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籟小說 > 都市小說 > 超品巫師 > 第227章 守墓人
    “暗夜引之為渡,千佛不滅本心。”

    巫道館內,方銘正捧讀著一本書籍,這是一本明朝某位信佛的信徒所寫的書籍,里面的內容很有趣,大部分都是涉及到佛的本性研究。

    離著云南之行已經是過去了三天,這三天方銘白天待在巫道館,晚上則是回家修煉,日子過的充實而又平淡。

    對于方銘來說,這幾天他的進步是巨大的,因為憑借著從云南那邊帶回來的藥材,他的藥浴得到了質量的飛升。

    尤其是那靈芝和雪蓮子,更是讓得他直接是修煉成了藥浴篇的第二層,五感通明。

    所謂五感通明,意味著他可以隨時關閉自己的五感,至少可以保持住一刻鐘的時間不用呼吸也不用怕窒息。

    當然這只是附帶的一個小作用,突破到第二層,最大的作用是整個五感的靈敏度上升了數倍,不說達到千里眼順風耳的程度,但十米以內哪怕是微小的動靜都難逃他的耳朵和感應。

    “傳聞五感通明是剛開始,如果后面能夠加深,那就能夠達到五感通靈層次,到那時候哪怕是閉著眼睛也可以感知到周圍十米內的所有畫面。”

    方銘微微一嘆,但五感通靈不是靠藥浴就可以達到的,畢竟藥浴改變的只是身體素質,而五感通靈是屬于神通層次了,靠的是修為。

    當然,最明顯的提升還是身體素質的飛躍,方銘特意測試了一下,他現在全力揮出的一拳相當于三百斤的力度,這樣的一拳已經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住的,大概那些經過特訓的頂級特種兵可以達到。

    方銘相信,如果現在再讓他對上莫十三的話,哪怕是不用動用符箓,他也可以和莫十三拼個旗鼓相當。

    不過話也說回來,只是指的純粹的肉體力量的對決,如果真的打斗起來他依然不是莫十三的對手,畢竟對方在格斗技巧上面領先他許多。

    “如此下去,恐怕不用三個月,我的藥浴篇便是可以達到小成層次。”

    不要小看只是小成層次,但方銘清楚,如果不是這一次得到了靈芝和雪蓮子還有其他許多珍貴藥材,他要想達到小成層次起碼得需要三年的時間。

    只是靈芝和雪蓮子這樣珍貴的藥材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他也是感慨自己運氣確實不差。

    也正是因為最近幾天藥浴浸泡了雪蓮子的緣故,方銘這才找佛教的書來看,因為這雪蓮子是一種特殊的中藥,蘊含有佛教高僧的佛法在內,如果對佛教經文沒有足夠理解的話,無法完全吸收這藥效。

    方銘書看到一半的時候,一直懶洋洋趴在樓梯口的老黃突然站了起來,只是,就這么一下,隨即又恢復了那慵懶模樣。

    緊接著,樓下便是傳來了羅錦城的喝聲。

    “一個小鬼而已,竟然也敢為非作歹,看本道君如何降服你。”

    方銘放下了書,看了眼老黃,最近他發現老黃是越來越懶了,一天能睡十幾個小時。

    “我說你這家伙也該運動運動了,這都長膘了。”

    拍了拍老黃的狗頭,惹得老黃用尾巴掃了他幾下,方銘笑笑朝著樓下走去。

    “歐陽警官,曹隊長?”

    看到站在一樓店鋪內的歐陽雪晴和曹亮,方銘有些疑惑,這兩位怎么會突然登門造訪?

    不過現在不是詢問這個的時候,他的目光又順著這兩位的目光看向了門口處,只見羅錦城手中拎著一把桃木劍走了進來。

    “那小鬼跑得快,不然本道君絕對可以抓住他。”

    羅錦城看到方銘下來,表情有些悻悻,他在這里白吃白喝了十來天,總覺得有些過意不去,現在好不容易看到進來的這一男一女身后跟著一個小鬼,還不得拼命展示自己的本領。

    只是,那小鬼很聰明,站在門口沒出來,等到他追出去的時候,早就溜的沒邊了。

    “你說歐陽警官和曹隊長身后跟著一個小鬼?”

    聽到羅錦城講述了情況,方銘眼中有著詫異之色,羅錦城不精通相術,所以他看不出來這兩位是公差。

    公差,身上是帶著煞氣的,一般的鬼魂碰到了都要避而遠之,更何況曹亮身上的煞氣那么重,除非鬼魂不怕死才敢跟著。

    “我想這位師傅應該說的沒錯。”

    歐陽雪晴的臉色有些蒼白,目光看向方銘,“我們可能真的遇到鬼了。”

    我們?

    方銘抓住了歐陽雪晴話語中的重點,不過他沒有打斷,而是等著歐陽雪晴繼續說下去。

    “其實應該說是我們整個隊都遭遇到鬼了,這幾天,我們隊里好幾個隊員離開警局之后都遇到了詭異事件,其中有一位更是因此受傷住進了醫院。”

    從歐陽雪晴的講述中,方銘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事情要從三天前說起,三天前,曹亮所在的刑警隊的一位隊員下班回到家之后,竟然做夢夢到了被一個鬼給掐著,呼吸難受,結果第二天起來的時候發現脖子上果然有一個淤青的手印。

    這位隊員害怕急了,然而等到他到隊里之后,才發現隊里其他幾位隊員也都和他有一樣的遭遇,有的是被鬼壓床,還有的是直接看到了鬼魂站在他的面前。

    一個隊里,十三個人都遇到了鬼,而且遇到了還都是不一樣的鬼,有的是遇到了老人,有的是遇到了小孩,還有的是女鬼……

    如果沒有遇到方銘之前,曹亮自然會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但見識到了方銘的本事之后,曹亮也是知道,這世上是真的存在于鬼怪的。

    “那位隊員叫阿飛,他是下班回家之后突然看到自己前面有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女鬼飛過來,嚇的他一下子沒敢動,可誰知道下一刻就被一輛車子給撞了,因為那時候阿飛正在馬路中間行走。”

    “好在的是阿飛走的是斑馬線,那開車的司機速度不快,所以只是撞傷了幾根肋骨,目前待在醫院接受治療。”

    聽到曹亮的話,方銘陷入了沉吟,從曹亮的講述當中,這像是眾多鬼魂對他們這些警察發動攻擊。

    只是,鬼魂攻擊警察,這種事情一般情況下不可能發生,警察代表著是陽間秩序的維護者,身上的煞氣是專門克制陰邪之物的,沒道理這些鬼魂敢這么做。

    除非,這是有人在背后操控這些鬼魂作祟。

    只是誰這么大膽,竟然敢操控鬼魂對一個隊的警察發動攻擊?

    “方銘,我和曹隊長正是覺得事情不對勁了,所以特意過來,看看你這邊有沒有什么辦法解決。”

    歐陽雪晴一臉期盼的看向方銘,要說對付罪犯他們在行,可對付鬼魂這東西實在是心里沒底。

    “鬼魂沒有那么大膽子的,背后必然有人在作祟,你們仔細想想最近你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離奇的案子?”方銘開口問道。

    歐陽雪晴和曹亮對視了一眼,兩人陷入了思考,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曹亮便是開口了。

    “要說離奇的案件沒有,但有一個案件的嫌疑人的身份有些問題。”

    “什么身份?”

    “如果這幾天我的隊員沒有遭遇到這些離奇事情那他的身份倒不算什么,但現在覺得始終是存在某種聯系,那位嫌疑人是一位陵園的守墓人。”

    聽到曹亮這話,方銘微微一笑,因為他知道曹亮可能早就懷疑那位嫌疑人,但應該是沒有證據吧。

    “鬼魂的事情我這一隊中,只有我和歐陽雪晴沒有遭遇過,歐陽雪晴是因為前段時間去京城參加了一個部里的會議到今天才回來,可為什么那些鬼魂我就遇不到一個?”

    曹亮目光看向方銘,等待著方銘的解惑。

    “很簡單,因為你身上的煞氣太重了,那些鬼魂根本就不敢靠近你。”

    “煞氣?”

    “嗯,對于鬼魂或者陰邪之物來說,你們身上就存在著煞氣,這是所有在陽間從事秩序維護者工作的人員身上都會有的。”

    “這類煞氣專克陰邪之物,所以古代存在著一種說法,如果說哪個地方是人鬼都怕的,那就是衙門了。”

    “衙門,放到現在來說就是你們警察局和法院了,這兩個地方鬼魂是不敢進去的,就算是厲鬼也都不敢,除非是修煉到了極強層次的鬼怪,可這類鬼怪更不可能輕易觸犯規則,否則等待他們的也將是嚴厲的懲罰。”

    方銘目光看向曹亮和歐陽雪晴,“能夠同時操控這么多鬼魂,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就算是養鬼之人也沒有這個本事,那個你們說的守墓人到底是犯了什么罪?”

    “殺人罪,一個小孩的尸體被發現在陵園,初步鎖定這守墓人是嫌疑犯,因為我們發現那小孩尸首的時候,這嫌疑人正在整理小孩的尸體。”

    聽到曹亮的分析,方銘點了點頭,正常人如果發現一具尸體的話第一時間是想著去報案,而不是去動尸體。

    “目前還不能判斷就是這守墓人搞鬼,這樣,我和你們去局里一趟,去見見這位守墓人。”

    “那就麻煩方先生了。”

    這就是曹亮和歐陽雪晴到來的目的。

    PS:本來應該昨天月票加更的,放在了今天了。嗯,也就是說今天還有第三更。
11选5组选万能码