇手在抓走小女孩的母親之后,沒有仔細搜尋,所以才讓小女孩逃過一劫。

    烈日之下,小女孩的臉色很蒼白,不過好在的是,方銘提前有著準備,將手里的遮陽傘給打開,遮在了小女孩的頭上。

    “告訴叔叔,昨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方銘盡量控制自己的語氣,用輕柔的聲音詢問。

    “壞人,壞人抓住了張福伯伯,爺爺、叔叔他們去救張福伯伯,卻被那壞人給打死了,我媽媽讓我躲在里面不要出聲,然后那壞人就抓著張福伯伯,說讓張福伯伯把那東西給交出來,可張福伯伯沒有答應,最后那壞人就殺死了張福伯伯。”

    聽著小女孩的話,方銘心里一動,果然如他所猜測的那樣,張福做了反抗,那幕后之人想要張福交出來的東西,應該就是張福反抗的結果。

    只是,到底是什么東西呢?

    不可能是放在木屋,因為那幕后兇手肯定是會去搜尋的,張福知道這一點,也就是說張福肯定是將那東西給放到一個特別安全而外人又想不到的地方。

    張福的活動軌跡就在陵園內,整個陵園什么地方最好藏東西而又不容易被發現?

    當方銘正在思考的時候,此刻陵園門口卻是出現了幾位年輕男女和一位中年男子,當中年男子出示了證件之后,負責守衛的警察立刻便是敬禮放行。

    “曹亮!”

    “李局?”

    曹亮看著不遠處走來的中年男子,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這案子怎么連李局都驚動了?

    “案件偵查的怎么樣了?一個陵園內兩天死了兩個人,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報告李局,案子正在調查當中。”

    “調查,靠你們能夠調查出什么東西來,這案子不是你們可以碰觸的,趁早退出吧。”

    李局邊上一位年輕男子在這時候卻是開口了,只是眼神中充滿了不屑。

    “你是誰?”

    曹亮目光看向這年輕男子,要不是有李局在這里,他早就一個耳刮子下去了。

    李局的表情有些尷尬,但還是介紹道:“曹亮,這案子有些特殊,這幾位是過來接手這案子的……的隔壁部門的同志,你可以讓刑警隊的人把所有資料都轉交給這幾位,然后就可以帶著你的隊員離開了。”

    “撤離?”

    曹亮一臉疑惑,這是第一次出了人命案,他們刑警隊竟然要撤離的。

    “聽不懂嗎,這案子現在不歸你們管了,馬上帶著人離開。”

    年輕男子用一種戲謔表情看著曹亮,而也就這時候,方銘和歐陽雪晴也是朝著這邊走來。

    “李局,你怎么來了?”

    歐陽雪晴看到李局的時候也是有些驚訝,不過她的語氣倒是沒有多少尊敬。

    “是雪晴啊,我是來通知你們,這案子由其他部門的同志接手了,你們就可以不用管了。”

    如果說李局對曹亮說話的時候還有上下級的命令口吻,那么對歐陽雪晴說話就完全是長輩對晚輩的慈愛語氣了。

    “為什么啊,這案子我們隊剛開始調查,而且現在已經是有了一點眉目了。”

    歐陽雪晴不解,剛剛方銘告訴她,已經是發現了一些線索了,這時候讓她們刑警隊撤離,這不等于白忙活了嗎?

    “你是刑警隊的隊員是吧,這案子不是你們可以處理的,不過你如果想要留下來也可以,正好跟我們匯報一下詳細的經過,最后破案了也會有你的功勞的。”

    開口的還是那年輕男子,在看到歐陽雪晴的時候他的眼睛便是為之一亮,顯然是被歐陽雪晴的美貌給吸引住了。

    年輕男子的兩位女同伴臉上都露出了不滿之色,而另外兩位男子倒是一臉無所謂的表情,顯然對于他們來說多一個人和少一個人都無大礙。
11选5组选万能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